|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423章 我擔心孩子會出事

第1423章 我擔心孩子會出事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6-15 12:29  字數:2633

一下子,全場哪裡還管的了別的,人家都已經自己出資開始正式資助人家了,這個可不是幾千萬幾千萬的事情了,而是無限的投資,而且,還是跟世界上最有錢的王室合作的。

大家自然全場站起來對著林澈鼓起了掌來。

「看看人家,一合作就是跟王室。」

「做的也大氣啊,人家才不屑隨便捐點錢施捨呢,人家這才是真的做善事啊。」

大家抬起頭看著林澈,此時真是覺得,她好似放著別樣的光一樣。

那首先是因為,她的關係讓人驚嘆,她的身份讓人讚歎。

對於這樣的人,好像本身便帶著一股光環一樣,讓人忍不住便仰望,於是,對於台上這個光鮮亮麗的女人,大家更覺得光彩奪目,讓人看著也跟美麗,大方,透著別樣的魅力。

雪夢琪看著下面的女人,一時間,整個臉色十分的難看。

她很快退了出去,然而,大家只顧著在稱讚和羨慕林澈,卻沒一個人注意到,雪夢琪已經離開。

「林澈真是好啊,跟王室都有關係。」

「做事有王室來輔助,還有什麼做不好的嗎。」

「而且還是那麼有錢的王室。」

雪夢琪一路聽著,只覺得心臟都在氣的抽動著。

很快,回到了顧家。

雪夢琪將一沓資料扔到了地上。

看著眼前的助手,她說,「林澈什麼時候跟哈曼德有這個合作的,你們怎麼做事的,竟然沒提前告訴我。」

「這個……現在,顧靖澤那邊消息很封閉,人早就一波一波的清洗過了,基本沒什麼人我們的人在,所以現在,他們那邊的消息,我們很難知道的。」

雪夢琪咬牙切齒。

「那麼現在,顧靖澤到底是在幹嘛。」

「這個,這個,外面都在傳,說顧靖澤離開顧家,是故意的,為的就是要幫哈曼德奪取王位,還說,顧靖澤本來就已經有自己的秘密部隊,是誰都不知道的,只是,似真似假的,現在誰也說不準……」

雪夢琪的手,緊緊的攥到了一起。

不可能,顧靖澤不可能是故意的,他也不可能有什麼私人軍隊,不然,他們怎麼會一點消息都沒有。

但是,如果是真的……

雪夢琪感到心裡一寒。

這個,顧靖澤,也太陰險,太可怕了點。

林澈從慈善晚宴回去,才進門,就接到了顧家的邀請。

她愣了愣,說,「顧家宗親?」

管家道,「看著這個應該是宗親寄來的邀請函。」

林澈拿起來看,上面說,顧家宗親邀請他們去祭祖。

林澈說,「這件事,顧靖澤知道了嗎?」

「這個是邀請您的。」

「我?」

林澈打開看全文,才看到,下面寫,他們希望林澈帶著兩個孩子去祭祖,因為兩個孩子還沒一起去祭祖過,說到底,兩個孩子都是顧家的子孫後代,祭祖一下,讓祖宗保佑他們能夠平安。

林澈說,「呵,這是什麼意思。」

管家道,「看樣子,宗親還是希望能夠破冰的,估計著,是知道先生離開,顧家的氣焰馬上不行了,心裡有些心虛了吧。」

「我還是問問顧靖澤的意思。」林澈反正是不想去的。

顧靖澤回來後,林澈給他看這個邀請函。

「你說,是不是雪夢琪搞鬼想讓我過去?」

顧靖澤看了看,「不是,是顧家宗親沒錯,大概是瞞著雪夢琪,想要向我們示好。」

「啊,那現在該怎麼辦?」

「你想去嗎?」

林澈搖搖頭,當然不想。

「那就不用管了。」

林澈哦了一下,「不用管宗親的示好嗎?」

顧靖澤淡淡道,「不用,現在我們也不需要他們來拖累我們。」

說罷,便攬起了林澈來。

那邊,宗親一直沒得到林澈的回應,也很是失望。

然而這時,雪夢琪竟然發現了這件事。

「什麼?宗親是想跟顧靖澤示好了嗎?」

「是啊,雪小姐,看樣子是的。」

雪夢琪氣憤的道,「當初說不稀罕他的,是他們,現在倒是好。」

但是,雪夢琪心裡確然是害怕的,

她當然不想顧靖澤再回來,顧靖澤回來,第一個要對付的,就會是她。

「這是他們在逼我。」

雪夢琪用力的錘了一下前面的桌子。

林澈一早送兩個孩子去幼兒園。

孩子送進去了,看到沒有記者跟著,才離開。

然而,林澈剛到公司要去處理公事,就忽然聽到了一個電話。

「啊,媽媽,媽媽……」

一個凄慘的聲音傳來,林澈猛然一激靈。

這個聲音……好像年年。

但是,不,年年是不會這麼叫的。

她驚了一下,忙拿起電話來,「你是誰?你要幹嘛?」

電話里,沒了聲音。

林澈聽著電話里嘟嘟的聲音,眨了眨眼睛。

「東子。」她說,「去看年年是不是安全的。」

東子道,「是的,年年是安全的,太太,這邊隨時有監管。」

林澈暫時放下了心來,「好了,那沒事了,叫人多家點人手,順便,給我查一下,剛剛來的這個號碼,是哪裡。」

東子領命下去。

「小姐,那個號碼是空號,看來應該是用的虛擬號碼發過來的。」

林澈著實是有些擔心,坐在那裡,也坐不住了,「下面的通告取消,我先去幼兒園。」

「是,小姐。」

幼兒園裡。

孩子們都還在開心的玩著。

顧時年跟顧時願不在同一個班級,林澈看了看顧時願,又去看了看顧時年,兩個孩子都好好的,她心裡卻更覺得不安。

沒錯,孩子才是做母親的最大的軟肋啊。

她看了一會兒,還是對東子說,「加派人手,我懷疑,有人要對兩個孩子動手。」

東子道,「是誰呢?」

林澈說,「最近,顧氏宗親對我們示好,保不齊雪夢琪會心懷恨意,我擔心,她會對我們下手。」

林澈看了看東子,「你也過去,跟著年年。」

「但是小姐您……」

「我沒事,你在那邊,我比較放心。」

東子想了想,點了點頭。

林澈出門回去,然而,剛到路上,便再次接到了電話。

「嘟嘟……媽媽……媽媽,我好怕……」

還是年年的聲音。

撕心裂肺。

縱然知道,不會是年年,可是,她的心,還是糾到了一起。

「變態,你到底是誰,你要幹嘛。」

她罵了一句,但是,電話卻是再次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