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331章 王室關係很複雜

第1331章 王室關係很複雜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4-06 11:09  字數:2566

「難道不是顧家已經將他踢了出去,不再是家主了,所以就沒那麼大排場了嗎。」大王子賽義德輕哼了一聲。

「你別胡說。」一邊,王妃瑪莎在一邊提醒,「這個男人深不可測,你小心得罪了他。」

「母親你這輩子就是太小心了點。」

「小心是第一位,不然,你的****地位是怎麼保住的。」

賽義德並不以為然,在那看著顧靖澤,輕眯著眼睛。

倒是一眼看到他身邊的美人,身形看起來跟這邊的女人們並不太一樣,看著纖瘦,卻並不弱小,一雙黑色的眼睛,大眼睛看起來十分的有神。

讓人想到了幽暗的黑色珍珠,散發著一股迷人的神秘色彩。

「這個女人……是誰?」賽義德問一邊的傭人。

「聽說是顧先生很疼愛的妻子,就是為了這個女人,他離開了顧家,跟顧家所有宗親都鬧掰了。」

賽義德更覺得驚訝,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個女人。

說不上值得不值得,總之,在他們看來,為了女人失去王位,肯定是不值得的

「嘿,顧。」賽義德走了過來。

林澈跟顧靖澤一起回過頭去。

顧靖澤道,「賽義德大王子,很久不見。」

「是啊,很久了,走啊,這裡人太多,去後面花園玩吧。」

「好。」

顧靖澤拉起了林澈來。

挽著手,樣子很親密,一步一步走過去,看著人越來越多,看起來女眷也不少,不過都不跟男人摻和,而是在後面坐著,圍著圍巾,看不清晰臉。

到了後面,林澈還在那裡瞧著那些好看的噴泉,

卻忽然感到,一個黃色的東西,猛然衝到了眼前。

林澈嚇了一跳,一愣的時候,就見顧靖澤已經一下閃身,擋在了林澈的面前。

驚奇。

林澈這才看到,剛衝過來的東西,不是別的,竟然是一隻顏色艷麗的獅子。

雄獅看起來十分的巨大,閃過來的時候,才讓人一下子有些發愣。

畢竟是第一次,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著獅子啊。

「哦,奧賽。」賽義德十分輕蔑的看著外人,笑著招手,將獅子招呼了過去,回過頭,笑容里都是淡然,明白的顯示著,他對外人的瞧不起。

「抱歉了,一定是傭人沒看好放出來的,不過他牙齒都已經被拔掉了,沒什麼攻擊性,一直養在家裡的,而且還小,才兩歲。」

這邊的人會養獅子,還真是真的。

林澈看著他順著獅子的毛,看著她的時候,一個挑眉,似是十分得意。

林澈哼了聲。

他盯著林澈,「不會嚇到了吧。」

林澈說,「不過是野獸,沒什麼智商的,更可怕的是人心,人心都經歷那麼過了,怎麼會怕一個心思單純的野獸。」

「哈,是嗎。」他招手說,「那你可以過來看看,摸摸奧賽。」

顧靖澤看著林澈。

林澈是真的不怕,這麼多人在這裡,獅子就算要來攻擊,也絕對有人能一槍擊斃,而且,關鍵是,他既然說了讓她來摸,想必也有準備,不然真在他這裡出了事,他交代得了嗎。

她一步邁了過去。

賽義德看著,唇角翹起,林澈毫不畏懼的伸手去摸。

「乖了,下次別這麼調皮,忽然出來,可不是會嚇到人嗎,誰叫你個子這麼大呢,對吧。」她摸著獅子的毛。

獅子果然很順遂,看著她,彷彿是只大貓一樣,蹭著她的手,聞了聞,還伸出舌頭去舔了舔。

林澈被舔的發癢,在那裡咯咯的笑了起來。

賽義德看著她,笑容里更多了一分的深意。

顧靖澤在這時已然走到了她後面。

「好了,別玩了,你喜歡下次給你帶一隻。」

林澈搖頭,「算了,有什麼意思,獅子放在野外才是獅子,放在院子里,跟貓咪沒什麼兩樣。」

賽義德眼神一閃。

這是在諷刺他?

呵,這個女人該是除了是顧靖澤的女人外,沒別的身份,竟然還敢諷刺他。

顧靖澤唇角一抿,對林澈說,「那算了。」

「而且我們還有王子呢,弄別的東西回去,王子會生氣。」林澈靠著他,親昵而平靜。

這麼尋常的動作,卻讓賽義德覺得有些驚訝。

他的妻子們可不會這麼撒嬌。

看來顧靖澤對她確實是很寵愛啊。

賽義德說,「難得來一次,這一次竟然都沒留下幾天,還是哈曼德先接待了你,都沒告訴過我,這樣不行,明天務必到我家裡做客。」

「那不是太叨擾了。」

「不去的話,才是不給我面子,怎麼,哈曼德可以接待你,我就不能?」

顧靖澤看著他

他也看著顧靖澤。

半晌,顧靖澤點點頭,「好,既然你這麼說,我確實是不能不去了。」

賽義德這才笑笑。

看著林澈說了句,「那麼我們,明天見了。」

林澈皺眉,對他那個高高在上的眼神十分反感。

這個大王子,可不如哈曼德那麼讓人喜歡。

回去的時候,顯然顧靖澤也跟她一樣的心思,並不喜歡賽義德。

出去跟哈曼德打了個招呼,順便說了跟賽義德有約的事情。

哈曼德說,「大王子這樣是在跟我示威嗎,怎麼,跟我關係好就不行嗎。」

顧靖澤道,「明天再看了,我先回去,準備一下。」

「好,你放心,在王宮,他肯定不能做什麼的。」

林澈跟著顧靖澤一起出去。

她說,「怎麼,哈曼德跟賽義德的關係不好?」

「賽義德的母親是王妃,但是,哈曼德的母親,是誰他自己都不清楚。」

「什麼叫自己都不清楚……」

「他們這裡的男人可以娶四個老婆,所以,國王有四個妃子,可是,除了妃子,還有許多的側室,也有一些在外面結識的女人,生下孩子就會趕走了女人,留下孩子,他一出生就交給了三王妃養育,自己的生母是誰並不知曉,不過我覺得,他沒有近親結婚的緣故,所以性格還好。」

「近親結婚?」

「沒錯,他們是王室大多是近親結婚,賽義德的母親,跟賽義德的父親,是阿姨跟外甥的關係。」

「噗……」

「只是王妃家世確實太好,而且他們也不在乎這種關係,所以,他們在一起很受祝福,王妃也先後生下過五個孩子。」

林澈還覺得很驚奇,有些無法適應的感覺,第一次知道,他們這裡的王室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