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328章 把自己當禮物了嗎

第1328章 把自己當禮物了嗎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4-06 11:09  字數:2530

顧靖澤一時心裡一頓,笑容已經禁不住的浮現在了臉上。

與剛剛決然不同的笑容,輕鬆,又顯得十分的歡喜。

三王子都還是第一次見到他這樣的笑。

而他也是識趣的馬上揮揮手,所有人都很快的散去了。

房間只留給了林澈和顧靖澤。

顧靖澤抱著林澈,抬起頭,看著她。

她已然騎坐在了他的身上,雙腿跨在他的腰間,雙手正能撫著他的臉頰。

笑著看著他,一見他眼中的驚訝,她的笑容馬上更綻放了出來。

彷彿霧氣里的水仙一般,那美,讓人窒息。

他的雙手一下子更收緊了,看著她,「你這是要弄死我是不是。」

林澈笑顏一燦,「你剛不是說,不喜歡人家嗎。」

顧靖澤頓了頓,剛剛,可是不知道是她。

原來這個小妮子,喜歡玩這套啊。

他靠近著她的身體,感到薄紗下,身體的玲玲十分的明顯,看的出來。

裡面該是什麼也沒穿。

眼神更是一深。

他十分配合的說,「因為剛沒看清,以為三王子騙我,恩,沒想到,世界上還真是有這麼漂亮的女人,讓人實在把持不住,怎麼,一個晚上多少錢啊?」

她一臉驕傲的揚起頭來,「哼,看你的實力了,要是不好的話,我是無價的,要是好的話……不要錢我也願意。」

他的實力……

他貼著她的身體,「我的實力怎麼樣,你還不清楚嗎。」

「討厭,人家才認識你,當然不知道了。」她一個傲嬌的甩了甩頭髮。

好啊,這個小妮子,還玩上癮了是嗎。

他一把將人先翻了下去。

這木質的座椅,上面的墊子卻是十分的舒服,靠過去一點也不覺得硬。

她被翻在了那裡,看著他從上面看著自己,目光炙熱的彷彿是要燒盡了她的衣服似的。

「唔,衣服好看不。」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便羞澀的問了一句。

「嗯,好看。」他笑著道,「但是,你什麼都不穿的時候,更好看。」

「……」

他將她的衣服撥弄開一點,裡面果然什麼都沒穿。

他的手緊緊的攥著她的胳膊。

「那現在怎麼辦。」他伸出舌頭,輕輕的舔了下她的脖子,隨後才一把霸道的,將衣服整個撕裂。

裡面,身體的曲線在一片碎片中,透出一種慘烈的美。

顯得更剔透起來。

他身上的火熱再也控制不住,從知道裡面什麼也沒穿開始,他就已經在幻想著,要怎麼在她的身上,留下各種痕迹。

此時更是開始殘暴的掠奪,彷彿是一個獵人一樣,掠奪著屬於他所有的獵物。

那麼霸道和蠻橫。

讓人覺得難以抵擋。

林澈真的是覺得他是在用盡了熱情燃燒著她。

一時間,整個人沒有半分抵擋的可能,只能任他擺弄著。

熱情的結果就是……

渾身酸痛。

下面好像被碾壓過一般。

她在那裡靠著抱怨,「啊,太殘暴了你。」

顧靖澤看著也是有一時的懊惱。

「誰叫你穿這麼一身。」他皺眉道。

怎麼可能安奈的住,早就在那一刻,失去了理智。

雖然已經儘力小心,可是還是忍不住,衝撞的太猛烈了點。

她靠在那裡,他已然洗了個乾淨,這裡到是設施十分的全面,後面便是浴缸,也是仿古的,木頭的浴桶,裡面帶著點各色的花瓣,此時煙霧繚繞著,他坐在裡面,剛剛發泄過的身體,泛著粉紅色,讓他原本蜜色的肌膚,顯出了一點釋放後的快樂,輕鬆,卻不鬆弛。

聽見林澈抱怨,他一下子從浴桶中站了起來,嘩啦的一下,花瓣隨著水花一起飛濺,她看著那些花瓣沾染在他赤著的肌膚上,宛如天神般的美麗。

帶著強烈的男性氣息,他走近了一點,溫熱在空氣中流動,荷爾蒙也跟著在流動。

他一把抱起了她來。

她驚呼一聲。

他說,「怎麼樣,下面會疼?」

她搖搖頭,「還好了。」

「在我面前還要裝嗎?」他擰著秀眉,直接將她抱到了浴桶邊上去,細心的將人放到了水中。

她嘶的哼了聲,他看著,覺得她不好坐下去,浴桶太深了,擔心進去後不舒服,他先坐在了下面,讓她整個坐在了他的身上。

林澈哼著,看著他那完美的身體,沾染著水滴,看起來更誘人了起來,心裡一喜,直接自己便也靠了上去。

嗯,很舒服,很舒服。

她靠著,嘆息著眯起了眼睛來。

只是,卻漸漸的感到,下面有什麼東西,越來越讓人覺得不舒服起來、

她自然知道那是什麼,只是,覺得有些驚訝。

一下子抬起頭來,她羞澀的看著他,「你幹什麼!」

還敢問他幹什麼。

剛剛自己靠上來的,不是她嗎。

「哼,誰讓你不老實。」他再次低頭,在水中,一點一點的咬住了她的小唇。

她一下子更叫了一聲,撲通著,水花帶著花瓣,散在了她的身上,一陣的難耐,他的手從後面攬了過來,嘆息著,閉著眼睛,他深深的親吻著她唇上的每一個細節。

不知過了多久,才鬆開了她。

原本水裡就熱,身上泛起了一層的汗水,如今被他一個深吻,弄的更是熱的不行,她眼神都跟著如同霧氣一般的繚繞起來。

「放開我……嗚,好熱,我不行了,我要出去。」

顧靖澤哼了聲,「這是給你的懲罰,現在才知道不行了,你偷偷跑來的時候,怎麼不知道,會有這個下場嗎?」

「我……」

顧靖澤抵著她的額頭,「你不就是,來把你打包,送給我的嗎?」

「……」

臉一下子,更紅了。

他說,「現在不過是,送的更徹底一點,嗯?」

「……」

林澈說,「那,喜歡嗎?」

眼神一深,他身體圈著她,抵上了她的額頭,更近距離的貼近她眼底最深處,「喜歡。」

喜歡的不行。

她心裡一下子便滿足了,被填的,滿滿的。

「只是。」他又開口道,「秦浩一會兒要給我好好交代一下了。」

「……」

這件事顯然秦浩是會知道的,不可能他沒參與進來。

顧靖澤一下子就猜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