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295章 黑鷹你給我讓開

第1295章 黑鷹你給我讓開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3-24 00:28  字數:2641

李明嶼拉起了李未來。

顧時年說,「看叔叔一個人在這裡悵然若失,我過來關心一下啦。」

李明嶼一愣,隨後,才笑著捏了一下顧時年的臉。

真是個小大人。

看的比誰都清晰。

李明嶼說,「呵呵,拉倒吧,你真關心我,讓你媽嫁給我啊。」

「呵呵,你又沒我爸爸那麼厲害。」

「……」

李明嶼道,「你爸爸現在的身家可不行了。」

「我爸爸才不會隨便被誰壓制呢,哼。」

李未在旁邊還很奇怪,「爸爸,你們說什麼呢。」

李明嶼拍了拍兒子的腦袋,「別往那邊去了,我帶你們去安全點的地方。」

李明嶼心裡苦悶的想,林澈跟顧靖澤只顧自己浪漫去了,怎麼他就要苦逼的在這裡看孩子呢。

而那邊。

云云被木斐然拉著,看著旁邊的這些人,她盡量躲開著。

卻不想,沒的還是跟人撞了一下。

外面樂隊的音樂聲太大了,這裡人來人往,怎麼都有些亂。

這個時候,黑鷹一把拉過了云云。

云云抬起頭來驚喜的叫到,「墨叔叔,你來了。」

黑鷹拽過了剛剛擦過了木斐然的人。

那男人一愣,被人忽然拉著了,還想罵人,回頭一看是黑鷹,嘴馬上緊閉了起來。

木斐然也是一愣,一下子還有些擔心黑鷹會罵人,然而,黑鷹只是冷冷的看了人一眼,便哼了一下放開了人。

那人趕緊說,「對不起對不起啊這位小姐。」然後馬上灰溜溜的走掉了。

木斐然鬆了口氣。

黑鷹看著她,「云云在這裡,你怕什麼,我不會鬧起來的。」

說著,黑鷹一把拉起了云云,抱著她往前走去。

木斐然一頓。

很快,她明白了他的意思,當著孩子的面,他是不會鬧起來的。

黑鷹自然明白,在孩子面前若是罵人,那像是什麼樣子。

木斐然反應過來的時候,黑鷹已經帶著云云離開了喧鬧的地方。

「墨謹言,你幹嘛去,把云云放下來。」

黑鷹放下了云云。

云云卻還不願意,抱著墨謹言的大腿,「不要不要,媽媽,我要叔叔抱,我要叔叔抱嗎。」

「你……」木斐然拉著云云,「云云,媽媽帶你去找年年哥哥好嗎。」

「不要,我不要找年年哥哥,我就要墨叔叔。」

云云說著,眼淚已經噼里啪啦的掉了下來。

木斐然看著真是沒辦法,站在那裡,一個狠心,一把抱起了云云來。

「媽媽,媽媽,我不要走,我要墨叔叔。」云云哭著大叫起來。

「云云,你給我聽話。」

「不要不要,我不要走。」

木斐然氣的不行,尤其看著黑鷹站在這裡,她氣的將孩子放了下來,「好,好,你就跟你墨叔叔過去吧。」

木斐然氣的轉身就走。

云云還真不想跟上去似的,抱著墨叔叔不放。

黑鷹抱起了云云來,看著啜泣的云云,「云云,你看,你把媽媽氣走了。」

云云說,「可是我想跟叔叔在一塊,叔叔,你快點把媽媽哄好了不行嗎?」

黑鷹看著前面,嘆息,「好,叔叔先帶你去找媽媽,叔叔會儘快把媽媽哄好的,叔叔答應云云。」

云云用力的點點頭。

木斐然早就氣的不行了,走開後,氣的自己都要哭了。

這個云云……

這時。

一隻手帕遞了過來。

她愣了愣,剛下意識的要去接,回頭卻看到,是黑鷹。

他的手帕,是藏藍色的,上面沒有一點的圖案。

沒想到,黑鷹竟然還會帶著手帕啊。

她總覺得,現在紙巾流行起來後,大多數人都是帶著方便的紙巾,用手帕的人,都要絕種了吧。

可是這個看著大大咧咧的男人,其實內心裡有一份他獨有的細膩。

黑鷹道,「斐然。」

木斐然哼了聲,「你現在得意了,云云那麼聽你的話,完全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是是是你厲害,云云以後跟著你了,好了吧。」

「斐然,你別這麼說,云云不能沒有媽媽。」

「不,我看她現在是不需要我了。」

「你那麼辛苦生下她,她怎麼會不需要你呢。」

木斐然想起來,眼睛都濕潤了。

生云云的時候,真的很辛苦。

可是現在云云竟然想要黑鷹也不要她……

看著木斐然偷偷的在擦眼淚,黑鷹走過去,緩緩的將她摟在了懷裡。

她靠著黑鷹,一時間覺得這個味道,讓她更想哭了。

然而。

半晌,又想起了什麼。

她一把推開了黑鷹。

「你幹什麼靠這麼近,讓開。」

黑鷹說,「是你靠過來的……」

「我才沒有,就是你。」木斐然紅了紅臉,哼了下,轉身就走。

黑鷹趕緊跟上去。

「斐然。」

「你讓開啦,不要跟著我。」

後面,有人聽到這個爭吵的聲音,仔細一看,竟然是黑鷹跟木斐然。

而這個女人可是怪膽大的,竟然對著黑鷹又是打,又是推的。

看來還不是小力氣的,而是真的用力的打著。

黑鷹那麼高大,那麼威猛,那麼可怕……

然而讓人驚奇的是,黑鷹還絲毫沒有躲開的意思,也沒有一點生氣和鬱悶,看起來平和的臉上,帶著對她的寵溺。

這樣子,讓人更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這個女人。

黑鷹還會有這麼一面啊,還是在女人面前……

黑鷹道,「你可以打我,可以罵我,可以怎麼對我都行,但是,別對自己這樣。」

木斐然抬起頭來。

黑鷹道,「我不捨得,不捨得你對自己這麼糟糕,不捨得你讓自己哭成這樣。」

「……」

黑鷹說起這種話來,真的是……

這麼得心應手。

外人是不是從來不知道,他這麼個大男人,卻會說這種情話?

木斐然這麼想著,竟然還有一絲的寬慰。

他在她面前的這一面,也許從沒讓任何人看到過,這樣的感覺,讓她覺得甜蜜。

可是,轉念又想著不對。

她不能被他這麼騙了,被騙了一次已經夠了不是嗎。

「哼,你讓開。」她回頭踩了下他的腳面。

「喂,這麼疼……你……行,你就打我吧,罵我吧,我不怕疼,可是,你看,云云也捨不得我,我相信,你也一定是捨不得我的!」

黑鷹說著,更一把用力的抱住了她的肩膀來,將人狠狠的圈在了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