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281章 他恢復過來了嗎

第1281章 他恢復過來了嗎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3-19 23:29  字數:2548

林澈此時正站在最中央。

不知為什,她卻是沒什麼好怕的,只是看著這些人,思緒出乎預料的鎮定。

他們這不是要對顧靖澤怎麼樣,他們是要趕走她。

具體的說,是雪夢琪不希望她再在顧氏有任何的動作,有機會來擴大自己的聲望和權利,所以急切的要將她趕出顧氏。

其實她也沒想真的控制住顧氏啊。

不過是顧靖澤現在失去記憶,有些事情他記不得,不知道哪些是可以信任的,哪些是不可以信任的,所以林澈需要在他身邊幫他。

可是,若是真的沒必要,她也不會賴在顧氏。

雪夢琪看著林澈,「怎麼,你是不捨得是嗎?」

雪夢琪道,「我們也並不是想要家主怎麼樣,只要你走了,我們就相信,你沒有挾天子以令諸侯,不然,拿什麼來證明,你對顧氏沒有興趣?」

林澈默默的,看著眾人,點點頭,「好,我走。」

雪夢琪看她終於說出了要走。

一下子,神情便又放鬆了許多。

雪夢琪說,「我們也不是要針對你,只是要確保顧家的祖業安全,希望你能明白。」

然而這時

一邊,剛剛被人控制住的莫惠苓,猛然的看著這邊,大叫了起來。

「啊,你是林澈,你是林澈,沒錯你是林澈!」

莫惠苓看到了自己痛恨的仇人,一下子不知哪裡來的力氣,直接將身邊的人推開,沖著林澈便跑了過去。

她速度很快,手裡一把將一邊的一個西餐盤上的叉子,直接對著林澈便捅了過來。

林澈感到寒光一閃,

一種瀕臨死亡的感覺,一時間讓人窒息。

然而,這時,一個人忽然一把將她拉到了一邊。

隨即,叉子發出了噗嗤的一聲。

「啊顧靖澤」

「顧總」

「家主怎麼了。」

「快把這個瘋婆子趕出去。」

林澈只見顧靖澤腰間鮮血流著,旁邊的人頓時一下子都沖了過去。

莫惠苓被人直接扛了出去。

顧靖澤被圍著,一下子捂住了腰間。

林澈嚇的忙握著他的手,幫他扶著叉子不要動。

「顧靖澤顧靖澤,你別嚇唬我,沒事吧,我馬上叫醫生來。」

旁邊的人一時嚇呆了。

沒有一個人在動,只是在盯著顧靖澤那麼看著。

林澈抬起頭來喊道,「看什麼呢,快點叫醫生準備。」

一時間,大家這才反應過來。

醫院裡,醫生緊急的救護著。

林澈在一邊看著,披肩在肩膀上掉落了一半都沒注意到。

一邊。

李明嶼走過來。

一把將她的披肩弄好。

「對不起。」他看著林澈,「我沒注意到,莫惠苓竟然被人帶走。」

林澈看著他,「她是怎麼被人帶走的?」

「我最近一直沒在國。」他說,「他們便有些疏於管理了吧,人丟了一天才敢告訴我,等我知道的時候,也到處去找過,沒想到,原來是被顧家宗親給弄來了。」

林澈說,「不怪你。」

她只是有些疲憊,靠在那裡,看著裡面。

李明嶼看著她嬌俏的臉頰上,那一點點的傷感和擔心,心裡也有些心痛。

「林澈,你別太擔心了。」

「我知道。」

「顧靖澤會沒事的。」

「嗯,就是,他受傷太多了,我有些累,覺得每次他受傷,我都要這樣擔心一下,很累。」

李明嶼嘆息著,走過來,「高處不勝寒啊。」

是啊,高處不勝寒。

她淡淡的看了看李明嶼。

那表情真是讓李明嶼忽然覺得,真的可以為她放棄全世界,只為博得她的一個笑容。

他說,「這個雪夢琪,我非要將她處理掉!竟然敢到我那裡去偷人。」

「好了,你怎麼處理掉,那背後的龐大的顧家,你不想弄起戰爭來,就不要亂弄。」

他說,「我李明嶼像是害怕戰爭的人嗎?」

「但是我怕。」林澈看著他,「我不希望再看到我身邊有人受傷,甚至死去。」

「好好好,你不喜歡,那就不弄,我不直接弄死她,我慢慢跟她玩,哼。」

林澈無奈的搖搖頭。

這個李明嶼。

這時。

「顧先生已經沒事了。」

醫生滿頭大汗的出來。

林澈第一時間走過去,「沒有傷到內臟嗎?」

「是的,顧先生福大命大,傷到了一點肝臟,好在沒事。」

林澈深吸了口氣。

「肝臟癒合功能還是很好的,您放心。」

林澈說,「他人呢?」

「還在昏迷。」

林澈走進去,來到顧靖澤旁邊,看著他身上又綁上了白色的繃帶。

嘆息著,在一邊坐下了,握著了他的手,她深吸了口氣。

「顧靖澤,你一定要好好醒來」

這時,就見顧靖澤,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顧靖澤,你醒了」

「林澈」他淡淡的皺眉。

林澈說,「嗯我在這裡呢,剛剛嚇死我了。」

顧靖澤說,「這是在哪裡安瀾呢,她迷暈了我,我逃出來的時候呼,她的人應該在追我。」

林澈一愣。

安瀾

他在說什麼?

一下子反應過來,林澈驚喜的道,「顧靖澤,你記起來了啊。」

他眯著眼睛看著林澈。

林澈說,「你不是把這幾天的事情給忘了吧,你早就從國回來了,我去找你回來,然後你失憶了。」

顧靖澤眼睛頓了頓,似乎慢慢的在恢復著記憶。

「我想起來了,沒錯只是,覺得好像是做夢一樣,原來不是夢啊。」

林澈激動的不行。

雖然他失憶的時候,也沒什麼不好的,可是,畢竟那是失去了什麼、

現在他能忽然在被刺激後記起來,她當然覺得激動。

林澈說,「你能好起來,就什麼都夠了。」她慢慢的握著他的手,看著他說。

片刻後,外面。

顧靖澤被扶著出來。

雪夢琪看著他,心道,真是命大。

顧靖澤一眼眯著,「秦浩,將外面的那波安保撤下去,今後,家裡的安保,都由我來親自出。」

大家一愣。

卻見顧靖澤一手捂著傷口,眼睛寒光,不同於剛剛,此時的他。好像是剛剛出鞘的劍,透著徹底的凌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