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277章 兩個賤人在一起了

第1277章 兩個賤人在一起了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3-18 14:29  字數:2639

歪脖想想不對,「哎哎,澈姐,我是在問你,你怎麼會是顧靖澤的……你別岔開話題啊。」

林澈說,「這個有什麼好說的呢,我們早就結婚了,不過是瞞著外面隱婚而已。」

「哎呀呀,那可是顧靖澤啊,那是顧氏啊,難怪你之前都不擔心顧氏來對付我們。」

林澈說,「是啊,雪夢琪知道是我的話,應該不會再繼續跟我們作對了,她還是要面子的人。」

歪脖一臉暢想的看著天花板,「哎呀,我好想知道,陳輝知道這件事之後會是個什麼感覺,之前他還一直說,顧氏有多強大,說我們鬥不過顧氏,他完全是覺得顧氏太強大了,所以才背叛我們,卻不知道,我們本來就有顧氏做後盾的啊。」

林澈說,「所以說,人總是在為自己的選擇找理由,哎,現在他也只能為自己的選擇承擔後果了。」

歪脖說,「我現在倒是期待,陳輝知道自己自以為是的背叛,有多可笑後,他到底會是什麼表情了。」

林澈笑笑,她倒是也很期待。

——

另一邊。

安瀾回到了家裡,便對家裡的人哭訴了一番。

「爸爸,黑鷹竟然這麼對我,你不知道當時有多少人看著,他怎麼能這麼囂張。」

安國棟看著她,「這個黑鷹……真是不像話。」

他嘆息著,想了一下,卻還是說,「但是,咱們也不能跟他動武啊,輪武力,我們肯定是比不過他們的,你也就……忍讓著一點吧。」

「爸……可是我咽不下這口氣啊。」

「你咽不下又能怎麼樣呢,誰叫你沒事去得罪黑鷹的,行了,這個人你不知道,人囂張又可怕,可不是常人能夠比得了的。」

「爸,難道你就讓他這麼欺負啊。」安瀾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父親,難道安家比不過黑鷹嗎?

「這個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黑鷹這個人,關鍵是沒有底線的,我們是有底線的人,但是他沒有,所以你跟他比什麼呢?」

「我……」

「行了,你先回去,別管這些了。」

安瀾整個要瘋掉了,無端端被羞辱了一頓,家裡人竟然也絲毫不想去管。

安瀾氣憤的離開了這裡。

到了外面的咖啡廳,卻見外面一行人看來十分的嚴明,似乎這家咖啡廳里有什麼重量級的人。

安瀾也是帶著點人,不服氣的瞧著,心裡想,她安家不比任何人差,怎麼別的人可以這麼囂張,她就不能。

家裡傭人問安瀾,「小姐,我們現在去哪裡?」

安瀾直接指著那家有人守著的咖啡廳,「走吧,去那。」

傭人一看,「好像是被封上了。」

安瀾氣憤的回頭罵道,「封上了又怎麼樣?我們是差了什麼,黑鷹你們打不過,這些人你們也打不過是嗎?那我要你們有什麼用?」

幾個傭人一看,趕緊道,「不是的,不是的,小姐,我們就是不想小姐來惹麻煩,小姐說的沒錯,我們是不比任何人差,我們安家就是太謙虛,太低調了。」

安瀾哼了一下,直接走了過去,到了門口,被人攔著,氣憤的指著裡面,「你們幹什麼的,這裡是你們家店嗎,憑什麼不讓我們進去。」

幾個人看著安瀾,又看看安瀾後面的人,沒說話,只是繼續攔著。

這時,安瀾身後的人不敢再躲,趕緊的迎了上去。

兩邊的人在這裡對上,店裡的人都看的膽戰心驚的。

卻不想這時。

「安小姐。」

安瀾看著裡面,「啊……你,你是顧家的……」

眼前笑容可掬的女人,在顧家,安瀾就見過,然而,卻忘了她是誰。

裡面。

雪夢琪笑著道,「安小姐,我是雪夢琪。」

「啊……雪小姐。」

安瀾知道她。

這個有能力競爭顧家主母位置的雪夢琪,近來倒是很多人議論起來過。

兩個人一下子倒是消除了剛剛的劍拔弩張,進去坐了下來。

安瀾一下子沒忍住,直接控訴起了林澈來。

畢竟,她知道,雪夢琪跟林澈,肯定不是什麼好的關係,兩個人必定是競爭對手。

「雪小姐,你們顧家那個林澈,可是讓我印象深刻。」

雪夢琪聽了挑眉,「顧家不是每個人,都這樣的。」

安瀾聽了,更是對著雪夢琪吐了一肚子的苦水。

說起昨天被羞辱,說起了林澈有多囂張,有多噁心。

雪夢琪微笑著看著她,不時的說幾句挑撥一番。

安瀾聽的更覺得氣憤起來。

此時更是直接道,「哼,自己拿著顧靖澤在那當擋箭牌,現在趁著顧靖澤失去了記憶,她可是過足了當女王的癮了,在顧家控制的,一定十分開心吧。」

雪夢琪端著咖啡杯的手那麼一頓,「你說什麼?顧靖澤,他怎麼了?」

安瀾一下子差點咬了自己的舌頭。

說漏嘴了……

雪夢琪眯著眼睛,一下子,唇角的笑意便露了出來,「顧靖澤,失去記憶了?」

安瀾不知道說什麼,只能尷尬的一笑、

雪夢琪眼中閃過些許的精明,一下子又十分吻合的看著安瀾,「安小姐,你放心,我們是站在同一條戰線上的,我們,都是以林澈為敵的人,不是嗎。」

——

林澈正在家裡的時候,慕晚晴忽然打來了電話。

「林澈,家裡說,現在時願兩歲的生日快到了,希望給她過個生日,因為她出生後,也沒有像樣的辦個酒席,沒有見過人,希望通過這次機會,也讓人認識一下顧家的這個三小姐。」

林澈說,「這是誰的主意?」

一般慕晚晴是不會主動做這些的,因為顧靖澤不喜歡,所以過去孩子的滿月酒也沒辦,生日宴也沒辦過。

慕晚晴說,「是顧家宗親提議的,我也不知道怎麼拒絕的好。」

林澈隱隱的覺得不對勁。

「媽,這個只怕沒那麼簡單,是不是雪夢琪跟顧家宗親提議的?」

慕晚晴思索一下,覺得有道理,「我也覺得可能是有原因的,可是現在怎麼辦才好。」

林澈說,「也許雪夢琪又有什麼陰謀詭計,不過,這個時候,顧靖澤一直不怎麼見人,連這個也拒絕了的話,是有些會讓人懷疑。」

「你是覺得,雪夢琪已經開始懷疑了?」

「沒錯,不是懷疑了,就是已經知道了,總之一定跟她有關係。」

慕晚晴在電話那頭很是欣慰,覺得林澈最近很辛苦,可是,也是值得的,她成長了很多,看著讓慕晚晴心裡也很驚奇,很欽佩。

林澈畢竟也是聰明的,只是過去真的對名利沒那麼喜好,所以也懶得思考這些東西。

現在不得不站出來的時候,她也是能夠頂得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