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236章 未完成的事

第1236章 未完成的事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3-04 13:45  字數:2532

、「什麼?」

陳輝一下愣住了。

她直接笑眯眯的說,「我知道,你們在做一個遊戲,我也知道,你現在遊戲賺了一些錢,可是你要知道,遊戲是kg的,跟你沒多少關係,你不過是幫了點忙,分紅你拿的不如kg多,地位你不如kg,甚至,一些名聲,也都是歪脖拿去了,他也跟你一樣,什麼都沒做,只因為他能說會道,而且跟kg關係好,所以就什麼都比你多。」

陳輝心裡一緊,「你不用來這裡挑撥離間,我不會上你的當的。」

「嗯,我也知道,說什麼都是空的,但是,我們一向不做空事,可以告訴你,我們是顧氏旗下的,顧氏有多大,你可以去問問,什麼能比的過顧氏?我們老闆,是顧家的人,這個就是最大的保障,而這些,現在都給你,這也只是個開始,以後,我們得到的越是多,你拿到的也越是多,不僅是這輛車,還有這個……」

她將一把的鑰匙交給他,「房子是安廈小區,就在前面那個,你能看到的,那個高檔小區。」

陳輝更是瞪大了眼睛。

那個小區……

新建的高檔小區,比這些小區要好不知道多少倍。

在b市如今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這麼大個小區,還弄的景觀都這麼漂亮,學區這麼好,已經註定這裡是天價。

陳輝再看看自己現在住的地方。

b市老住戶了,這個樓是歪歪扭扭的老式樓房,一直說要拆遷,但是拖了好幾年,也沒人來拆的起,至今也都是有價無市,讓人鬱悶。

他現在好歹也有錢了,可是住的還是這麼個破地方,更是讓人心裡不平衡。

而前面的小區……八萬塊一平米,他現在的錢,肯定還是要贊幾年才能買得起的。

幾年,那多遙遠呢?

這東西,在他眼裡,現在可真的是……太有誘惑力了啊。

可是,可是,kg他們……

他看著眼前的人,心裡真是無限的惆悵。

眼前的女人道,「也不是讓你把遊戲賣給我們,你也沒這個能耐,我們不過是要你……在必要的時候,配合我們一下,不會是很為難的事,也絕對容易,你考慮清楚了的話……這個,你就拿著。」

鑰匙,就那麼涼涼的,放在了他的手心裡……

他低頭看著,心裡,一下子似乎就充實了似的……

——

而林澈,在家裡正抱著孩子玩著,邊在那看著遊戲。

界面打開著,但是她也沒去玩,一邊,顧靖澤看著書,兩個人如此互相毫不干擾,卻又那麼的和諧。

一直到林澈看到顧靖予上線冒了一下,便下去了,才想起來今天的事。

「顧靖予今天真是有問題啊。」

顧靖澤抬起頭,「怎麼了?」

「感覺他好像是戀愛了似的。」

顧靖澤接著果然有些興趣了。

「是嗎?」

「真的,顧靖予,他最近就有些魂不守舍的,讓人覺得有點奇怪,我懷疑吧,這就是戀愛的徵兆啊。」

顧靖澤道,「呵,鐵樹還能開花了。」

「哎,那好歹是你的弟弟嗎。」

顧靖澤起身走過來,這個小女人,現在是在為別的男人說話呢?

他靠過來,一下子拉過了林澈。

林澈哎呦一下,跌坐在他的懷裡,忙看著孩子,「你別鬧,時願看著呢。」

顧靖澤道,「她還小,看不懂。「

「不行……那也不可以……」

可是,話音還沒落,她的嘴巴,已經別他直接堵住了。

從剛開始的輕吻,到一點一點的加深。

林澈本來還在抗拒,卻又慢慢的沒了抗拒的感覺。

真是……不管過了多久,她還是很容易對他的吻沉淪啊。

顧靖澤慢慢的,將她推在了沙發上。

孩子坐在地毯上玩著,確實是看也不看自己的父母到底在幹嘛。

只是,林澈怎麼都有些緊張。

一直看著時願的方向,對顧靖澤推著,「顧靖澤,你幹嘛呢,不行……」

「認真點……」他低頭看著她,再次堵住了她的唇。

她嗚咽了一聲,覺得他整個身體帶著雄性氣息壓了下來。

一下子,便填滿了她所有的思想。

顧靖澤在這個時候,總是霸道的讓人無法想像的,任何拒絕,都會被他直接吞沒。

她的手推出去,卻顯得十分的緩慢,根本沒什麼作用。

軟綿綿的,好像是棉花一樣。

嗚……太不像話了。

然而,他的手落下來的時候……

外面,忽然有人敲門道,「先生……太太……」

「……」

林澈一下子覺得沒臉見人了……

進來的人雖然馬上出去了,可是,林澈還是覺得心臟驟停,整個人都靠在那裡不想活了啊。

顧靖澤眯著眼睛,先將衣服給林澈整理好了,臉上也是整個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

幾乎要殺人一樣,便走了出去。

林澈捂著臉頰,再看一邊,時願正好像明白了什麼似的那麼看著她。

天吶,該死的顧靖澤,天天就會誘惑她。

現在好了,太丟人了……

外面,傭人已經覺得自己要死了……

因為知道時願小姐在裡面,所以才冒失了的

誰知道……

他們家那麼有耐力的先生,在太太面前就是個猛獸啊。

她看著顧靖澤那麼黑著臉出來,頭都不敢抬起來了。

「什麼事。」顧靖澤聲音雖然沉穩,可是明顯的透著怒氣。

欲求不滿的男人,確實很可怕啊……

傭人趕緊道,「先生,是總部來了消息。」

顧靖澤頓了頓,揮手讓人去拿。

消息拿了過來,是一封密信。

低頭看看,他的臉色,一下子更僵硬起來。

林澈走出來,看著他這個神情,「怎麼了?是出了什麼事嗎?」

她這邊看過去,見那信件上,全是奇怪的符號,她根本看不懂。

他說,「是顧家特有的密信。」

「密信?」

「嗯,確實是出了點事,我要去處理一下,你先休息。」

林澈心裡一慌,「會有什麼危險嗎?」

「沒有。」

「我才不信。」

顧靖澤笑笑,在她的額頭親吻了一下,「回來再繼續剛剛沒完成的事,乖。」

「……」

什麼時候了,還這麼不正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