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229章 就是這麼偏袒

第1229章 就是這麼偏袒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3-02 08:15  字數:2537

而且,聽她這麼說起來,她心裡也是馬上想到,要先跟李明嶼說下,萬一雪夢琪去尋合作,一定要告訴她。

幾個人還不知道,他們玩的遊戲,製作的老闆就在前面,在那玩了一會兒,還邊看著前面的林澈,低聲議論著。

「今天倒是來了幾個給她助威的。」

「什麼給她助威的。」

「顧家那幾個,不都是她的人,加上陸北辰,陸家老爺子。」

「要麼她怎麼敢來呢。」

「我也是從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了。」

「你光說她不要臉,你過去說啊。」

「你怎麼不過去說呢。」

「呵呵咱們一起啊。」

「算了,我這個人是不喜歡惹事的。」

說是不喜歡惹事,還不是知道惹不起。

這話也就是說說,真的要去實施,卻是誰也不敢的。

林澈其實早聽到了,她們自以為說的聲音已經夠小的了,可是誰也不聾。

俞閔閔在一邊想要起來。

林澈拉住了俞閔閔。

「算了,她們罵去。」

「光會在背後說,有能耐出來我們好好討論一下啊。」

「今天是葬禮,算是給爺爺一個面子。」

「一面嫉妒,一面又惹不起,就會在背後說,當面說還怕你打擊報復,他們一個一個,都承受不起。」

畢竟護著林澈的人,他們都是真的惹不起的。

外面葬禮開始了,有人來叫幾個人出去。

林澈跟俞閔閔一起往外走。

出去的時候,雪夢琪跟幾個人是跟在後面的、

雪夢琪一看著前面,看準了機會,一腳邁了出去。

一下子,前面的人便撞在了俞閔閔的身上。

俞閔閔回過頭來。

被絆倒的人原本還在奇怪自己怎麼會被人搬到了。

可是回過頭,幾個一起的,表情都是一樣的,一時也瞧不出是誰做的。

而俞閔閔卻已經眯著眼睛道,「有的人嘴巴瞎,眼睛也瞎是嗎。」

「喂,你怎麼說話呢,我不小心撞了下而已。」

俞閔閔道,「現在撞來是不小心,剛剛在後面睜眼說瞎話,也是不小心嗎?」

知道她們都聽到了,幾個人臉上閃過了一點難看,可是卻還是挺起自己的胸膛來,「我知道你是總統夫人,我們小人物,惹不起,但是,現在是在顧家的地界,我們身為顧家的宗親,說句話牢騷兩句都不行了是嗎?」

俞閔閔道,「你這是牢騷嗎?哦,那你還真是不要臉。」

「你……」那個女人一怒,「你罵誰呢。」

俞閔閔環著胸,「呵,你剛說我們不要臉,那不是牢騷嗎,我在顧家,牢騷一句,都不行了?」

「你……」

女人當即臉上灰暗起來。

眼睛分明的閃著,不知道該如何回她。

雪夢琪這時又在後面道,「林澈,我們剛剛也沒有說誰。」

她這麼一說,大家才想起來。

那個人再次理直氣壯起來,「就是說,我們也沒提名字,但是有的人非要自己對號入座,還要賴別人。」

俞閔閔哼了聲,往前對著眼前的人便是一個巴掌。

「你……」她一下子驚呆了,沒想到俞閔閔還敢打人。

俞閔閔道,「抱歉,我也沒說要打你,是你非要往我手上湊,大概是臉皮太厚了,想要被修理一下的緣故吧。」

「你打人,你打人還敢這麼說我。」她氣的臉都漲了起來。

眼看著就要衝過來似的。

這時……

「這裡是葬禮,你們這樣成何體統。」

顧靖澤從後面來了。

幾個人看著顧靖澤,趕緊收斂了起來。

只是剛剛挨了一下子的女人,不服氣的站了出去,「是啊,正是葬禮呢,她竟然出手打人。」

顧靖澤看了看俞閔閔。

俞閔閔道,「我沒打人,我也就是拍了下蚊子,可能不小心碰到了誰。」

「你……你說誰是蚊子呢!」

顧靖澤看了看俞閔閔,「哦,那就散了吧。」

「什麼……你就這麼讓我們散了,那剛剛我挨的那一下……」

顧靖澤淡淡道,「剛剛我也沒看到,她又說是在拍蚊子,我能如何?」

這麼明顯的偏袒……

然而,這偏袒在顧靖澤的臉上,又那麼的坦然。

「你身為家主,竟然這麼不公正……」

「我還怎麼公正?」顧靖澤眯著眼瞳,「你說,我是要怎樣呢,我說過,我沒有親眼看到,也沒有外人在這裡作證,只有你們幾個空口無憑,這是第一,第二,俞閔閔本來就是我的嫂子,我就算是家主,也要尊重嫂子,難道她說的話,我還能不聽?那不是不孝?不孝可是我顧家第一大忌呢。」

「……」

她一下子更是噎住了,還要再說什麼,一邊的雪夢琪趕緊拉她,「行了行了,家主說的是,我們確實沒證據,今天葬禮是第一的,大家不要鬧事。」

她們也是恨恨的看看顧靖澤和林澈。

喃喃的,只好退了下去。

比不過就是比不過,有時候,地位這東西,就是這樣,不是你稍微差一點,你就能跟對方一樣,不是一個地位就不是一個地位的,他是家主,她們便只能靠邊站。

看著林澈跟俞閔閔離開,幾個人都有些不太服氣。

卻是對雪夢琪十分的感激。

「剛剛還說好是夢琪幫我們說話呢,不然,更是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沒關係了,我們都是一家人嗎。」雪夢琪笑著道。

她看著外面的林澈,他們跟宗親的關係,因為顧先德的離世,已經更加大家僵硬,基本到了臨界點了吧。

雪夢琪哼了聲,倒是看著手裡的遊戲,說,「這個遊戲倒是看著挺好的。」

「是啊,很火呢。」

雪夢琪道,「我家倒是最近也準備投資這部分的生意。」

「那這個絕對賺錢啊,玩家數量據說是現在最多的呢。」

「哪家公司做的?」

「上面好像是說,是個工作室,創世紀。」

雪夢琪看看,想著回去再好好研究一下。

外面,葬禮正式開始,經過繁瑣的禮節,大家開車去陵園下葬。

一路,一串的豪車,清一色的黑色,因為是葬禮,大家都沒商量,便自覺都開了家裡的黑色車型來,路人看著這一行的黑色車子,沒有一個是下了一千萬一輛的,開過街道的時候,威武可見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