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225章 你是要站到林澈那邊

第1225章 你是要站到林澈那邊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3-01 07:09  字數:2584

林澈看著顧先德,覺得這個老人,一輩子鬥智斗勇的,鬥來鬥去,陷入了自己的死胡同了似的。

頓時也有些可憐,大家都怕他,卻沒想過,他其實也是個老人。

時至今日,那些宗親,也還是將他當一個德高望重的長輩,同時,這威望並不能讓他有多好,而是顯得像是一個能夠給他們帶來利益的工具。

她笑笑,「爺爺,是人心太複雜了,還是您將人心想的太複雜了,所以他們就複雜了呢,我是很簡單,想的也簡單,我就想,儘力讓大家生活開心,每一個在我的幫助下的顧家人,都能滿意,那就行了,不然,我還該怎樣呢?」

顧先德一愣。

林澈笑笑,「我走了,爺爺,您好好休息吧。」

林澈低頭示意了一下,走出去,看著外面的人,也是坦然的邁出去。

裡面,顧先德覺得有些不舒服。

他沒有叫人,坐在那裡,在空無一人的房間里,想著剛剛她的那句話。

他是把人想的太複雜了嗎?

「老爺子。」這時,一個人走了進來。

是雪夢琪。

她看著顧先德,「外面怎麼沒有人啊老老爺子。」

她剛聽聞,老爺子竟然叫林澈自己過來。

雪夢琪自然有些不高興,趕緊想著過來看看,探探口風,看老爺子是要幹嘛。

不會是看自己要死了,妥協了吧。

那對他們別的宗親,可是一件大事了。

顧先德道,「哦,我讓人先走了。」

若不是將人都給退了下去,雪夢琪也不會那麼容易的進來。

雪夢琪說,「老爺子,剛是林澈來過?」

「哦,是。」

「是有什麼事嗎?」

顧先德回過頭來,「怎麼,我想見個人,難道現在還要跟你們報備了?」

雪夢琪一頓。

顧先德眼神銳利,他年級大了,眼睛也跟著混沌許多,但是目光卻仍舊透著一個長者的威嚴,看的人心裡不禁的一寒。

這位老人,年輕的時候,手上也是佔滿了鮮血的屠夫,用他最高級的手段,殺了不知道多少人。

比起來,雪夢琪還是嫩了點啊。

雪夢琪自然還是怕他的,雖然現在他手無縛雞之力,但是本身的威嚴,讓人忌憚。

「我沒有這個意思……」

「那你就給我出去。」

雪夢琪怎麼想到,自己剛進來,只是想打探一下,卻惹了他不開心。

不,他不會是因為自己不開心,肯定,還是林澈之前說了什麼。

雪夢琪更緊張起來,「您是怎麼了,您忘了您跟宗親,跟我們,都是站在一條線上的了嗎。」

顧先德呵呵一笑,「你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說,林澈不管說了什麼,我希望您能明白,我們的立場是一致的。」

顧先德說,「夢琪,你太著急了點,這也是你的缺點。」

「我著急?」雪夢琪看著顧先德,不由的有些激動。

若是顧先德再站到林澈那邊去,那麼還有誰能站到她這邊呢?

雪夢琪道,「我們雪家,是顧家的宗親,但是,這麼多年來,卻都被排擠在外,整個顧家,若是說有一個女眷,還能比我更加努力,比我更加上進,那麼我都不叫雪夢琪。」

這麼多年,她過的十分的壓抑。

被家裡逼著,要她好好的發展,將整個雪家的重量,都壓迫在了她的身上。

可是,現在就差一哆嗦,她就是主母了,只因為她的身份……

她冷笑,「這幾個月,我真是水深火熱啊,你以為我想當這個主母嗎,不我一點也不想,但是,所有人將重擔交給了我,他們想讓我帶著他們走出困境,而不是在顧靖澤跟林澈的壓迫下生活,他們不敢相信顧靖澤跟林澈,只能將一切寄托在我的身上,我是因為大家的期望,才會想要這個位置,可是,就因為我雪夢琪不姓顧,所以,我一直得不到所有人的贊同。」

雪夢琪想到林澈,只覺得滿心的嘲諷,「而林澈呢,她只是嫁給了顧靖澤,什麼也不用做,便可以坐擁一切,憑什麼?」

顧先德說,「也許能獲得,就是因為她什麼也沒想做。」

雪夢琪哈哈笑了,「是啊,所以現在是鼓勵人不要努力了嗎,努力的人,都是死,不努力的人,才能獲得一切?」

有些人就是喜歡這樣想,覺得別人都不如自己努力。

雪夢琪也是其中之一,在那哼了聲,她說,「老爺子,你現在是確定要站在林澈那邊了嗎?」

顧先德看著她,「不是她,但是也不會是你。「

雪夢琪現在得失心太重,仇恨心裡也太重,已經不適合做主母。

雪夢琪眼神一厲。

不是她……

所以,顧先德是真的不會站到她這邊了是嗎。

雪夢琪看著他,更覺得想笑了,她一步一步的走過去,「你早就想好了的,你這個自私的屠夫,你永遠都只為你自己想,從不為別人想,別人的努力,你可以隨便的踐踏,別人的渴望,你可以隨便的忽視,還隨意的玩弄別人,現在你是耍了整個宗親,是嗎。」

顧先德到,「呵,是你自己不夠資格了,怪不了別人。」

「我不夠?我不夠那麼是誰,是誰?」

她走過去一把拉過了他的衣服。

老人看著她,「雪夢琪,你這是幹什麼。」

「我問你呢,誰夠,是林澈嗎。」

她氣憤的搖晃著。

「你……你放開我。」

「你回答我啊,回答我。」

「你……」

雪夢琪只覺得,他一下子咳嗽了起來。

隨後,便捂著自己的心口,難受的大口喘息著,嘴唇也瞬間的發紫。

雪夢琪一下子反應了過來,她這是在幹嘛。

太衝動了。

她一下子想跑,又反應過來,現在跑嗎?

但是,顧先德已經這樣了,她就算走了,顧先德也不會放過她了。

她回過頭,看到顧先德似是想拿葯。

她冷笑著走過去。

「你的人呢,老爺子,」

顧先德只是喘息著,臉色猙獰的在那裡掏著葯,手臂顫抖,有些拿不出來。

雪夢琪呵的一笑,「都被你遣出去了是嗎,就因為你想見見林澈,跟林澈說什麼秘密呢,這麼隱秘,一個人也不許聽。」

雪夢琪道,「這可是你自己找的了,是你自己……」

腳對著他的輪椅,她用力的一勾。

輪椅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咳……咳咳……」

顧先德倒在地上,跟著大口喘息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