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214章 讓他來家裡啊

第1214章 讓他來家裡啊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2-25 10:46  字數:2526

木斐然奇怪的看著母親,「你什麼時候見過?」

「就是……我反正是見過。」

「你去過我家裡找人?」木斐然想到她有可能去黑鷹那裡鬧,心裡更覺得厭煩。

木母眼睛轉了轉,也知道瞞不住了,便哼了聲說,「你看看你到底是什麼眼光,怎麼找了那麼一個,我說了你被騙了你還不信,你跟他根本就不合適,身份地位就不一樣,而且,他哪裡高攀得上你,哼,不看看自己什麼德行,還敢動你,也就是你,笨的可以,竟然會上當。」

木斐然很奇怪,她說的黑鷹嗎?

為什麼感覺,黑鷹應該沒那麼招人討厭的。

不過也不一定。

她想,黑鷹為人很囂張,也許是說了什麼,讓母親不高興。

木斐然說,「那你既然已經看到過了,還有什麼好說的呢,省得我介紹了。」

「呵,你讓他來,讓他來啊,讓他來這裡看看,我看他好意思過來嗎。」

木母說。

木斐然說,「他來了你又能怎麼樣。」

「來這裡見我的膽量都沒有的話,還說什麼是你男朋友,你說你沒被騙,也拿來證實一下啊,我告訴你,他來這裡,不到一分鐘,我就能給他戳穿了,讓他沒臉見人。」

到時候他要是敢來,她一定罵不死他。

讓他小白臉,吃閑飯,想要騙她女兒。

木斐然看著母親,知道自己有男朋友的事,反正也是瞞不了家裡的人的,早晚,還是要見面的。

既然她已經見過了,那問問墨謹言的意思,過來見一下,也是無妨的。

木斐然說,「好,我可以問一下他的意願,如果他願意來的話……」

「呵,問他的意見,那肯定是不會願意來的了。」

木母直接是打斷了她的話。

木斐然懶得再說,直接拿起電話走了出去。

撥通了墨謹言的手機,很快,墨謹言便接了起來。

「斐然,怎麼了?」

木斐然道,「謹言……我家裡人說是知道了我有男朋友的事……」

「哦,知道就知道了,怎麼,你還想瞞著了?」

「當然不是了,但是現在他們想要見你,我在想,你想不想見他們。」

墨謹言說,「哎呀,這麼快就要見女婿啊,真是的,我還沒準備什麼禮物呢。」

「……」

他還真是答應的痛快。

「不是,我家裡人…謹言,跟你說實話,他們不太同意,所以我擔心你來了他們會為難你。」這種事,自然是要提前說好了的。

墨謹言聽了,呵呵一笑,不同意?

他說,「原來是這樣……行,不同意也對,畢竟,你是你們家的寶貝嗎,重視點,對你男朋友要求高點也是應當的,行了,那我現在就過去,你等著吧。」

「……」

木斐然聽的有點瘮得慌。

他說,「掛了吧,等我。」

木斐然恩了下,掛了電話。

墨謹言有一個地方是真的是讓人難以想像的紳士。

他總會等人先掛電話,自己才會掛掉。

每一次都是這樣,讓人真的覺得很貼心。

木斐然掛了電話,回去的時候,還聽見母親在跟陳豪說,「我們見過,就是個小白臉,真是,被騙了都不知道,不過人來了你就看到了,到時候站你邊上,他要是好意思說自己是斐然的男朋友,那都算他臉皮厚到城牆了。」

木斐然真是奇怪,為什麼她會覺得黑鷹那樣的,也是小白臉呢?

他也不像是小白臉啊。

雖然很白,可是也不小啊。

等了約莫半個小時,墨謹言來了。

車子先停在了外面,有人直接走了進來,懷裡還抱著禮物。

一看,是成箱子的酒,仔細一看,好像還是那種幾千塊一瓶的名酒,馬爹利……

進來的人,是時常跟著黑鷹的那幾個小夥子。

打頭的是一個很常見的,看到木斐然,先叫了聲,「嫂子好。」

然後便直接迎頭走了進去。

後面的人,手裡竟然還搬著酒,這回是另一種紅酒,但是看著也似是很貴的樣子。

這些人……

裡面,木母一眼看到那個男孩走進來。

定睛一看,可不就是在木斐然家看到的那個嗎。

「嘿,就是他……」她叫著,卻不想,一眼又看到,他懷裡抱著一箱子的馬爹利。

那酒……好像大幾千一瓶呢。

還拿了這麼多來。

她先是有些驚訝,隨後卻想著,就算是貴的,也一定是花的斐然的錢啊。

她當即擼起了袖子來,就想罵人。

可是沒想到,後面隨後還跟進來了幾個人。

每個人手裡都抱著成箱子的酒。

看起來,是不同牌子的,但是,哪個都是跟馬爹利一個等級的。

哎呦,這是……

木母有些搞不懂了。

一直到最後面,穿著皮衣的男人,一步邁了進來。

高高的站在那裡,彷彿瞬間讓周圍的所有人,都跟著黯然失色一般。

他先看到了木斐然,張揚著笑容,直接風一樣的走了過去。

「斐然,我來了。」

木斐然只是驚異的指著裡面,「那些東西……」

「哦,第一次上門,肯定要送禮物嗎,這不是,我問了下,人家說第一次上門,大多數都是送酒和煙的嗎。」

是說送酒……也沒說讓你把賣酒的商店給搬來啊。

木斐然覺得,下次這些人給他出主意的時候,最好先說一下數量的問題。

不然他總是把握不了這個度啊。

一下子來來回回搬了這麼多箱子……

她家的門廳都已經堆滿了好嗎。

此時,木母也已經詫異的走了出來,盯著這個太陽一樣散發著光芒的男人,霸氣側漏的站在那裡,一副真真的頂天立地的模樣,讓人一時間,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似的。

這是誰啊。

「斐然,這個是……」

木斐然道,「這個就是我說的男朋友啊。」

哎,不是之前看到的那個啊……

木母指著剛剛那個男孩,「那他……」

「哦……是他的下屬。」

「……」

木母心裡暗叫糟糕,還認錯了。

此時眼前的男人,儀錶堂堂,看著便氣勢不一樣,只是也不知道是做什麼的。

然而這時,裡面,陳豪也是詫異的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