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162章 她是我的心愿

第1162章 她是我的心愿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2-10 01:18  字數:2445

在她倒下之前,顧靖澤已經一把抱住了她。

林澈已經顧不得別的,一手抓住了他的胳膊,「不行,要出來了,我能感覺到。」

但是,醫生護士此時早跑了出去,房間里哪裡還有一個人。

顧靖澤回頭看看,眼神掃了一圈找不到。

他對著外面喊,「來人,找醫生!林澈要生了。」

但是,外面仍舊沒有人。

林澈力氣很弱似的,拉著他,搖搖頭,「沒關係,放我躺下。」

顧靖澤咬牙,直接將她放倒在床上。

她一面拉著床上準備好的鐵環,一面弓著腿,用儘力氣。

「啊……」

她疼的叫著,但是一下子還是沒能生出來。

顧靖澤在一邊看著,「不行,我去找醫生。」

林澈搖頭,「別……別離開我……」

這個時候,她不想跟一個屍體在一起。

顧靖澤低頭看看地上的屍體,點點頭,再次握住了她的手。

林澈吐出一口氣,咬牙道,「不就是生孩子而已,我能生,不用人幫。」

顧靖澤只能再度握住了她的手,林澈用力的攥著,使勁的叫出聲來。

「啊……」

她仰起頭來,用儘力氣。

一下子,感到有東西已經衝出了體外。

「顧靖澤,孩子出來了,出來了。」

顧靖澤剛剛只顧著別的,看著林澈,卻已經忘記了其他的一切。

聽她叫著,才趕緊走到下面,將孩子抱出來。

孩子頭頂上還有點灰色。

身上覆蓋著血跡。

他想到這些都是林澈的血,頓時更是心裡難受。

抱著溫熱的孩子,看著她哇的一下哭了出來,那感覺,這輩子第一次體驗到。

聽到林澈喘息著再次躺了下去,他仍舊有些不知所措,對著千軍萬馬,他可以是威武的帝王,但是,此時,面對著一個虛弱的孩子,他卻不知從何下手。

林澈起來道,「剪刀,先剪了臍帶。」

聽著林澈指揮,他當即去找東西。

雖然此時腦袋裡都是漿糊,可是他畢竟還是顧靖澤,判斷力還在,是引發能力也還在,天生的操作感,讓他很快的明白過來要做什麼,腦袋裡飛快的轉著,他思考著,明白此時必須要做一些事情。

孩子弄下來,包紮好了臍帶。

林澈繼續用力,將剩下的一些東西也從子宮裡擠出來,這才算完事。

之後,她已經沒了力氣,顧靖澤一手抱著她,一手抱著孩子,全然已經忘記了自己的疼痛,一直走出了產房。

卻見外面仍舊空無一人,偌大的醫院,彷彿一下子被清空了似的。

林澈不由的覺得寒冷,看著顧靖澤問,「人都去哪了。」

顧靖澤道,「可能趁著我在裡面發生了什麼事,別擔心,我們找別的地方先休息。」

「好。」

有顧靖澤在身邊,林澈自然不擔心什麼,此時她腦袋一片疲倦,剛剛失去了不少鮮血,身體也羸弱的很,被顧靖澤那麼扶著,小心的往一邊走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還能支撐多久,卻見這時,忽然有人從上面一躍而下,破開了窗子跳了進來。

林澈一陣的心悸,卻聽進來的人叫著,「小姐。」

那帶著驚喜的聲音,讓林澈一下子倍感親切。

是東子找來了。

她說,「東子,你來了……」

東子忙過來幫忙,一把抱過了林澈,帶著兩個人,進了個安全的病房。

安置著林澈,東子隨後才說了外面此時的情況。

有人趁著今天發生的事,忽然帶人衝進了醫院裡。

醫院裡剛剛發生過槍戰。

顧靖溟已經帶人包圍了這裡。

但是有一些鬧事的人現在亂起來已經分散了,完全不知道人在那裡。

顧靖澤的人有一定的損失,因為一下子沒想到對方會突破進來,帶著槍四處掃射,顧靖澤的親兵便一下子也亂了。

顧靖溟當機立斷,讓所有人撤出這裡,隨後一小隊人進來巡視,務必要找到所有鬧事的人,一間屋子一間屋子的找,免得有漏網之魚,也免得他們到處亂跑,讓顧靖澤和林澈有危險。

而下面已經一層一層的找了上來。

而東子因為擔心林澈跟顧靖澤,所以從樓上往下一層一層的看,剛剛正好看到這一層,從窗子見到兩個人,所以趕緊突破了進來。

林澈忍著疼痛,虛弱的道,「損失了,很多人嗎?」

東子也不好讓她擔心,但是,她既然已經問了,東子也不能撒謊,「有一部分,在門口的一些,誓死守衛,幾乎是跟對方同歸於盡,好在,因為他們的守護,小姐跟先生都沒事。」

林澈嘆息著,閉了閉眼睛,是誰在暗中做這麼絕的事。

顧靖澤默不作聲,側頭看著外面。

那個側臉,猶如寒冬臘月的傲梅,錚錚的帶著涼意,卻又傲然自立,寒霜刺骨之下,還帶著幾分的倔強。

顧靖澤道,「大哥是想搜索人員,讓他們忙著逃亡,便沒心思來殺我們,而這些人,必定是看用藥不成,被我發現,乾脆下了狠手,早前便做了兩手準備,一個是用藥害我們的孩子,一個就是,對我們兩個一起狠下殺手,同歸於盡。」

林澈說,「為什麼有人這麼想我死。」

「因為我們能觸動的利益太多,想我們死的人,好了,林澈,我們先不要想這些,等一等,讓東子先去找人,他們既然殺我們不成,也不會再有動作了,我們會好的。」

林澈握著顧靖澤的手,一眼看到他的手臂還在流血。

「顧靖澤,你……」

顧靖澤低頭看看,微笑著搖搖頭,看看一邊的女兒,再看看她,「傻瓜,沒事,還能抱得起你,抱得起我們的女兒。」

對啊,他們的女兒……

林澈低頭看著那柔弱的孩子,心裡升起了一片的霧氣,好可愛的孩子。

他低頭去摸孩子,孩子一下子發出洪亮的哭聲,那樣子可一點不淑女,反倒是像個女漢子。

顧靖澤說,「我們該叫她什麼呢。」

「你說呢?」

「顧時願,她是我的心愿,願從今天起,你跟她,再不會受到一點的傷害。」

林澈微微的拉著他,「好,聽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