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111章 還是放不下

第1111章 還是放不下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1-28 05:36  字數:2492

秦卿帶著母親和父親一起下來。

秦母一下來,便看到那漂亮的莊園就在不遠處。

林澈給了他們家兩個名額,秦卿可以帶著一個人來,但是秦家不滿意,央求著雪夢琪再帶一個來,雪夢琪也是有辦法的,便讓別的人掉下了一個名額給他們,所以他才能帶著父母一起來了這裡。

就這樣,秦家還不滿意,在那叫著,「真是的,為什麼顧家只給我們兩個名額,這麼大的地方呢,多一個人還不許了嗎。」

秦卿說,「來的人很多,也是不好弄的。」

秦父說,「算了,夢琪有能耐,這不是讓我們都來了嗎。」

雪夢琪自然是好,提起雪夢琪來,秦母便是打從心底里喜歡。

家世好自然是不用說的,更好的便是她的作為,雪夢琪特別的會做人,也特別的會說話,哄的人心花怒放的,誰不喜歡她。

秦家都希望秦卿能好好的把握好了雪夢琪,千萬不要再出事了。

一家三口正要進去,就看到門口,林澈來了,她雖然大著肚子,但是從背後看還看不出什麼來,只能瞧見她翩然的走下了車,不少的人在一邊幫忙弄著,下了車,她便直接進了裡面,卻是並沒有注意到這邊有什麼情況。

秦家父母卻是看到了,只是在心裡鄙夷的瞧了一眼,隨後更是回頭看著秦卿,見秦卿看著那邊,秦母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擔憂。

「好了好了我們快進去吧,夢琪大概已經在等著我們了。」秦母趕緊催促著。

一家三口便這麼進了裡面。

顧靖溟還沒來,顧靖澤在這種大宴會上,也必須要去應酬,不能一直陪在林澈的旁邊。

林澈靠在那裡休息著,讓人拿東西過來吃,一眼看到那邊,秦卿也已經來了。

她看著那邊看著,卻對上了秦卿的臉,她忙笑了笑,秦卿見狀,頓了頓,不由自主的,便走了過來。

秦卿還是無法做到,看到她能夠無動於衷,他自己能感覺到,自己還是想要跟她說話的,十分的想。

看著秦卿走了過來,林澈也是笑了笑,「過來玩了啊。」

秦卿說,「是啊,來湊個熱鬧。」

林澈說,「覺得宴會怎麼樣啊?」

秦卿說,「嗯,很好,很別緻,看著也很特別。」

他說完,林澈眼睛便笑的彎了起來。

秦卿幾乎要為那神色看的呆了。

過去他就知道,林澈笑起來,很美,只是,當時為什麼沒想過,要好好的保存這樣的笑容呢。

而之後,他才忽然覺得不對。

「哎,這個宴會,不會是你弄的吧?」

林澈點點頭,一臉得意,「是我啊。」

秦卿心裡一沉。

這種大家族的宴會,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夠弄的了的。

要是顧家有權勢的人,才有機會舉辦宴會吧,不然,怎麼挪動那麼多的資金籌辦,怎麼指揮那麼多的人去做。

而這個這麼重要的宴會,竟然是林澈弄出來的。

這足以說明,林澈在顧家,至少是有一定的地位的。

這種感覺,讓秦卿覺得,自己離她好遙遠。

但是,同樣也覺得,林澈現在真的變了,變得很自信,可以辦這樣的宴會,可以按照她的想法,辦的很好。

變得越來越有能力了。

秦卿心裡很為她高興,卻也為自己感到悲哀。

而此時。

遠處,雪夢琪轉了一圈,沒找到秦卿,等看到的時候,卻一眼看到,秦卿站在林澈的旁邊,兩個人不知道在說什麼,只見林澈笑的很開心,而秦卿,也說的很專註。

雪夢琪眼神一變,臉上的表情里,也多了一些的思考。

秦家父母此時還在這裡轉著。

一下子能夠進到這種宴會來,他們都十分的開心,恨不得自己長十雙眼睛,能看盡這裡的一切。

「伯父,伯母,你們來了啊。」雪夢琪笑著走過來說。

秦母忙說,「是啊是啊,還不是托你的福,要不我們怎麼能來這麼大的宴會啊,這裡弄的真漂亮,人真多啊,就是沒看到總統先生跟女兒呢。」

秦父在一邊嫌棄的說,「你懂什麼,人那麼大的人物,可不是隨便就能出來的,你以為跟我們參加的滿月酒呢,人還出來接待客人,顧家有人接待客人,用不著總統先生親自出馬。」

「是是是,我不是沒參加過這麼厲害的宴會嗎。」

雪夢琪說,「還好了,宴會弄的也就是將就,你們能來,也是我的榮幸。」

秦母就是喜歡她這樣會說話的。

然而秦母剛要說什麼,就也看到了秦卿。

他在遠處竟然跟林澈站在一起。

秦母的臉上一下子差點炸了。

之前,已經看到過秦卿跟林澈在一塊的照片,後來林澈一直也沒動靜,也就想著也許沒以後了,今天再看到,真是火冒三丈。

但是,看著眼前的雪夢琪,也只好隱忍了下來。

一直到雪夢琪離開了,秦母才狠狠的啐道,「該死的狐狸精。」

秦母覺得,有必要好好的跟林澈說說,這個時候,她可別想破壞秦卿的婚事。

然而,不知等了多久,才看到,林澈慢悠悠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向外走去。

秦母趕緊便跟了上去。

可惜,秦母還沒走上去,便已經別攔了下來。

林澈的親兵,根本不許秦母走過去。

「你們,你們是誰啊你們。」秦母叫著,看著這幾個冷麵的傢伙,有些驚訝。

「這裡不許走。」親兵面無表情的說。

「哎,林澈在那裡為什麼不讓我過去,我認識她。」秦母叫道。

然而,親兵並不理她,見她大吵大鬧,直接要將人拖出去。

倒是那邊,林澈已經聽到了聲音,回過頭去一看。

她眯著眼睛看到了秦母,便停下來問東子,「那邊發生了什麼事。」

秦母一看,這邊林澈停下來了,更是不停的叫了起來,「林澈,你幹什麼,這些是什麼人,讓他們讓開,為什麼要拉著我,你不敢見我嗎。」

林澈感到搞笑,那不是秦卿的母親嗎。

她看著親兵的動作,擺擺手說,「行了,讓她過來。」

秦母一看,林澈一揮手,這些人竟然就還真的走了。

她哼了聲,拍了拍身上的褶皺,走過去道,「林澈,你到底又要幹嘛,為什麼你還在接近秦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