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097章 收拾了雲洛

第1097章 收拾了雲洛 (1/2)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1-23 22:21  字數:2498

雲洛一下子趕到了李明嶼的地方。

她死活要進去,李明嶼的人不讓,她便在外面大喊了起來,「林澈,你給我出來,你看看你兒子都做了什麼,難道你就不管他了嗎。」

林澈在裡面自然聽到了外面的大吵大鬧聲,雲洛聲音太大,鬧的動靜太,想不聽到都不可能。

林澈走出去,就看到雲洛站在那裡看著林澈。

雲洛說,「不管我做過什麼,林澈,你對我怎麼樣都可以,放過我雲家吧,我雲家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實在經不起折騰了。」

看著雲洛忽然這樣說,林澈有些奇怪,「你在說什麼我都聽不懂,明明是你雲家自己非要跟顧家作對,你如今來求我,是什麼意思。」

雲洛一臉的病弱,搖著頭說,「我已經病入膏肓,我知道自己沒幾年的活了,我愛顧靖澤,被你搶走了,我的家人,對我漸漸失望,甚至不斷的在想辦法賣掉我,我什麼都沒了,但求你放過雲家,讓我有個地方棲身,不行嗎。」

「你到底在說什麼!」林澈道。

雲洛說,「你難道不知道嗎,你兒子如今要將雲家怎麼樣了,你不知道嗎?」

年年!?

「年年怎麼了?」林澈忙問。

雲洛說,「你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怎麼了嗎,你是個賤人,他是個惡魔,如今他圍住了我們雲家所有的人,要將他們全都殺死,他這樣,你竟然不知道嗎?」

什麼!

「你瞎說什麼,他不過是個孩子。」

「哈,他就是你養的好兒子,這麼小就這麼心腸歹毒,長大了一定是個禍害!」

林澈是有些不太相信。

年年怎麼可能!

就算他的教育已經比大多數的孩子要早,但是也不會這麼難以控制吧。

然而就在這時……

雲洛忽然一下子靠近了過來。

林澈還沒反應過來,她已經迅速的來到了林澈的身邊。

林澈在李明嶼這裡,畢竟不如在顧家的時候被照顧的那麼好,身邊都是自己的親兵。

這裡一個人也沒有,所以很容易便被雲洛近了身。

林澈一愣,反手勒住了雲洛的手腕,一下子,便將雲洛摔在了地上。

然而這時,林澈肚子一痛。

她低頭看到,雲洛一個匕首對著林澈的肚子,慘淡的臉上,露出奸詐的表情。

「你是可以逃跑沒關係,林澈,但是你的肚子,你能保證它也會沒事嗎?」

林澈心裡一涼,「你……」

雲洛道,「你兒子看到你在我手上,才能放過雲家,我不得不這麼做。」

林澈閉了閉眼睛,「我不相信你說的話,你想要殺了我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雲洛確實是真的想要殺了她。

可不是現在,是等顧時年放過了雲家之後。

她兇狠的道,「跟我走。」

李明嶼此時不在,李明嶼的人看著此情此景,都嚇壞了。

這一位被他們家先生無比珍視著的女人,如果在他不在的時候,出了一點事,他們也都不要想活了。

林澈被她的匕首對著,不得不向外走去。

這時,剛到了外面,便看到,顧時年正帶著人跑了過來。

一眼看到了年年,林澈眼睛一亮,「年年。」

顧時年心裡也是一動,但是看著林澈,腳步卻只能一下子停了下來,「想媽媽。」

林澈一時想跑過去,卻不行。

雲洛仍舊威脅著她,看著顧時年,「你放過了雲家,我就放過你媽媽,不然,你就跟你媽媽說再見吧。」

顧時年看著雲洛,眼中露出一抹兇狠。

「你放過我媽媽,我知道,你是想要一個人質而已,我可以當你的人質。」

林澈眼睛一頓,「不行,年年,媽媽理應保護你才對!」

顧時年說,「媽媽,我是男子漢,應該保護家裡的女人。」

雲洛聽著真是覺得好笑,看著顧時年,她說,「她一個人,肚子里還一個,我有兩個人質,幹嘛要換你。」

顧時年道,「我媽媽肚子里懷的是女孩子,一個女孩子,跟一個男孩子,哪個更重要,你應該不會不知道的吧?我太爺爺肯定想要我,如果他知道我媽媽威脅到顧家,還會主動殺了我媽媽以絕後患,所以,你手裡雖然有兩個人質,但是這人質只對我和我爸爸有用,對顧家是沒用的,但是我不一樣。」

雲洛看著林澈的肚子,「懷的是女孩?」

顧時年往前走來,「所以你現在有短暫的考慮機會,要我媽媽,還是要我。」

雲洛有一瞬間的猶豫,她本身也不是個聰明的,只是一時衝動想要來幫雲家,此時一個愣神的時間……

顧時年忽然一支槍打了過去,直接打在了雲洛的肩膀上……

血花濺在了林澈的身上,林澈嚇了一跳,卻見雲洛下面便直接倒了下去,顧時年冷然的看了她一眼,便直接跑到了林澈的身邊。

林澈趕緊道,「快走別過來。」

她拉起了顧時年趕緊抱著顧時年到了一邊去。

雲洛下面便被幾個人一起按住了。

就算不按著她,她也是已經動彈不得,躺在那裡喘息著,嘴唇都鐵青了起來。

顧時年站在林澈的旁邊,拉著林澈的手,看到他的人已經按著了雲洛,冷冷的低沉道,「把人帶出去,別髒了人家的地方。」

「是,小少爺,那麼怎麼處置?」

顧時年眼神冷然的瞥過了地上的人,聲音沉默了一下,才用更加低沉的聲音道,「稍後我會處理,你們先把人帶走。」

那聲音十分果決,似是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