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095章 有其父必有其子

第1095章 有其父必有其子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1-22 01:58  字數:2460

哀嚎聲一片,幾個人直接是被拖了出去,而雲洛也是嚇的再也不敢說一句話,看著他們被拖走了,也只能獃獃的站在那裡看著。

不敢相信,這個小惡魔,長大後,會變成個什麼樣的大魔鬼!

反正,現在他看起來就很可怕!

雲洛趕緊先跑回了家,到了家裡,失魂落魄的對雲闊山說,「顧家找來了,爸爸。」

雲闊山看她一個人這樣跑回來,趕緊道,「顧家?這麼快?來的是誰?顧靖澤,還是顧靖溟?」

「都不是。」雲洛說,「是林澈跟顧靖澤的兒子。」

「什麼?」雲闊山簡直要暈倒了,再打量著雲洛,是以一副看傻瓜的樣子看著她,過去讓自己驕傲的女兒,如今真是越來越沒用了,瘋瘋癲癲的,就知道惹事。

他說,「他們的兒子才多大?」

雲洛道,「四歲多,但是,他真的很嚇人。」

「呵,你好意思說四歲多,被個四歲多的孩子嚇成了那樣,你呀,你以後還是少出去丟人,多在家裡讀讀書。」

「不是的,爸爸,這個孩子很不一般,他帶著人把我的保鏢都給帶走了,真的,還羞辱了我一頓,我真的很難過……」

雲闊山道,「呵呵,這麼小就會這麼囂張了。」

說是帶人把人都給帶走了,雲闊山倒是相信的,雖然孩子小,但是會指揮人就行了,反正顧家多的是人。

雲闊山這個時候眼睛一亮,「呵,他來了正好,把他弄到手,不就又多了個人質。」

雲洛看著雲闊山,「啊?爸,你想抓他嗎?」

雲闊山道,「那是當然,你剛帶的人不多,自然抓不到他,現在我們多派點人,直接把他弄到手,這個小孩子可是顧家現在的心頭肉,哼,有他在手裡,還愁什麼。」

見雲闊山說的這樣輕鬆,雲洛不禁的也覺得,自己之前是被嚇到了,才會覺得一個小孩子那麼可怕。

現在有父親做靠山,她倒是也沒覺得怎樣了。

漸漸的,剛剛才隱下去的怒意再次浮現了上來,這個林澈欺人太甚,現在他們家的孩子也這麼欺負人。

雲洛想,如果他到手了,她必定要先找他泄憤。

最好將這個孩子的皮肉都割下來,送給林澈當禮物,到時候,看林澈手裡這個金牌沒了,她是不是還能那麼囂張。

——

顧時年在車上。

暗衛直接來了消息,說雲家有人出動。

雲闊山只知道顧時年帶了人出來,卻不知道,顧時年帶的人不是一般的人,而是顧家最厲害的暗衛,暗衛從武力上來說,不如親衛那麼厲害,但是,查探消息,卻絕對是一流的。

顧時年哼了聲,「他們是想抓我,好,這次弄出這麼大的亂子,還害得媽媽,和閔閔阿姨,都流離失所,本來我們也不會饒了他,既然敢來惹我,那麼也別怪我不客氣了。」

他眼中閃過一絲的厲害,對一邊的暗衛,吩咐了一番。

雲闊山想要抓人,卻也不是直接的抓人,而是先通過李明嶼的人,直接將消息傳遞了出去。

彼時,

林澈正在房間里休息。

她靠在那裡,傭人幫她切好的水果就在眼前。

傭人如今幾乎直接將她當做了主子一般的伺候著,待遇絕對不比李明嶼差。

因為這幾天看下來,他們便發現了,李明嶼對她幾乎是言聽計從的,就算她再過分,李明嶼也絕對不會說她一句。

所以傭人們自然也不傻,當即便將她當做了座上賓,好吃好喝的伺候著,

林澈正吃著東西,卻忽然注意到,一邊,一個小孩子的頭忽然冒了出來。

是李未。

林澈看著他的小毛頭,對著他招手,「過來,看什麼呢,到阿姨這裡來,一起吃水果。」

李未想了想,才慢吞吞的,猶猶豫豫的走了出去。

林澈歡喜的看著這個小孩子,「你要吃什麼,阿姨給你剝。」

李未渣渣眼睛看著她,「你是要當我媽媽了嗎?」

林澈愣了愣,「你說什麼呢,沒有!」她眼睛動了動,「是誰有跟你說什麼嗎?」

李未說,「他們說。我爸爸對你很好,可能你要當我媽媽。」

林澈知道,估計是那些傭人在瞎猜,她搖搖頭說,「沒有,我不是當你媽媽,我是來這裡做客的,是你爸爸的客人,你可以叫我林阿姨。」

李未聽了,也是愣了愣,才說,「是嗎……那好可惜,我還想,如果你當我媽媽,我也挺高興的,你這麼漂亮……比我那個……」

比他那個媽媽,要漂亮多了。

林澈心裡一酸,「傻瓜。」林澈摸摸他的腦袋,「阿姨雖然不是當你的媽媽,但是,阿姨一樣可以疼愛你啊,而且可以更疼愛你,來吃東西。」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如果可以,你可以叫我乾媽,乾媽也是媽媽,但是,我跟你爸爸只是朋友的關係,知道嗎?」

林澈知道,他的出生是個悲劇,但是她並不討厭這個孩子,孩子是無辜的,他被一個不負責任的媽媽帶到了這個世界上,他是最大的受害者。

等李明嶼回來的時候,便驚奇的看著,李未還坐在林澈的旁邊,跟林澈說著話,開心的笑著,不知說到了什麼,眼睛裡都是光彩。

他愣在那裡看了看,一時以為自己都要眼花了。

這個一直被他以為不愛說話,都要成了啞巴的兒子,原來還有這麼一面。

還是說,這個林澈,是不是真的有什麼魔力,怎麼是個人在她面前,都會有不同的一面。

連他自己其實都是。

如果不是因為她,他反倒覺得那些女人無趣,便趕走了他所有的女人,此時這裡也不會是這般模樣。

可是他就是莫名的相信她說的話。

只是此時,他要帶來的消息很糟糕。

「林澈,我剛剛知道一個消息。」

「啊?什麼?」林澈回過頭來。

李明嶼道,「好像你兒子跑到國來找你了。」

「……」

林澈當即從座椅上坐了起來。

「什麼?年年跑國來了?」

雖然吃驚,但是,她卻並不意外。

年年可以從美國回到c國,自然也可以從c國跑來國,也不是什麼難事。

只是,他怎麼會忽然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