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092章 林澈倒是活的愜意多

第1092章 林澈倒是活的愜意多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1-22 01:58  字數:2448

而同樣在國。

林澈過的卻是愜意極了。

李明嶼看著林澈,對她說,「你天天躺在這裡看電視,吃東西,有什麼意思。」

林澈回過頭看著李明嶼,「覺得我這樣不好?那你送我回c國啊。」

這個李明嶼,真是個怪人,死活不讓她聯絡顧靖澤,也不許她對顧家說明這次事情的緣由,擺明是要為難顧靖澤。

但是她卻又拿他沒辦法,只能在這裡閑著養體重了。

李明嶼說,「急什麼,我看顧靖澤也不怎麼在乎你嗎,這都幾天了還沒找來。」

林澈瞪了他一眼,懶得管他。

李明嶼說,「要出去走走嗎,我陪你。」

「你陪我有什麼意思,不去。」林澈傲嬌的說。

「切,」李明嶼真真的服了她了,這麼大牌。

這家裡的傭人都覺得奇怪,為什麼他們家先生對一個懷了孕的人這麼好,天天被她罵,被她說,看著她卻還是笑眯眯的。

這時,林澈卻忽然想起來,還有件事一直沒來得及去辦。

「哎,對了,倒是可以出去逛逛。」

對於她忽然改了主意,李明嶼倒是很驚訝。

「出去逛?去哪裡?」

「我說去哪裡就去哪裡,走走走,現在就去。」林澈爬起來全換衣服。

李明嶼一副無奈的樣子,「好好好,你說去哪裡就去哪裡……」

他真是上輩子欠了她的了,才會這麼對她低聲下氣的。

但是心裡卻還是甘願的那種。

林澈收拾好了,跟他一起出門,到了車上,李明嶼才問,「現在你總該說去哪裡了吧。」

林澈說,「上一次,雲洛帶我去的那個會所,你知道在哪裡吧,就去那裡。」

「嘿,你怎麼要跑去那裡。」

「我要去找一個人。」

「找誰啊?」李明嶼想了一下,眼睛一個跳,「嘿,你不會是去找男人吧。」

「哎,你說對了,我就是去找男人的。」

「……」

李明嶼真是要氣炸了,「嘿,我在這裡這麼伺候著你你竟然要去找別的男人,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

林澈哼了聲,笑著對他說,「誰叫別的男人長的比你帥呢。」

「你你你你你……」李明嶼真是要敗給她了,有她打擊人這麼直接的嗎。

林澈說,「哈哈哈,看你那個樣子。」

李明嶼瞧著她大笑的模樣,「怎麼,你其實又是要故意刺激我的是不是?」

林澈想了想說,「這次還真不是……」

「……」

李明嶼心裡還真是要日了狗了了。

前面司機都忍不住要噴笑。

他們還真是頭一次看到,自家吊炸天的先生,被人這麼鄙夷的。

可見還真是有一物降一物這麼個說法啊。

林澈說,「哎,我找什麼男人啊,什麼男人能比顧靖澤帥啊,我見過顧靖澤後,覺得任何男人都是渣好嗎,尤其在顏值上,那是比不過顧靖澤一根手指頭的,我這次是去找一個那裡的男人沒錯,但是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不是你想的那樣。」

李明嶼臉上黑著,「你說這個解釋我聽著怎麼覺得那麼不對勁呢?」

她解釋了半天,全是在誇顧靖澤的。

有這麼跟他解釋的嗎?

這是解釋呢,還是在二次傷害呢啊。

但是,是去找人的,那李明嶼也就不說什麼了,讓司機開去了會所,很快下了車。

進門,看到是李明嶼來了,老闆親自出來歡迎。

李明嶼對林澈說,「你說要找誰,去找吧。」

林澈說,「老闆,我要找你們這裡一個叫小思的。」

「哎?小思……」老闆在那為難的說,「今天他不能出來工作啊。」

「啊?為什麼?」

這幾天來找他的也不少,老闆也是沒辦法,這個小思太不爭氣,捧了半天,好不容易捧紅了,竟然把臉給弄爛了。

他呵呵的說,「生病在家休養呢,看我們這裡別的少爺,還多的很,您看看,不比小思差的。」

後面,不少人看到李明嶼,已經趕緊湧上前來。

這裡是國最大的一個會所,裡面女的公主,男的少爺,也是比任何一個其他地方都多。

看著這些人,林澈只瞧了一眼,便又對老闆說,「我要找小思,他生了什麼病,人在哪裡,希望你能告訴我。」

林澈剛說完,李明嶼在一邊不耐煩的道,「問你什麼你就說什麼,廢話那麼多。」

被李明嶼這一下呵了一跳,老闆趕緊說了地方。

小思就在他們後面的宿舍住著。

這裡少爺住的宿舍,條件也不好。

所以不少攢了錢的少爺,都出去自己住去了。

可是一些人也覺得,出去住也沒什麼意思,孤家寡人的,不想去享受什麼,便還留在這裡。

裡面,小思躺在床上,一副好像隨時要死了的樣子。

一邊的人卻對他置之不理,還在那裡邊給自己敷面膜,邊說,「呵,最近房間臭的要死。」

另一個拿著手機玩遊戲的說,「有那麼一個死人死在那裡,能不臭嗎。」

「這麼臭,老闆也不趕緊把人扔出去。」

「人家是頭牌嗎,很多老女人喜歡的。」

「哎呦,一個頭牌怎麼還死在這裡了呢。」

「臉被毀了,沒人要了唄,真是悲慘,頭牌還沒當幾天呢,就被弄下來了,沒人管,沒人要,哎。」

「這本來就是個災星,剋星,誰挨著誰死的,咱們還是讓老闆給我們換個房間吧,省得晦氣,聽說他家裡人都是被他剋死的呢。」

床上的人忽然動了起來。

兩個人倒是也不怕,小思那天被打的不輕,他們難道還怕一個廢人嗎。

「你們,再說一遍!」小思從床上艱難的站了起來。

「哈,怎麼了,你克了人的事情,不是早就傳遍了嗎,你家裡人不都是被你克的差不多了,你幹嘛,你這是怎麼了,還當你是老闆的好頭牌呢,你現在什麼也不是,豬狗不如,沒人能幫你的。」

小思不顧疼痛,上去便跟幾個人扭打了起來。

兩個人打他一個,他自然又是傷上加傷。

外面保安聽見了動靜,趕緊進來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