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089章 這是我的妻子不是殺

第1089章 這是我的妻子不是殺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1-20 04:52  字數:2413

醫院裡。

顧靖溟抱著一個渾身還在出血的女人,讓周圍的人都隨著尖叫躲閃開來。

「醫生,醫生,我妻子有問題,快就就她!」

顧靖溟叫著,直接奔著急診室跑了過去。

醫生見狀,扔下了東西,趕緊走了過來。

到底是急診室,還是有經驗的,此時也不管是誰,先放到了床上急救。

「怎麼回事?」

「看著像是懷孕要生了。」

「出了好多血啊。」

「先去驗血,看看什麼血型,做b超,看看孩子怎麼樣,身上還有沒有別的傷。」

「天哪,產婦胎位異常。」

「安排剖腹產。」

「血流的太多了。」

「快點輸血。」

急救室一下一團的亂。

而顧靖溟,只是站在那裡,緊緊的握著俞閔閔的手,「沒事的,沒事的,閔閔,我在這裡。」

顧靖溟很自責,很害怕,很難受。

但是,他此時腦海里只有一個想法,閔閔一定要活著,只要她沒事,讓他做什麼都沒關係。

可是如今閔閔的樣子,卻讓人只想到了死亡。

他心裡很不好,一直低著頭看著俞閔閔,對於其他的事情,都沒有關注。

醫生將人直接推到了裡面去。

看著顧靖溟說,「先生,你太太要手術,你在外面等著。」

「不,我要跟著她。」顧靖溟固執的抓著她的手不放。

「不行,先生,您還是到一邊去,這樣有利於您妻子的生產,現在是很重要的時刻……」

顧靖溟卻一下子抬起頭來,「不行,我必須要待在她的旁邊。」

護士醫生都嚇了一跳。

然而,長的帥的人還是有好處的,大家看著他這個樣子,俊逸的臉,看的出過去該是個極其紳士的男人,稜角分明的臉頰,此時帶著發瘋了一般的偏執,看著妻子的時候,卻是不舍的眷戀深情,讓人一下子便覺得十分羨慕這個躺著的女子,他一定很愛她,才會這樣難過,難過的幾乎要發瘋了。

一般的男人,在此時看到這麼多的血,看到妻子這樣,孩子還生死未卜,可能早就嚇的不知所錯,有些男人更是渣,還直接就在問,孩子能不能保得住,能不能保得住,問的人特別的煩,要麼就是帶著一群家人在這裡堵著鬧著,讓人沒法工作。

他卻只是固執的拉著妻子的手不放,緊緊的攥著她的手,一直在說,我在這裡,我在這裡。

這樣子的男人,真是叫人心疼的緊。

幾個人互相看看道,「不然就算了,讓他跟進去吧。」

看這個女人如今能不能活下來還不一定,跟進去,也許還能見著最後一面……

他們趕緊讓男人披上了無菌服,跟著一起便進了急救室的手術室中。

不到十分鐘,哇的一聲啼哭,孩子分離出了母體,孩子因為是早產,不大,可是比起別的早產孩子,卻又大了不少了,四斤多,七個月的孩子,大多數都三斤多,這個能有四斤多,真是不錯了。

幾個人將孩子放進了保溫箱,在那邊檢查著孩子的身體,另外一些人,仍舊在這裡搶救著母親。

輸血的袋子都輸光了好幾袋,好不容易,心跳,血壓,都穩定住了,縫合下來,幾個醫生也是精疲力盡、

再看那個男人,卻見他趴在手術台上,看著妻子的臉頰,仍舊那麼憐惜的撫摸著她的臉。

儘管他自己站了兩個小時,也一定筋疲力盡,卻還是那麼溫柔的望著自己的妻子。

在場的人那麼的感動,看著他,都不忍心去打擾似的。

只有主治醫生,走過去輕輕拍了拍他,「先生,您妻子的命已經挽救回來了,雖然現在還在昏迷,但是也是因為失血過多的緣故,之後好好調養,會好起來的。」

顧靖溟抬起頭來,眼睛裡布滿了血絲,「謝謝。」

「不客氣,那邊孩子還在檢查,是個女孩,您可以來看看。」

「好,等下我去看。」

這時,外面傳來了警察的聲音。

幾個護士跑進來,叫著,「怎麼辦,他們說,剛剛我們救的孕婦,是個殺人犯……」

大家一時都很震驚。

不是吧,真的假的。

而此時……

後面,顧靖澤站起來,靜靜的沉穩的道,「她是我的妻子,她不是殺人犯。」

這堅定不移的聲音,讓幾個人也是一愣。

回過頭,看著顧靖溟那沉靜中,似是帶著難以抵擋的霸氣,讓人一時覺得,整個房間的燈光,都不如他身上的光亮吸引人,不由自主的,便會相信他說的任何話,彷彿那是聖旨,是法則。

警察這時也已經進來了,一看到顧靖溟,馬上說,「哎,這個不是剛劫獄的那個。」

顧靖溟抖擻了一下身上,「我跟你們回去,我妻子剛剛手術完畢,在這裡根本動不了,你們可以派人在這裡看著。」

大家一看,滿地的血,女人還躺在那裡,身上插著管子。

他們怎麼好動,再怎麼也只能點頭,讓人多看著點,畢竟這個是殺人犯呢,隨後先將顧靖溟帶了回去。

警局裡。

大家看著顧靖溟邁著步子,不驕不躁,絲毫也沒有被逮捕回來的樣子,反倒好像是來視察的一般,那麼一步一步邁了進來。

雖然警員在後面也很生氣,但是無奈壓不住他的氣勢,在他旁邊怎麼著都像是個跟班。

他們也只能先將人送進了審訊室,直接用言語刺激道,「哼,一會兒有你受的,敢到我們這裡來撒野,敢來劫獄,你真是不想活了,還敢私帶槍支,想死了是不是。」

顧靖溟也沒管他,只是拉開了椅子坐了下來,等審訊的人進來的時候,看到他筆直的坐在那裡,他狐疑的走過去,拉開椅子,反倒覺得自己才是那個被審訊的似的。

「叫什麼名字,身份證怎麼沒帶。」他問。

「顧靖溟,沒有身份證,我是c國人。」他說。

「呵,你說你是c國人就c國人了,我懷疑你就是個黑戶。」他沒將顧靖溟三個字,跟c國總統聯繫到一起,只是坐在那裡寫著東西。

寫出顧靖溟三個字的時候,才頓了頓,怎麼覺得有些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