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77章 你對她一定是有誤會

第77章 你對她一定是有誤會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6-07-10 10:15  字數:2692

「什麼?」莫惠苓沒想到林澈還敢回嘴。

林澈說,「沒錯,我是跟他出來逛街,一起散步回家,因為在我的眼裡,他不是個危險的男人,他是個有權利享受生活,有權利做一個普通人的男人,是我的丈夫,我跟他是在床上同床共枕的兩個人,我們兩個的身份不存在可不可以的關係,他幫我拎東西,陪我散步,因為我們是夫妻!」

「你……」

「我是不懂你所說的危險,因為在我眼裡,他從來不是個大人物,他是我的丈夫!」

莫惠苓被林澈一席話,氣的臉色發紫。

林澈只是冷哼一聲,「所以,不管在你眼裡,我有多低下,但是,我是顧靖澤的妻子,我跟顧靖澤的生活,不需要你來指手畫腳,莫大小姐。」

說完,林澈一個轉身,便離開了這裡。

到了外面,林澈才舒了口氣,站在門邊,看著被霓虹染透了的天際。

她也很擔心自己成為顧靖澤的拖累,因為她跟他的生活差距太大,她是有很多不懂的,很多迷糊的。

閉了閉眼睛,她嘆息了聲,向前邁去。

等顧靖澤從外面回來,卻發現咖啡館裡只剩下莫惠苓一個人在。

莫惠苓看到顧靖澤回來,便哭著趴在了桌子上。

顧靖澤一愣,走過去問,「怎麼了,惠苓。」

莫惠苓抬起頭來,淚眼婆娑,「靖澤,我真的不想你再跟林澈生活在一起了!」

顧靖澤皺眉看著她,「發生什麼事了?」

莫惠苓凄楚可憐的看著他,「剛剛你知道林澈怎麼對我!」

顧靖澤眉目動了動,「她怎麼了?」

「她對我說,她跟你才是夫妻,她做什麼都是對的,我做什麼都是錯的,她跟你才是平等的關係,我……那我是什麼?靖澤,我是第三者嗎?可是,明明我跟你才是一對,為什麼她要這麼對我說,為什麼要這麼傷害我。」

顧靖澤低眉看著她,「她真的這麼說的?」

「是啊。」莫惠苓說,「不信你可以去問問她,她是不是說,你們才是夫妻,當面一句話也不說,你一走,馬上就開始跟我說這種話,她到底是什麼意思!」

「好了,惠苓,我想你是誤會了她的意思了。」顧靖澤說。

「怎麼可能!」莫惠苓道,「我又不是傻子,她是什麼意思,我聽的清清楚楚,怎麼,靖澤,你是不相信我是嗎?」

顧靖澤沉下一口氣,坐下來看著她,「不,我只是覺得她不是那樣的人,你對她大概是有誤會,才會誤解她的意思,好了,惠苓,不要哭了。」

莫惠苓咬著唇,心裡卻更難過起來。

顧靖澤說,「走吧,我讓人送你回家。」

「你不送我回家嗎?」莫惠苓抬起小臉,哀怨的說。

顧靖澤沒看到林澈,急於的想知道林澈去了哪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心裡隱隱的擔心她是在生氣,所以考慮了一下,還是對莫惠苓道,「明天我再去找你,現在還有急事要處理。」

莫惠苓想起了他剛剛急急忙忙接了電話出去,心裡想著他可能確實是有急事。

她想,她才不像林澈一樣,都不會體諒他的忙碌,於是只的挽住了他的手,小心的不碰到他的身體,免得他長疹子,卻又很眷戀著他的體溫,看著他完美的俊顏,對他小聲說,「那你去忙,不要太累了,我會很心疼的,我知道你忙,我不打擾你。」

顧靖澤深吸了口氣,對她說,「回去吧。」

「恩,明天記得空了去找我,我等著你。」

「好。」顧靖澤認真的答應了。

莫惠苓離開了之後,顧靖澤問了太太去了哪裡,他的人很快帶著他一起,找到了在路邊一個人往家裡散步的林澈。

顧靖澤跟上了林澈,說,「你怎麼自己走了。」

林澈看他這麼快過來了,以為他還要安慰莫惠苓好一會兒,有些奇怪的說,「怎麼沒好好的陪莫小姐聊聊、」

看莫惠苓氣成那樣,也知道她走了之後,莫惠苓必定不會說她什麼好話的。

顧靖澤挑眉看著她,「怎麼,你還想我們多聊聊?」

林澈說,「是啊,難得碰到了嗎。」

「你還真是體貼啊。」他是不是該誇獎她這個大度的好妻子?

林澈看著他,「那是當然,我這個人就是……有一個成語怎麼說的來著,說一個人大度的。」

「有容乃大?」

「對啊對啊,說的就是我嗎。」

顧靖澤低頭掃了一眼她的胸。

「恩,是奶大。」

「……」林澈低頭捂住自己,「滾,流氓!」

顧靖澤一笑,見她沒有不高興,才放下心來。

只是想起莫惠苓的話,側目問她,「剛剛你跟惠苓說,我們是夫妻,所以做什麼都是對的?」

她就知道,莫惠苓不會說她好話。

她好像不是這麼說的,但是這麼理解也沒問題。

「是啊,難道不是嗎?」林澈故意裝傻,歪著頭看著他。

看著林澈外著臉眨巴著眼睛,樣子煞是可愛,顧靖澤無奈的搖搖頭。

「是是是,你說的沒錯。」

林澈道,「當然了,你是我老公,我是你老婆,你不是也常說,我們是夫妻,你理應照顧我,所以,陪我散步,幫我拿東西,這些都是一個老公該做的事嗎對不對,老公?」

她對他真是越來越大膽了,上來便拉住了他的胳膊,來回的晃著,「你說嗎,對不對老公?」

他真的覺得自己的心都要酥了,不禁的笑著看著她,「好,你說的沒錯。」

林澈這才笑了笑,眼看著前面到了顧宅,兩個人這才一起進了裡面。

到了家中,林澈迫不及待的將兩個人做的一堆手工皂拿了出來。

放在那裡,看著樣子雖然有些怪異,但是顏色還是挺好看的手工皂,竟然覺得真的有些不忍心去用掉。

顧靖澤在後面看著,指著其中林澈做的那些,「這些真是難看的要死。」

「怎麼可能,這叫藝術,你懂不懂啊,就跟畢加索似的,這叫抽象藝術。」

顧靖澤搖搖頭,說,「笨手笨腳的,還只會找理由。」

林澈回頭瞪了他一眼。

傭人在旁邊看到了,見兩個人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不由的也插嘴道,「太太,先生,這些都是你們做的嗎,真好看啊。」

林澈馬上回頭道,「是啊,好看的都是我做的,難看的都是顧靖澤做的。」

她拿起了做出來的香皂看了又看,「怎麼辦,我都不捨得用了。」

顧靖澤靠過去說,「有什麼不捨得的,以後再做不就行了。」他也拿起了一個來把玩,笑著看著上面的她的名字,對她說,「你用我做的,我用你做的。」

林澈聽了,臉上不由的一紅

顧靖澤接著低頭道,「用著的時候,是不是就好像是我摸遍了你全身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