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64章 就會欺負你

第64章 就會欺負你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6-07-10 10:15  字數:2481

顧靖澤眼皮一跳,迅速的一手抓住了她的膝蓋。

林澈一愣,抬起頭來,定定的看著他漆黑的眼睛。

顧靖澤沒想到她竟然還敢做這種動作,當即一個冷笑,「好啊,林澈,你是想謀殺親夫嗎?」

林澈臉上一紅,也沒想過要去碰他那裡,但是只是沒辦法才……

她圓潤的膝蓋被他抓在手裡,大手粗糙的摩擦著她柔嫩的肌膚,她紅著臉對他叫著,「顧靖澤,你要幹嘛!」

顧靖澤看著她在他身下被壓著的樣子,眼底一紅,**的血色,在慢慢上揚,「你說我要幹嘛?」

林澈當然不相信,他會對自己怎麼樣,他明明有自己喜歡的女人,而且不是說,他有女人過敏症?

她扯了扯自己的腿,「你再不放開我,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顧靖澤一笑,望著她因為憤怒而劇烈起伏著的胸口,「我倒是,你要怎麼對我不客氣。」

林澈叫著,「顧靖澤,這樣有意思嗎!」

顧靖澤道,「怎麼,跟我這樣沒意思,跟誰有意思?秦卿?」

林澈被他氣的肝都在疼,「是,跟秦卿有意思!」

「你……」顧靖澤手上不由的更是一緊,林澈只覺得胳膊一疼,鼻尖泛著酸氣看著顧靖澤。

「你放開我,顧靖澤,沒你這麼欺負人的。」

「欺負?我看你還不知道什麼叫欺負。」顧靖澤說著,再次將人直直的壓在身下,手順著衣服便掀了進去。

胸口的敏感那麼一疼,他的手握上去的時候,她全身一個緊繃,彷彿一個電流閃過,她幾乎輕哼出聲。

忙雙手按住了他不安分的手,她氣憤的瞪著他,「你……顧靖澤……你耍流氓!」

顧靖澤只覺得手裡手感極佳,一時間,竟然有些不捨得放開。

瞪著眼底的女人,他咬牙切齒,「讓你再到處給我惹事!」

說著,手上再一用力。

林澈禁不住叫出聲來。

顧靖澤聽的心都跟著一緊,性感的雙眸,緊緊的盯著她泛著薄汗的臉頰,衣服再次被推的老高,肚臍暴露在燈光下,不帶一絲贅肉的小腹,看起來十分的誘人。

林澈咬唇,眯著眼睛看著眼前高高在上的王者般的男人。

「是啊,我就會惹事,那你去找不會給你惹事的女人去啊!」莫惠苓不會給她惹事,他倒是去找莫惠苓啊。

不敢去找莫惠苓,不捨得欺負莫惠苓,就會來欺負她。

林澈知道自己不夠好,總是在惹麻煩,但是,她也並不想這樣。

她就是運氣不夠好,所以才總是遇到這些麻煩事。

包括眼前的這個男人,也一併都是她的麻煩事,如今,她還更覺得,他簡直就是她最大的麻煩。

男人的手再次一捏,林澈幾乎驚呼出聲來。

從沒經歷過什麼男人的林澈,此時只覺得又羞又臊,但是,心底又好好隱隱的有那麼一絲舒適的期待,只因為他這樣子實在是太性感,惹火的讓人心底煩躁。

「你再說一遍!」男人的聲音越發的低沉沙啞了起來,聽起來彷彿是帶著磁性的天籟,在耳邊環繞。

林澈被死死的壓在下面,本就壓抑,此時被他惱的更覺得煩躁,直接叫道,「要殺要剮隨便,你嫌我就會惹事,就去找別的女人啊!」

「怎麼,我去找你還被你嫌棄了是不是?要不是我去,你這個時候正跟秦卿卿卿我我的呢是不是?」

「當然!我……我好不容易在秦卿面前楚楚可憐一次呢,都被你破壞了!」

「你……找死!」顧靖澤面上一紅,瞪著這個該死的女人。

「怎麼,你還能把我怎麼樣!」林澈叫囂著。

顧靖澤手上一用力,撕拉的一下,她的衣服忽然便被扯開了。

林澈只覺得身上一涼……

下一刻,他的身體便覆了上來,一口咬住她恨人的唇,他懲罰般的,用力的咬了下去……

「嗚……」林澈悶哼出聲來。

林澈覺得顧靖澤簡直就是個霸王,是個暴君。

她疼的眼淚都掉了下來,一下一下啪嗒的落在了耳邊。

更多的還是覺得委屈吧。

身上跟心裡,都那麼難受,那麼的脆弱。

還在重感冒,身子虛的不像話。

甚至面對著一個欺負自己的男人,也一點反抗的能力也沒有。

舌尖的顫抖,帶給人無與倫比的感覺。

顧靖澤迷濛的****著她的唇,貪婪的吸取著她所以的呼吸。

只覺得身體已經顫抖的不行,下一刻,人就要徹底綳不住的時候,他的手卻觸摸到了她的淚水。

一下子鬆開了這個女人,他低頭看著林澈。

淚水打濕的臉頰,看起來格外的脆弱,讓人心底一下一下針刺一樣的難受。

顧靖澤心底一軟,看著她哭了,卻有些手足無措的感覺。

他從來不會應付女人的眼淚,忙拉著了林澈的手說,「好了,不哭,是不是哪裡疼?」

他抱著林澈坐起來,環著她,讓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低頭,有些無措的拿起帕子來,擦她臉上的淚水。

林澈氣憤的嘟囔,「你就會欺負我!」

「……」顧靖澤心裡一堵,恨恨的感到身體的燥熱,難耐,卻抒發不得。

到底是誰欺負誰呢。

「好好,是我不對。」

「我衣服破了。」她低頭環著自己的胸口。

他看的身體再次一熱,低頭道,「我給你賠。」

「一件不夠。」

「好,賠給你一百件。」

「這還差不多。」林澈說著,更覺得犯困,好像剛剛吃的葯,藥效上來了。

打了個哈欠,她靠在他的肩膀上,腦袋沉重。

顧靖澤摟著她,讓她靠在那裡睡著,摸著她的手腳,倒是不冰涼了,看來應該是要退燒了。

「睡吧,醒來就好了。」他皺眉,覺得自己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樣。

「你再也不能欺負我了。」快睡著了的林澈還在嘟囔。

「是……」再欺負幾次,他估計要先死在她這裡了。

感到她似是徹底沉沉的睡了,他才緩緩的將人放了下來。

將被子蓋上,他咬牙切齒的看著這個熟睡中,如同嬰兒一般的女人。

真是,睡著了就是天使,醒來就是妖精,讓人恨的牙痒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