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63章 吃醋的妒夫

第63章 吃醋的妒夫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6-07-10 10:15  字數:2474

林澈在車上沒多久,便直接倒在了顧靖澤的懷裡,暈倒了。

林澈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忽然這麼虛弱,但是顧靖澤卻直接將這些歸於她之前的傷還沒痊癒上。

就算身上的傷口已經好了,但是,她那次流了那麼多血,肯定身體還在是虛弱的。

顧靖澤一路將林澈抱回了家中,放在了卧室的床上,看著她嘴唇乾癟,微微皺著眉,眼神更加陰沉。

該死的女人,就會給自己惹事。

他伸出手來,在她皺起的眉心上輕輕的揉了揉。

似是感到舒服了些,她的眉心微微舒展開來。

然而,顧靖澤剛要走,又感到她輕輕的牽著他的手指,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她蒼白的臉,還是留了下來,她牙齒打顫,似是在說冷,他大手撫到了她的額頭上,一片滾燙,他想了一下,一把掀開了被子,自己也躺了進去。

記得小的時候,他高燒前夕,全身發冷,手腳冰涼,母親也會這樣,將他抱起來,挫著他的手腳,一直到手腳熱起來了,高燒也就開始退了。

他緊緊的抱住了林澈,將她徹底圈在了自己懷裡。

伸手又按了下床邊的鈴,叫傭人進來。

「去叫陳宇晟來。」

陳醫生很快到了地方。

傭人說,大概是太太病了。

陳宇晟嘟囔著,「什麼時候他竟然讓我也給別人瞧病了。」

他本是享譽國際的專科醫生,後來被顧家找到,做研究的同時,只讓他做顧靖澤的私人醫生,多少年了,除了研究的必要,他沒有給任何人瞧過病。

陳宇晟推開房門的時候,就看到顧靖澤斜躺在床上,懷裡的可人兒好像只小貓一樣的躺在他懷裡,十分乖順。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們正在……」陳宇晟趕緊關上了門。

門裡面,顧靖澤臉上一黑。

「進來。」他對著門口叫了醫生。

陳宇晟一想,不對啊,他們好想穿著衣服呢,於是聽見顧靖澤的叫聲,又忙推開了門。

顧靖澤小心的看著懷裡的人,說,「她不知怎麼在發燒。」

剛剛在警局待了一個晚上,回來就暈倒了,他並不知道她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陳宇晟見顧靖澤一臉嚴肅,忙過去給林澈瞧了瞧。

檢查了一下,陳宇晟才一臉無奈的說,「顧總,太太是感冒了。」

「……」顧靖澤問他,「只是感冒?」

「當然,發燒,肺部雜音,嗓子發炎,明顯的感冒癥狀。」

顧靖澤放鬆了一下,對他道,「出去吧。」

陳宇晟無語,把他急急忙忙叫來,就瞧一個感冒,就讓他滾蛋了?

「先生,這邊家庭醫生多的是,你下次可以直接叫他們來。」

顧靖澤默然無語,目光還落在林澈的身上,一刻也沒有離開,聲音淡淡的道,「嗯,我覺得我似乎這麼多年身體也沒什麼變化,研究也沒什麼成效,倒是最近好了很多,但是跟你似乎也沒什麼關係,以後我有問題也找家庭醫生好了,你不用來了。」

「……」陳宇晟趕緊道,「我開玩笑的,家庭醫生什麼也不懂,太太的病是大事,叫我來是應該的。」

顧靖澤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揮手讓他走了。

陳宇晟趕緊滾了。

顧靖澤聽說只是感冒,卻並沒有放鬆下來,仍舊將林澈抱在懷裡,揉搓著她的手腳。

林澈只覺得身上很冷,好像自己還在警局裡一樣,那麼的委屈,那麼的無助。

她覺得自己被誰拉著,握著她的手,扶著她,無聲的揉搓著她的手。

忽然便想起來,好像是秦卿在自己身邊,她呢喃著,想要開口,聲音卻沙啞的說不出什麼話來,只是模糊的叫了聲,「秦卿……」

顧靖澤先是一愣,隨後貼近了她的唇,仔細的聽著她的聲音。

她又模糊的叫了一聲,確實是秦卿……

顧靖澤的手驟然放開了,站起身來,眼睛睥睨著床上的女人。

「秦……」她又叫了聲,聲音剛落下去,顧靖澤便一把掀開了她的被子。

「林澈,你給我清醒一下,看看我是誰。」用力的拉起了林澈來,他黑眸閃著戾氣。

林澈模模糊糊的睜開眼睛,在看到眼前那張充滿怒意的臉,才漸漸的清醒過來。

竟然是顧靖澤。

「是你?」她有些驚訝,沒想到他竟然會來。

電話不是打不通嗎,他怎麼會知道她發生了什麼事。

顧靖澤眼底泛著冷笑,「怎麼,看到是我,不是你心心念念的秦卿,反而是我,很惱火?」

林澈一愣,注意到他眼中滿滿的不耐和厭煩,當即想起來,那天,他還說她是在誤導青少年,是個戲子。

他還拉著她的兩個肩膀,看起來滿身寒意,臉上也是寫滿了疏離。

她直接推開了他的手。

「放開我,你幹什麼。」

她竟然敢推他?

顧靖澤被推到了一邊,卻回手一把扼住了她的手腕,「怎麼,不是秦卿,是我碰你,馬上就這麼厭惡?可惜了,秦卿已經是別人的未婚夫,你現在還暗戀著人家,但是他卻根本就不知道,林澈,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你……」聽他說的這樣尖銳,林澈氣的心裡塞的滿滿的。

更開始用力的推他的手,「放來我,顧靖澤,你放開,我是個戲子,你這麼碰我,別髒了你的手。」

顧靖澤火冒三丈,看著她掙扎的臉,漆黑目光一閃,雙手抓著她的手臂,直接迎面撲倒了她。

兩個人一起倒在了柔軟的床上,他覆在她的身上,身體直接壓在她柔軟的身體上,陽剛的氣息,直接籠罩在她周身。

林澈氣的叫著,「顧靖澤,你讓開,你簡直是個……潑夫,混蛋,你放開我!」

她想了半天,卻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詞能罵的他狗血淋頭。

雖然虛弱無力,但是她倔強起來,也是無人能敵,明明全身無力,還死命的推著他的胸膛,可惜小手在他的胸口轉著,若有若無的碰觸著他的敏感,彷彿是輕柔的撫摸一樣。

顧靖澤被她弄的心猿意馬,小腹微微的在攢動著。

林澈見他力氣驚人的大,不管她怎麼折騰,他竟然都好似只是被清風撫過一樣,紋絲不動,氣的一狠心,抬起膝蓋來,對著他中間的部分便頂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