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54章 過來給我按摩一下

第54章 過來給我按摩一下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6-07-10 10:15  字數:2635

林澈看著顧靖予,「總統大人的脾氣怎麼樣?好不好?」

顧靖溟竟然是他的親哥哥,林澈想,他應該是知道的。

顧靖予想了想,笑著說,「這個嗎,你想想,能混到總統那個位置的,他心思能有多簡單?他啊,就是個,外表冷漠,內心更冷漠,為了權利不顧一切的那種狼心狗肺的壞蛋!」

「啊?」林澈嚇的整個人一驚,總統大人電視上看著蠻好的啊。

顧靖予看著,哈哈的大笑起來,這個林澈,有的時候就是太逗了,傻的可以。

「好了,騙你的,其實他人也就是正常人嗎,就是人孤僻了點,恩,怪異了點,有點難搞,有點難相處,有點……」

「你們顧家怎麼都是這樣的人……」那不是跟顧靖澤有的一拼?

「咦,什麼叫我們顧家,你看著我很難相處嗎?」

「哦,不是不是……」林澈差點說漏嘴,趕緊乾笑了下說。

林澈又給俞閔閔打了個電話,發現沒人接,再打,直接關機了。

林澈心裡也有些慌,但是,此時也沒別的辦法,想要上去看看,又發現上面果然已經被人封鎖,不讓進,林澈只好回去再作打算,反正俞閔閔本也是成年人了,想必不會走丟了。

回到家裡,林澈趕緊找到了顧靖澤,雖然最近都在刻意的躲著他,但是現在真的有事,也只好求他了。

「顧靖澤,你跟總統先生關係怎麼樣啊?」林澈進來就急忙忙的說。

顧靖澤看著林澈,「我們是親兄弟,你說呢?」

林澈忙說,「我經紀人在吃飯的時候,不小心走丟了,現在我找不到人,我想請你幫我個忙,幫我看看,能不能問問總統先生,我經紀人有沒闖進了裡面,因為上面在戒嚴,我過不去,怕她被當成壞人,叫總統身邊的安保人員抓起來怎麼辦。」

原來是這事。

顧靖澤這幾天也都在忙著工作,但是,此時看到林澈,才恍惚想起來,好幾天沒好好的看著林澈了。

回來的時候,她要不是還沒回來,就是在劇組住下了,第二天一大早就跑出去,現在想來,她可是比自己還忙。

顧靖澤說,「你最近很忙啊?」

林澈愣了愣,看著顧靖澤淡淡的表情,斜著看過來的目光,帶著幾分的疑問,林澈當然不敢說,她有故意躲著他的成分。

林澈摸摸自己的耳朵,「哦,是啊,在忙著殺青,之後可能還要忙著跑宣傳,怎麼了?」

顧靖澤雙手撐在桌子上,抬起半邊身子看著林澈,「你這是在請我幫忙吧?」

林澈點點頭,「是啊。」

「那如果我幫了,你打算怎麼謝我?」

林澈呃了一下,說,「我怎麼知道,你這麼富,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什麼都不缺,我哪裡有東西可以給你呢。」

顧靖澤一笑,招手讓她過去。

林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趕緊小跑著過去。

顧靖澤說,「會按摩嗎?」

「啊?不會。」

顧靖澤皺眉,「什麼都不會,怎麼當人老婆的。」

「當人老婆還要會東西啊……」林澈無語的說。

顧靖澤說,「不然呢,娶老婆幹嘛的。」

「花錢的啊,你賺那麼多錢,我不幫你花花的話,你怎麼花得光嗎。」林澈不要臉的說。

顧靖澤看著她,「就知道歪理邪說,來,幫我按按肩膀,好好的求求我,我再考慮要不要幫你。」

林澈看著顧靖澤那得意的神色,恨恨的說,「真是萬惡的資本家,就知道壓榨我這樣的窮苦人民。」

顧靖澤說,「那是當然,無利不早起,我還得給顧靖溟打電話問,那可是總統呢,你以為一般人有這個機會嗎。」

說的好像多厲害似的,那不是你哥嗎。

林澈氣憤的哼了聲,但是看著顧靖澤歪著頭,一副等著她伺候的模樣,她也只好勉為其難的走到了他的後面。

雙手像模像樣的捏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的肩膀真寬,隔著點衣服,還能抓到他上面的肌肉,結實的捏起來很費力。

不由的想到,他脫下衣服的時候,那滿布肌肉的身體,倒三角的形態,看起來讓人真是噴血。

心裡便那麼一熱,看著他的後腦,有些心猿意馬。

他不知道用的什麼洗髮水,濃密的黑色頭髮,利落乾淨,聞起來十分的好聞。

真真的,優雅的男人,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那麼好看。

後腦勺長的都十分的好看似的。

顧靖澤說,「接著按啊,怎麼不動了?」

林澈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竟然在看著他的後背發獃。

忙繼續按了幾下,她說,「你的肩膀好緊啊,平時是不是工作太忙了啊。」

顧靖澤說,「當然,身為丈夫,畢竟有養家的重任在肩,你說能不緊嗎。」

林澈噗嗤的一下笑了出來。

顧靖澤聽見她的笑聲,也跟著一笑。

她的小手力氣真是小,捏著的時候,雖然能感覺到她已經用盡了力氣,但是,卻還是一點放鬆的感覺都沒有,反倒讓他覺得更緊繃了起來。

只因為那雙小手太柔弱,讓人實在有種不忍壓榨的感覺。

但是,就是如此,他還是沒捨得讓她放開,只是感受著那微風般的輕撫,他笑笑說,「好吧,看在你這麼誠意的份上,電話拿給我。」

看顧靖澤終於鬆口了,林澈趕緊狗腿的給他拿來了電話。

顧靖澤很快打了過去,電話卻沒有接通。

顧靖澤說,「看來人在忙。」

林澈小臉一下垮了下去。

見她確實著急,顧靖澤也不忍心再逗她,「我給他的秘書長打一下電話。」

「啊,真的?顧靖澤你太好了。」林澈的小臉馬上又笑開了花。

顧靖澤看著她笑笑,拿起手機來,再次打了過去。

這次接通了。

「總統先生為什麼沒接電話,在忙?」

電話里,那邊的人低沉的道,「回二少,總統先生已經睡下了。」

「睡下了?」

「正是。」

「哦,好吧,那你幫我問問,你們有沒有抓到一個醉酒的女人?」

「回二少,並沒有過。」

「好的,代我向總統先生問好。」

「是,二少,明早我一定回報,二少還有什麼吩咐嗎?」

「沒有了。」

他放下了電話,對一臉期待的林澈說,「他們沒有抓到過什麼人,你放心好了,你的經紀人應該只是自己回去了。」

林澈這才鬆了口氣,「嚇死我了,我以為得罪了總統的話,我豈不是要完。」

顧靖澤一笑,「你還有這麼膽小的時候?連我你都敢得罪,還怕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