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43章 衣服弄到了一起

第43章 衣服弄到了一起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6-07-10 10:15  字數:2513

這時,林澈正看到有記者在攢動。

「有記者來,不行,我要趕緊走,剛就是遇到了記者,被圍堵了好一會兒。」她還沒什麼應付記者的經驗,所以一時根本不知道要說什麼好,生怕自己說錯了話,會被記者捕風捉影,影響了工作。

顧靖澤看了一眼,說,「裡面有地方躲,走吧。」

說著,顧靖澤給人一個眼神,讓自己的人過去看看。

兩個人在保鏢暗中的維護下,往更裡面的地方走去。

林澈看到記者沒跟上來,鬆了口氣說,「還好甩掉了,不然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辦好了。」

顧靖澤無語的看了看她,心裡想,要不是酒店是顧氏旗下的,到處都有他的人,她以為她能跑得掉,記者不是沒跟來,是被攔下了。

很快到了酒店的一個房間休息。

顧靖澤說,「我叫人拿了點東西來,你先吃點。」

「太好了,顧靖澤,你真好。」她抬起頭來,對著顧靖澤,濕潤的大眼睛裡,寫滿了誇張的感動。

顧靖澤明知道她是演出來的,卻仍舊感到心裡一陣的滿足感。

「知道我好就對我好一點。」他說著,將盤子推到她面前。

她坐著輪椅不太方便,看到東西被體貼的送到了自己面前,更開心的看了他一眼。

這個男人有時候也不是那麼討人厭嗎。

林澈吃了幾塊東西,顧靖澤的電話響了,他過去接電話。

電話里,保鏢說,「先生,剛剛林有才先生想要來拜訪您,被我們攔下了。」

顧靖澤面無表情,淡淡的側頭看了一眼林澈,「恩。」

放下了電話,卻看到,林澈在那動來動去的,似乎是在扯著自己的衣服,顧靖澤問,「怎麼了?」

林澈低頭想要抓後面的帶子,卻抓不到,拽著帶子,無可奈何,只能苦悶的說,「好像衣服後面打結了。」

顧靖澤無語的搖搖頭,走過去,「好了看你笨手笨腳的,什麼都不會,我來給你弄」

林澈只好說,「那好吧,就你聰明好了吧。」

他說,「看看你那個笨樣子。」

他來到她的身後,看到原來是衣服後面帶子跟輪椅上的帶子扯到了一起,確實她也很難自己解開。

他拽起了弔帶來說,「誰叫你穿這麼難穿的衣服。」

林澈感到他的手在後背胡亂的動著,時不時的碰觸,讓人覺得有些難以自持。

故意裝作沒感覺到,她哼了聲說,「參加訂婚禮嗎,總要穿的像樣子點,何況我現在不是你的妻子了嗎,總不能丟了你的臉嗎,你看,今天這衣服還是我公司給我借來的呢,說是名牌呢。」

顧靖澤面上一黑,「你沒有衣服穿,我可以讓人給你買,讓公司給你借什麼?」

「那多麻煩嗎。」

「是麻煩,還是不想告訴我,你今天來參加心上人的訂婚禮來了?」顧靖澤說著,手上不由的一緊,想起來她帶著一種置之死地而後生般的心理,來參加心上人的的訂婚禮,心裡更覺得不舒服起來。

林澈被勒的背上一疼,氣的回頭對顧靖澤說,「喂,你不想幫我就不要弄了好嗎,弄疼我了。」

「對不起,我一時沒注意。」他也覺得自己這種心思來的莫名其妙,低頭更仔細的弄了起來。

林澈卻有些猶疑起來,「喂,你低頭幹嘛呢,不會是發病了吧」

她記得他說過,如果離女人太近,過敏症犯了的話,他癥狀很多,可能會吐,可能會長疹子。

顧靖澤說,「怎麼會。」

「我不是怕你碰了我會發病嗎,。」

「我什麼在你面前這麼難堪過。」顧靖澤沒好氣的說,「說起來,你的糗事我倒是看了不少。」

林澈回頭瞪了顧靖澤一眼,「我樂意!」

她給他下過葯,出過丑,還醉酒胡鬧。

真是什麼醜事都被他看到過。

林澈想,莫惠苓肯定不會這樣吧。

難怪他愛莫惠苓,不喜歡她呢,女人在男人面前還是要保持點距離,有點形象的啊,不然男人怎麼會喜歡。

尤其是顧靖澤,這樣高高在上的人物,肯定見過的都是大把的淑女

顧靖澤認真的看起了她的拉鏈,糾結的很厲害,一時很難弄開。

正認真的弄著,卻一下子注意到,自己低著頭,正對上她白嫩的一片後頸,下面,衣服晃動,前面的一片春光,若隱若現。

他依稀的記得她說過,自己的胸是水蜜桃形狀的。

這麼一看……還真是。

雖然被淡藍色的胸衣蓋住了大半,但是還是能看到上面的半個球星,嫩滑的晃動著。

從這個角度,正能看到後背大片肌膚,細膩瓷滑的肌膚上,幾乎看不到毛孔,只有上面一層細細的絨毛,看起來好像是嬰兒的肌膚一樣。

不期然的,他的喉嚨一個熱,動了動,移開了目光,卻還是覺得煩躁不堪。

但是,似是越是著急,手裡的動作越是凌亂。

怎麼解都解不開,讓他不禁氣惱。

直接一用力,他罵了聲,「**,怎麼還不開。」

這一用力,衣服一下子撕拉的一下。

壞了

林澈一下子也沒想到,拉住了衣服,無語的抬起頭來看著顧靖澤,氣惱的大叫,感覺身上的嫩肉在冷氣下,越發的不自在起來,「怎麼弄的,顧靖澤,有你這麼幫忙的嗎?」

顧靖澤也是有些惱了,此時耳朵有些發紅,看著那裡,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

大片的衣服掉下去,她的身體半遮半掩,卻更誘人,整個人好像透著光一樣,細膩的絨毛都跟著泛著嬰兒氣息,讓人怎麼能把持的住。

他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好像被什麼撥弄著一樣。

她回過頭來,惡狠狠的瞪了顧靖澤一眼,「衣服都壞掉了,你曉得衣服多少錢嗎」

顧靖澤氣憤的說,「我賠給你好了吧。」

「哼,你賠我!」

顧靖澤瞪了她一眼,拿起電話來。

「給我找一身女士的禮服上來,要太太的尺寸」說著,正看到林澈正一臉埋怨的看著他,瞪著大眼睛,目光一片哀怨,捂著自己的衣服,胸前本來就不小的一塊,被這麼雙手一收攏,顯得更大了起來。

顧靖澤眼神迷離了些許,看著她,皺眉轉過了頭去。

這個笨蛋。

林澈沒辦法,乾脆滑動輪椅,進了浴室。

找了個浴袍,暫且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