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29章 我不喜歡你身上有疤痕

第29章 我不喜歡你身上有疤痕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6-07-10 10:15  字數:2425

莫惠苓氣結,直接啪的掛了電話。

顧靖澤聽著電話的嘟嘟聲,凝神頓了一會兒,看見醫生來了,才跟著走進了林澈的病房裡。

醫生給林澈檢查過,腿上的傷恢復良好,很快就可以下地了。

顧靖澤在旁邊看著,出去接了個電話的時間,林澈已經將飯吃的一乾二淨。

此時還在那裡跟醫生討論起了這裡的房間真好看的問題。

真是沒心沒肺。

顧靖澤看著上面的傷疤,對醫生說,「她腿上的傷疤能去掉嗎?」

醫生忙恭敬的對顧靖澤小心翼翼的說,「這個要看個人體質了,看太太平時身上也沒有一點傷疤,應該不是傷痕體質,或許會恢復的不錯的,但是……這麼深的一個疤痕,估計肯定會留點痕迹的。」

上面縫針的時候,特意用的是無疤痕的縫針方式,但是,此時傷口看著還是猙獰的。

顧靖澤不喜歡她身上留下疤痕,看著她的傷口,深深的擰了擰眉頭,「我希望我太太身上沒有一點疤痕,找你們最好的醫生去想辦法。」

醫生聽了,臉色一暗,趕緊連連點頭。

看著醫生出去了,林澈才抬起頭來對顧靖澤道,「看著多少也會留下點疤的,不過沒關係,如果拍戲的話,用粉遮一下就行了。」

顧靖澤卻深深的看著她,「不,如果這裡不行,我會找世界上最好的醫生給你治療,一定不會讓你留下一點疤痕。」

林澈看著他深重的表情,心裡微微的覺得發暖,笑著看著他說,「怎麼,你看到我身上有疤痕會嫌棄我啊?真是的,糟糠之妻不下堂,聽見了沒,我再難看,你也不能嫌棄我。」

顧靖澤一陣的無語,看著林澈說,「放心,我不會嫌棄你的,我只是不想看到你身上有疤痕。」

他不想看到她受到傷害,尤其還是因為自己。

看著穿著條紋病號服的林澈,想到她白嫩的,沒有一點瑕疵的肌膚,竟然因為自己,留下那麼大的傷口,便更覺得心裡不舒服起來。

林澈微微一動,看著他說,「還是你看到會覺得愧疚啊?」

顧靖澤瞪了她一眼,「你亂想什麼呢。」

不過,確實是有些愧疚的。

林澈說,「真覺得愧疚,以後就對我好一點,別動不動把我扔外面去就行了。」

顧靖澤一愣,想起那天把她扔到門口。

那還不是因為她嘴巴太爛,就會惹他生氣。

他生到這麼大,還從來沒有一個女人,如她一樣,這樣膽大包天,那麼跟他說話。

但是,此時深深的看著林澈,他仍舊是靜靜的說了一個字,「好。」

林澈驚訝的抬起頭來,看著顧靖澤,一時心神恍惚,他剛說什麼?

顧靖澤移開目光,低頭將醫生拿來的葯給她放好,開始給她倒水吃藥。

第一天,林澈的傷口還微微的疼痛,但是,因為醫院用的已經是最好的葯,所以,感到也沒那麼難受。

晚上,林澈到了時間,便有些昏沉起來,準備睡覺,看著顧靖澤,眯著眼睛問他,「你晚上怎麼辦?」

顧靖澤說,「你不用管我,我在這裡坐著就行。」

林澈說,「不然你回去睡覺吧。」

「不用,我在這裡看著你。」顧靖澤放她一個人在這裡,總覺得她會太孤獨。

畢竟不像是別的人,有一群家人圍繞,她就只有他這個丈夫而已。

林澈說,「真的不用啦……不然你去外面找個地方睡覺啊。」

顧靖澤說,「不,晚上這裡儀器很多,你也需要人看著,我在這裡就好。」

「啊……那……」林澈心裡有些感動,看了看顧靖澤,又看了看自己的床,高級病房的床,都比普通的大上很多。

她想了一下,乾脆拍了拍自己的床,「不然你就上來睡嗎,床也夠大。」

顧靖澤目光微不可查的閃了閃,看了看她拍著的位置。

心裡卻有些竊喜的感覺一閃而過。

他倒是一點也不排斥的感覺。

林澈見他沒拒絕但是也沒答應,又說,「怎麼,你怕我撲到你啊,那乾脆,把枕頭放在中間好了,床這麼大,完全可以放的開的。」

顧靖澤微微皺眉,「好了好了,那就這樣決定了,早點休息吧。」

看到他真的同意了,林澈忙往旁邊閃了閃,給他騰出來地方。

顧靖澤簡單收拾了一下,才上了床。

兩個人各睡在一邊,中間放著個枕頭。

然而,林澈高估了自己的能力,雖然這麼躺著,但是總覺得能隱隱的感受到旁邊男人的氣息,雖然旁邊的人似是早已經睡著了,一動不動。

好在有藥物的作用,沒一會兒,她終於昏昏的睡著了。

顧靖澤感覺到身邊的人不再翻身,呼吸也慢慢的潛了下來,知道她只怕是已經睡著了,

嘆息了聲,他翻了個身,也準備睡覺。

然而,剛要睡著,一隻腳忽然橫在了身上。

顧靖澤眼眸一深。

這個林澈,她腿是不痛了是嗎?

受傷也不影響她睡姿不良啊。

以免碰到她傷口,他抓著她纖細的大腿,小心的推了過去。

然而下一刻,一隻軟軟的手臂又搭了上來。

顧靖澤想,他就知道,除非中間放刀子,不然,放什麼都擋不住這個愛亂動的女人。

他小心的抓了她的胳膊,轉過頭,輕輕的放回去。

卻正對上了她熟睡中安靜的臉。

紅唇嬌艷欲滴,這個生命力頑強的女人,如今看來已經跟昨天那個快要死了的女人截然不同,迅速的恢復了生機。

這時,她向前一拱。

顧靖澤一頓,感到她的唇已經擦到了自己的面前。

只要他稍微一動,就能碰到她柔軟的紅唇。

濕潤的觸感,讓他渾身一陣輕顫,一陣電流傳過了身體,他盯著她的嘴巴,忽然感到口乾舌燥。

她卻再次亂動起來,小唇直接磨蹭起他的唇瓣,一陣燥熱,讓顧靖澤徹底皺起了眉來。

「林澈,你是在玩火**嗎!」帶著危險性的警告自薄唇中吐出,「再敢亂動一下試試!」

然而,顯然林澈根本沒聽到他暗啞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