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28章 愛你無言以對

第28章 愛你無言以對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6-07-10 10:15  字數:2483

林澈腦袋一下子充血了一樣,一片混沌。

當他微涼的唇划過唇瓣,留下一片讓人留戀的濕潤時,才恢復了知覺。

他,吻了她……

並且,還還吻著。

霸道的撬開了她的貝齒,他幾乎掠奪走了她所有的呼吸,不給她一點思索的空間。

舌頭在碰撞著,他捲住了她的舌尖,用力的一吸,她的血液都開始倒流了一樣,酥麻的感覺當即傳遍全身。

林澈睜大了眼睛,看著他貼近來的完美臉頰,一陣馨香將她包圍,帶著炙熱的曖昧,讓她一下子似是忘了疼痛。

手指一攥,他強壯的手,還在手心裡,炙熱的溫度,絲絲的傳遞到她的手中。

一直到醫生給她縫合好了傷口,她都沒再感覺到一絲的疼痛。

直到顧靖澤緩緩放開了她的唇。

她的味一如記憶里那麼的甘甜。

鬆開了,齒間卻還殘留著那麼幾分的意猶未盡。

只是,等到醫生站起來說,都好了,許是剛剛腎上腺素飆升,讓失血過多的林澈還一直那麼精神,此時卻如同崩掉的弦,那麼一松,整個人直接躺在那裡,昏迷了。

林澈醒來的時候,發現旁邊是一片藍色,房間里各種儀器正在跳動。

她一愣,忙要起來,下面傷口扯的一痛的同時,感到手仍舊被人握著。

這才看到,顧靖澤趴在床邊,睡著了。

她那麼一動,他直接睜開了眼睛,「怎麼了?」

他有些緊張的看著她,「哪裡不對勁嗎?」

他看起來略顯疲憊,林澈不由的想,他難道是在這裡陪了她一個晚上?

林澈忙說,「沒有,沒事,就是扯了下傷口。」

顧靖澤聽了,忙站起來,掀開被子看了看她的傷口。

還緊緊的包紮著,看來應該沒什麼問題。

他吐出一口氣,對她皺眉道,「小心一點,不要隨便亂動。」

昨天一個晚上,她都在不時的呢喃,呻吟聲扯的人心裡不舒服。

他只能這樣握著她的手,一直守了一個晚上,快早上了,才撐不住,趴在這裡睡著了。

秦浩看不過,想讓他去隔壁病房,但是,他只要一動,林澈就會哼幾聲。

他直接抬起手來,讓秦浩出去,自己在這裡看了她一個晚上。

好在醫生說,只是大動脈斷裂,搶救及時,已經止血修復好了。

只是,那裡的大動脈出血量太大,就算當時馬上止血了,但是,也還是失血過多,她這才很虛弱。

醫生還說,那裡的大動脈出血極其危險,如果不及時的話,她很有可能很快喪命。

林澈覺得自己精神好像好了很多,看著這個豪華的特級病房,要不是機器太多,看起來都不像是病房的樣子了,她知道自己應該是已經沒事了,鬆了口氣的同時,才忽然想起來,「哎呀,我的地契,我的房契呢?」

顧靖澤無語的看著她,「不知道。」

林澈驚了,「不是吧!」

當時一著急,就不知道扔哪裡去了,難道也沒人幫她收起來了嗎。

林澈說,「怎麼搞的,那麼重要的東西。」

顧靖澤深深的看著她,「行了,真那麼重要,當時你為什麼沒抱著你的房契地契躲一邊去,還扔了他們,撲到了我身上。」

對她略有些愧疚,沒想到她竟然會做出這樣的反應。

林澈眨了眨眼睛,「我忘了是怎麼回事,可能當時一時衝動吧。」

顧靖澤看著她,「下次不要這麼做了,太危險。」

林澈說,「當然,有了這次的教訓,下次我就知道了,這不是第一次沒經驗,不知道該往哪裡躲嗎。」

顧靖澤搖了搖頭。

林澈說,「對了,我的房契和地契可以重新辦的吧?」

「當然,是你的名字,就是你的。」

「太好了。」林澈鬆了口氣的樣子。

顧靖澤說,「好了,財迷,既然這件事解決了,你也該吃點東西了。」

醫生說她醒來就可以吃東西,所以,他已經提前叫家裡人做了東西給她。

叫人拿來了,她還想動,顧靖澤按住了她,「我來喂你,你不要動。」

林澈驚訝的看著他。

顧靖澤已經將小桌子放了下來,拿起勺子來,小心的弄了一勺粥出來,放在唇邊吹了吹,才遞到了林澈的面前。

林澈看著他這一系列動作,真真的好看極了,一氣呵成的,不由的一笑。

張開嘴一口吃下去了,不由的卻咬住了勺子

顧靖澤擰眉,看著她的唇,比昨天都了些血色,又帶著點白粥潤出來的濕潤,他喉嚨一動,眉色也更深重了幾分。

「嗚……對不起。」她沒察覺到顧靖澤的不同,咽下了嘴裡的粥,模糊的說。

顧靖澤說,「吃東西能小心點嗎。」

雖然是不耐的語氣,但是,他還是伸出手指,擦掉了她嘴邊淌下來的粥。

手指碰到她柔嫩的嘴唇,一點酥酥麻麻的感覺,似是從手指尖蔓延了起來。

這時,放在一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顧靖澤放下了碗,看向手機。

是莫惠苓打來的電話。

顧靖澤看了林澈一眼,拿起電話,走出去接。

林澈愣了愣,看著門關上,心裡想,不用想也知道打來電話的是誰了。

顧靖澤接起電話來,就聽到莫惠苓擔心的聲音。

「靖澤,你昨天晚上怎麼沒來,電話還一直沒人接。」

晚上電話是響過一次,但是當時林澈還在昏迷中,顧靖澤擔心吵到她休息,當即讓秦浩把電話拿了出去。

聽見莫惠苓憤慨的聲音,顧靖澤說,「晚上出了點事,所以才沒去。」

「我不管你出了什麼事,顧靖澤,別的日子可以,但是,昨天是我生日,你怎麼能讓我一個人在那裡等你那麼久。」莫惠苓更開始哭了起來。

顧靖澤知道莫惠苓很愛哭,此時聽著她的哭泣,卻不由的想到,其實林澈不是很愛哭,昨天疼的她牙齒打顫,一直以為自己要死了,但是,卻也沒有掉過一滴眼淚。

顧靖澤說,「昨天事情真的有些急,所以才沒有過去,對不起,惠苓,具體的,下次見面了再說。」

「那你晚上來見我嗎?」惠苓聲音弱了下來。

顧靖澤微微思索了下,「今天恐怕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