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26章 某人的睡姿真是難看

第26章 某人的睡姿真是難看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6-07-10 10:15  字數:2471

「顧靖澤,你那麼想要莫惠苓就跟她私奔去啊,沒事把氣撒我身上,算什麼男人!你沒種跟家裡對著干,也沒種跟莫惠苓坦白說你是為了她才跟我結婚的,你……你就是個沒種的男人。」林澈氣憤的罵著,隨後就聽見門咔噠一下,徹底鎖了起來……

而顧靖澤,一直也沒什麼聲音。

林澈躺在那裡等了半天,顧靖澤也沒一點反應,林澈抱著自己的手臂躺著,不由的想,是不是自己剛剛說的太過分了點。

其實也是,他生氣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她的一個錯誤,改變了他原本的人生,他一定是生氣的。

如果不是她的話,可能家裡不會這麼逼迫他,也不會拿莫惠苓來威脅他馬上結婚,是因為有了林澈這件事,讓他的家裡看到了希望,才變得這麼迫切。

但是,林澈也很倒霉啊,她好好的想弄個緋聞而已,反倒把自己的第一次給莫名其妙的貢獻了。

想想還覺得鬱悶。

這麼胡思亂想著,林澈累了一天,終於還是睡著了。

顧靖澤自己在房間里,聽著外面漸漸的沒了動靜,他卻枕著自己的雙臂,難以入睡。

一直到準備去洗手間,才打開了卧室的門。

林澈在門口縮成了一團,看起來人很不舒服。

顧靖澤走過去,靜靜的看著她,一會兒,才低下頭,伸手將她抱了起來。

林澈果然很輕,抱在懷裡,一直好像是沒有重量的一樣,睡著了的臉團成了一團,帶著點圓潤,不像是站起來時,是尖下巴,此時看著她,更像是一個嬰兒一樣,帶著甘甜的睡意,不時的伸出小舌尖,舔一下櫻桃紅的唇。

將人抱在了床上,無語的看了看她,才搖了搖頭進了洗手間。

出來的時候,她還是睡的很熟。

他掀開被子也鑽了進去,想著不過是一個晚上,兩個人將就著睡一下算了。

誰知,晚上林澈的睡相卻算不上很好。

顧靖澤剛好不容易有了睡意,一隻手就直接打在了他的身上。

低頭咬牙看著她纖細的手,推到了一邊,翻了個身懶得理她。

沒一會兒,他剛醞釀起了一點睡意,又感到一隻腳直接搭在了他的腿上。

就那麼一會兒睡著,一會兒醒來,不知過了多久,似乎也是適應了她的襲擊,慢慢的,困的睡著了。

一早醒來。

林澈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在床上。

她卻想不起來,自己是怎麼上來的了。

難道晚上顧靖澤忽然良心發現,把她弄上來的?

只是,房間里此時哪裡還有顧靖澤的影子了。

林澈忙跑了出去,看到餐廳里,一家人已經坐好吃飯。

顧靖澤木然的吃著自己的早餐,看也不看林澈一眼。

慕晚晴笑著叫著林澈,「快來坐下。」

林澈也只好暗暗瞪了顧靖澤一眼,這個傢伙,難道不是故意的讓她出醜嗎,早上醒來也不知道叫她,害得她成了最後一個到餐廳的人。

林澈坐下了,不好意思的說,「對不起,我起來晚了。」

慕晚晴笑眯眯的說,「沒關係,晚上一定累壞了,靖澤也是心疼你,沒叫你起床。「

心疼她才怪呢。

她看向了顧靖澤,他只是動作優雅的拿著勺子,吃飯的樣子好像只高貴的波斯貓,每一個動作都那麼細緻,好看。

只是看也不看她一眼。

慕晚晴說的曖昧,讓林澈更加心虛起來。

晚上是很累,因為跟顧靖澤幾乎吵了半個晚上,最後還沒爭過他。

真是身心疲憊啊。

林澈想起來,還忍不住瞪了顧靖澤一眼。

顧靖澤這次捕捉到了她的目光,回頭也白了她一眼。

這樣子被慕晚晴看到了,人也當即笑了起來。

看來兩個人互動還是很多的。

當初讓兩個人結婚,還擔心顧靖澤性子太冷,兩個人可能會感情不好,現在看來,他們還是相處的不錯的。

顧靖澤這個孩子,跟他兩個兄弟不同,人不愛說話,也不愛理人,性子倨傲,不可一世,平時讓他跟哪個女孩子相處,都不見他有任何反應,現在能跟林澈這樣互動,真是讓人很意外。

慕晚晴說,「林澈你也太瘦了,多吃點。」

說著,忙給林澈夾著東西吃。

林澈忙說,「不用不用,媽你自己吃行了。」

「不行,你也太瘦了點。」慕晚晴說,「到了我們家,一定要往胖了養。」

林澈說,「瘦點不好看嗎。」

慕晚晴說,「胖點也好看,怎麼,誰嫌棄你,靖澤敢嫌棄你胖嗎?」

顧靖澤看了看林澈。

她確實是瘦了點,胳膊放在桌子上,白皙的一截,看著好像一掰就會斷了一樣。

「我嫌棄什麼。」他說。

慕晚晴道,「看吧,我就說靖澤不會嫌棄的。」

林澈看著顧靖澤,他當然不嫌棄,反正他們是假結婚,只要他的惠苓不長胖就行了。

林澈於是撇撇嘴說,「媽,別聽他的,男人都是,嘴上說你胖不胖我都喜歡,但是,心裡還是喜歡瘦的。」

慕晚晴聽了一愣,隨後才哈哈的大笑起來。

餐桌上一陣一陣的笑聲,慕晚晴看著林澈,真是越來越喜歡她了,說話又有趣,人也很清爽,一點也不做作。

吃過了飯,慕晚晴還讓人給他們帶走了一大堆,才依依不捨的送他們出去。

林澈便跟顧靖澤一起往顧家走去,在車上,林澈拉著顧靖澤道,「沒想到你媽媽人很好啊,之前你說的好像多難似的,嚇死我了。」

顧靖澤看她一臉高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他也很意外,似乎她回家裡一切都很順利,看的出來,不管是祖父還是母親,都很喜歡她。

但是嘴上還是忍不住說,「只要不是莫惠苓,我母親都喜歡。」

林澈果然回頭就瞪了他一眼,撇嘴想,真是個混蛋。

林澈想起來自己還有好多紅包沒拆,乾脆拿起紅包拆了起來。

打開一看,厚厚的紅包里包著的不是錢,而是地契。

她吃驚的翻開一看,才驚呆了,原來家裡給的紅包,是b市後山的一塊地,爺爺給的紅包,也不是錢,而是市區的一套房子。

林澈哇的叫了一聲,「天吶,這是紅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