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25章 擦了我的口水就是我的了

第25章 擦了我的口水就是我的了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6-07-10 10:15  字數:2543

說著,慕晚晴又在後面道,「帶少奶奶先去裡面換下衣服,靖澤也真是不細心,這衣服太瘦了,在家裡穿著多不舒服。」

傭人忙恭敬的請林澈去換衣服。

顧靖澤看著她離開,聽顧先德在裡面說,「這個姑娘不錯。」

顧靖澤道,「是覺得不是惠苓,所以很不錯嗎?」

顧先德看著顧靖澤,「她看著就乾淨,透徹,是個好姑娘,跟你那個惠苓,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慕晚晴也笑道,「是啊,這丫頭,我一看著就喜歡,你祖父也從不會夸人的,他說好,一定很好。」

慕晚晴說的確實沒錯,顧先德對人很苛刻,輕易的不會說什麼誇獎的話。

這個林澈,能讓顧先德開口誇獎,也確實很難得。

顧靖澤沒想到,林澈一路很順利的就讓家人都覺得很喜歡,慕晚晴直接開口道,「來都來了,晚上就住下吧。」

林澈還嚇了一跳,忙看向了顧靖澤,卻沒想到,顧靖澤二話不說,直接道,「好。」

林澈當時心裡只覺得有一萬頭草擬嗎呼嘯而過。

直到顧靖澤帶著林澈進了他的房間,林澈看著兩扇門關上了,才抬起頭來對顧靖澤叫道,「為什麼要住下來。」

顧靖澤說,「住進來有什麼不妥嗎?」

林澈說,「當然了,住在這裡,多不習慣。」

顧靖澤看著她,「不然呢,跟他們說,我們要回去住,不是有點欲蓋彌彰的意思?」

林澈說,「我們可以……我們可以說,我們新婚燕爾,動靜太大,擔心吵到他們嗎。」

「……」顧靖澤道,「房間是高度隔音的,沒這個問題。」

「……」林澈徹底無語,看著他心裡想,她就是那麼個意思,反正,隨便找個理由就好,誰知道他竟然回答的這麼一本正經。

林澈只能看了他一眼,回頭掃了一下這個房間,比不上顧家的大,一間套房,裡面是卧室,外面是簡單的書房,一張床,一個大班椅,沒有沙發……

林澈更鬱悶的扶著額頭,想知道晚上應該怎麼睡。

顧靖澤卻已經脫下了外套,看了看床,對她說,「晚上我睡地上你睡床好了。」

林澈聽了,心裡一愣,沒想到他主動提出要睡地上,讓她心裡有一絲的感動,但是,也有些不好意思,「我來睡地上好了,反正鋪多一點被子不就行了。」

她說著,走到柜子邊,打開柜子,卻發現裡面成排的掛著他的各種衣服,一看便決定很漂亮,價值不菲的樣子,但是,卻沒有一個被子。

天哪,他們家難道不是故意的嗎。

林澈無語的說,「可能睡不了地上了,只給留了一床,不然,讓人送進來一套……」

「你是想明白的告訴他們,我們在分床睡嗎?」顧靖澤說。

林澈說,「那現在怎麼辦……」

顧靖澤望著她這麼急於想撇開關係,不由的有些煩躁。

脫了外套直接扔在了床上說,「我不管你怎麼弄,反正我要睡了。」

林澈一看,這個人剛不是還說要去住地上嗎,現在怎麼知道沒被子,馬上要來搶床了。

「不行,我也要睡床上,你自己非要住這裡,你來想辦法解決。」她就不信,他沒辦法解決這些事。

說著,她直接跳到了床上,鑽進了被子來,來回的滾了一圈,然後一臉挑釁的對著他揚起下巴來,「現在床上到處都布滿了我的味道,我身上的細菌,我的一切,哼,你還要來睡嗎?」

說著,她還不甘示弱的,直接在手上舔了舔,將口水一起擦在了被子上。

顧靖澤臉色一暗,「林澈,你這是幹什麼!」

林澈抬起頭來,「怎麼了,你沒見過小狗怎麼宣誓自己的領地的嗎,尿個尿就證明這是它的了,我現在也是這樣,現在這張床是我的了。」

顧靖澤指著被子,「我是說你剛剛在幹嘛!」

「擦口水啊,怎麼,你想要一點嗎~」

「你……」

顧靖澤想到她在上面擦口水,就渾身不舒服,用力的看了她一眼,轉身拉開門就向外走去。

林澈當即在裡面大笑起來,「這就服輸了嗎,顧靖澤,你不行嗎。」

她得意的在床上滾來滾去,然而,這時,忽然看到,門再次拉開,顧靖澤直接走了進來,目光氣勢洶洶的打在她的身上,讓她一時有些心虛的向後退了退。

「喂,顧靖澤,你幹嘛,我剛剛只是在開玩笑的……」她趕緊說。

卻見顧靖澤直接跳上了床來,拉起了林澈,輕而易舉的,就將人扛在了肩上。

顧靖澤身體非常強壯,看著就高高大大的,真動起手來,也是乾淨利落。

林澈在上面胡亂掙扎著,「顧靖澤,你幹嘛,你放開我。」

小拳頭打在他的身上,但是卻一點用也沒有。

門打開,林澈當即被人從卧室直接扔到了外面的小書房。

看著門從眼前關上,林澈氣憤的拍著門,「顧靖澤,你是不是男人,跟一個女人搶床。」

「抱歉,我看不出你哪裡有女人的樣子。」顧靖澤不客氣的說。

林澈更氣的肺都要著火了似的,「是,我沒有女人的樣子,你的惠苓才最有女人的樣子。」

顧靖澤直接說,「這點倒是沒錯。」

林澈聽的心裡一堵,「那你倒是去找她啊,沒本事找她,就來欺負我。」

顧靖澤聽到她這樣說,心裡也很氣悶,直接說,「你以為可以的話,我現在還會在這裡?」

「你……你……」

林澈在外面看了一下四周,確實只有一個大班椅,根本沒法睡人,上好的地毯,倒是十分的舒適,坐下試了試,也很柔軟,但是,她也不能就睡在這裡啊。

「顧靖澤,你真忍心讓我睡這裡嗎,這裡好冷啊。」

裡面,顧靖澤聽著林澈忽然軟下來的聲音,心裡也是跟著一軟。

然而,看著被她弄的一團亂的床,氣還是不打一處來,走過去掀起來被子,上面確實還帶著她的味道,有些清香的感覺,讓人心裡微微一動。

「哪有老公這麼對自己的老婆的,顧靖澤,你真這麼狠心嗎?」

顧靖澤掀開被子,想到她還往上面蹭口水。

不由的更覺得渾身不舒服起來,氣的便對著外面道,「你人高馬大的,在外面睡一晚上又不會怎樣。」

「你……」林澈真徹底絕望了,躺在了那裡,無語的想,顧靖澤,你給我等著。

心裡有莫惠苓,就對別的女人這麼絕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