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20章 你到底搬不搬出去

第20章 你到底搬不搬出去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6-07-10 10:15  字數:2434

林澈恨不得找個地洞讓自己鑽進去算了,看著他,不好意思的搓著手說,「昨天晚上……」

「確切的說應該是今天早上,因為你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他捏著白瓷是咖啡杯,放在唇邊,輕輕的一抿。

「……」好吧,林澈低聲說,「對不起對不起,我喝醉了,我……我都忘了我做過了什麼事了嗎。」林澈準備自己裝傻。

顧靖澤抬起深眸,望著她,「你沒有做過什麼事。」

「是嗎。」林澈忙說。

顧靖澤眼瞳微閃,「還是你希望你做過什麼事?」

「沒有沒有,沒做過最好了。」林澈心虛的低下頭去。

顧靖澤眯著眼睛盯著她,「看來你什麼都忘了?」

林澈趕緊說,「是啊是啊,都不記得了。」

顧靖澤微微接近了一些,漆黑的目光盯著她的臉,「你晚上親了我。」

林澈大驚,連忙說,「怎麼可能,根本就沒有,我明明記得,還沒親到呢我就吐了。」

說完後,才想起了什麼,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顧靖澤抬起眉毛來,「看來不是真的都忘了啊。」

林澈大囧,恨不得抽自己幾下子。

臉上通紅,她低著頭道,「對不起,我知道,我已經結了婚的人了,竟然還這樣……是我的不對,我昨天晚上喝醉了,所以有些不清醒,下一次不會了。」

「還有以後?」顧靖澤眉頭一挑。

「沒有了,沒有了,沒有下一次了,至少結婚期間不會了。」林澈趕緊說。

顧靖澤瞪了她一眼,悠然的起身,再也不看她,直接向外走去。

林澈坐在那裡,雙手交握著,滿臉的悔不當初。

她竟然叫顧靖澤老公,好抱著他要親親。

她真是想死了啊。

也不怪他這麼生氣,她跟他說好的要互不干擾,但是晚上竟然一喝醉,就做出那麼瘋狂的事,她跟他只是契約結婚,竟然還敢叫他老公。

他高高在上的習慣了,聽人家叫老公,內心一定是崩潰的吧。

何況,他想聽人家叫老公,也只想聽莫惠苓叫,怎麼會想聽她叫。

林澈拍著自己的腦袋,懊惱的不行。

傭人看到了,忙走過來,「太太,您怎麼了?」

林澈鬱悶的說,「沒事,我只是有點頭疼。」

傭人小聲道,「太太,先生晚上估計沒睡好,所以心情不太好,才會臉色很差,太太不要擔心。」

林澈抬起頭來,「他晚上沒睡好嗎?不會是被我折騰的吧?」

傭人道,「不是的,先生晚上沖了半個晚上的涼水澡,所以才沒睡好。」

什麼?

林澈無語的說,「你們先生的怪癖也真多,好好的沖什麼涼水澡。」

傭人也不知道,只能猜測著說,「剛剛我還看到陳醫生過來了,可能先生最近更換了新的治療方案吧。」

林澈搖搖頭,心想,顧靖澤的這個病還真是麻煩。

而此時,顧靖澤的書房內。

顧靖澤看著自己的醫生,「我覺得最近身體有了新的變化。」

陳宇晟幫顧靖澤治療不是一天兩天的了,從他開始發病到現在,已經十幾個年頭,所以此時聽他這樣說,只是淡淡的問,「什麼變化?」

「只是,最近在碰林澈的時候,我並沒有太難受的感覺,也沒有出疹子,我在想,是不是因為我跟她有過親密關係,所以對她才沒這麼排斥。」

陳宇晟攤手道,「我覺得也是有可能的。」

顧靖澤擰眉,「我要的是確切的答案,不是有可能。」

陳宇晟只能無奈的說,「先生,你的病本來也是古怪的很,全世界大概只有你一個案例,我也只能研究你一個案例,所以我怎麼可能給你一個確切的答案。」

顧靖澤目光斂下去,表情陰沉。

陳宇晟嘆息著說,「但是,先生你只是不能碰女人,又不是沒有功能,你的身體其他功能還是正常的,會對一個女人有感覺也是正常的。」

「怎麼可能。」顧靖澤看著他,「我已經有惠苓了,而林澈跟我只是意外。」

「那麼……您可以再試著發生下關係看看,也許會有不一樣的感覺呢。」

「不,這不是實驗。」顧靖澤起身,拿起了衣服,向外走去。

林澈也不是實驗品。

*

西餐廳中。

顧靖澤優雅的手持刀叉,切割著盤子里精緻的牛肉。

一邊的小提琴演奏者正拿拉著悠揚的音樂,整個高檔的餐廳顯得靜謐,氛圍十足。

莫惠苓笑著說,「這裡的東西真的蠻好吃的。」

顧靖澤點點頭,「是啊。」

莫惠苓見顧靖澤神色不對,奇怪的問,「靖澤,你今天精神怎麼不太好。」

顧靖澤微微抬起眼眸,「可能晚上沒睡好。」

莫惠苓臉色微微垮下去,略帶幽怨的眼神,低低的望著他,「關於我說過的,讓你搬出去跟我住的建議,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顧靖澤握著叉子的手頓了頓,「還在考慮。」

莫惠苓一氣,直接放下了刀叉,「靖澤,你到底有沒有在認真的考慮。」

顧靖澤被這樣逼迫質問,心裡有些不耐,但是,他想,他能理解,莫惠苓有這樣焦慮,也是正常的。

「我有認真的考慮,只是,我不想冒險被家裡發現,你知道我做事不是喜歡冒險的人,我更喜歡周全的計劃,絕對的安全,而不是每天焦慮的想會不會被發現。」

「你……你到底是因為害怕被發現,還是你根本就不想跟你的妻子分開!」莫惠苓忍無可忍的說。

顧靖澤一頓。

莫惠苓直接站了起來,「如果你不想跟她分開,那我離開,我退出,我成全你們,這樣好了嗎?」

說著,莫惠苓直接拿起了自己的包,頭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顧靖澤放下刀叉,坐在那裡,沒有追出去。

他當然想告訴莫惠苓,他跟林澈沒什麼,但是,他跟林澈並不是真的沒什麼。

他們至少發生過最親密的關係,這是他不能否認的。

很快,他回到了家裡。

還沒進門,似是聽見裡面,林澈在跟人講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