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8章 老公我喝醉了

第18章 老公我喝醉了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6-07-10 10:15  字數:2343

林澈看著秦卿,大概因為真的喝多了點酒,此時人也衝動了許多,「如果惹了呢。」

秦卿神情一滯,嘆息了聲說,「顧靖予也許還好,他有個大哥,就是我們現任總統顧靖溟,二哥,是神秘莫測的財閥頭子顧靖澤,這些人平時做的勾當,可不是你我能想的到的,所以,在c國,還是離姓顧的遠一點,懂嗎?」

林澈只覺得腦袋更混沌了。

「我怎麼會認識他們,行了,你讓我走吧,你回去照顧林莉就好,不用管我。」

「但是……」

秦卿看著她,她纖細的手,推開了他的手,那手心的柔軟,讓他一時有些失神。

然而這時,林莉已經從後面趕了上來。

林澈最後看了林莉一眼,冷笑一聲,恍恍惚惚的,向外走去。

秦卿看著她離開,面露擔心,但是林莉卻拉著了他問,「剛剛你說的是真的?顧靖予竟然這麼有背景?」

秦卿還是在看著林澈離開的方向,「是的,但是,林澈看著真是長大了,不是以前的小姑娘了啊。」

林莉聽了秀氣的眉頭擰了起來,不想聽到他說林澈。

想到剛剛林澈竟然能跟慣常冷漠的顧靖予坐在一起,她心裡就覺得鬱悶。

現在又知道了,顧靖予除了是超一線明星,背後的背景竟然怎麼厲害,心裡更嫉妒了起來。

林澈怎麼能引起了顧靖予的注意呢。

林澈剛出了通道,就被人接住了。

抬起頭來,她看到來人竟然是胡管家,不由的一笑。

「胡管家,你怎麼來了。」

「太太,您喝醉了,我是來接您回去的。」

聽著別人叫自己太太,她更覺得好笑起來。

她算是個什麼太太?

迷迷糊糊的,人被帶著回到了家裡。

顧靖澤聽到外面的聲音,邁開長腿,走出了門來。

然而剛到門口,一個軟綿綿的身體,就直接壓了過來。

等顧靖澤反應過來的時候,她胸口的嫩肉正撞擊在他的前胸,心神一盪,隨後卻看到,她臉上帶著兩片紅暈,睫羽輕輕的顫抖著,紅唇花瓣般嬌艷欲滴,耳垂磨蹭著他的脖子,讓人從裡到外的發癢。

整個人一愣,他凝眸看著她。

「怎麼回事。」

酒氣撲面而來,這個女人好似剛從酒缸里出來的一樣。

「嘿……」她看著他,顧靖澤正深深的皺著眉,如星海般的眸子,深不見底,「老公,我回來了。」

「……」顧靖澤只能隨時扶著她,如果一放手,她一定會直接摔在地上。

周圍的人只覺得心上一凜,生怕顧靖澤一氣之下要傷了太太。

「你怎麼喝這麼多酒。」他不悅的問著,隨後給了周圍杵著的人一個眼神,旁邊的人當即悄然退了出去,將房子留給了兩個人。

「哦,我們今天開機宴啊,老公。」

顧靖澤臉上一黑,感到她的手正在自己手上亂摸,

「你叫我什麼?」

林澈得寸進尺,雙手直接搭在了他的身上,順勢摟住了他的脖子,「老公啊,不叫你老公叫什麼,你跟我不是扯了證的嗎,你當然就是我老公了?」

「叫我的名字。」他壓低聲音。

「澤~」

「你……」顧靖澤一隻手攬過了她的身體,直接將人橫抱著,進了卧室。

林澈不老實,臉在他的胸口蹭來蹭去。

小貓一樣,讓顧靖澤更覺煩悶。

將人扔在了床上,他才覺得身上的熱氣散下去一些。

他也是才回到家,衣服還沒來得及換,領帶讓他不舒服,伸手扯開了點,才看向床上凌亂的女人。

看她躺在那裡,樣子卻竟然看著有些小可憐似的他才低頭將她的衣服弄開了點,免得這樣太不舒服。

然而,她一把拉住了他的領帶,下一刻,他直接一下倒在了她柔軟的身上。

雙手撐著兩側,他看著她在眼前驟然放大的臉。

細膩的好似打了腮紅的臉頰,看起來是熟透的蘋果一樣,嘴巴翹著,小舌頭舔出來,那動作,讓他只覺得下腹又一陣的聳動。

「該死的……」暗罵了聲,卻覺得胸口的地方更覺得不對勁。

低頭一看,她的胸口正抵著他的,半敞開的領口,裡面的一片嫩白和溝壑,明顯的很。

林澈看著很乾癟,但是倒是,該有肉的地方,卻是有肉的……

顧靖澤第一次這樣近距離的看到一個女人的身體,還是這麼不雅的姿勢……

眼眸一深,他一個翻身,讓自己離開了她的身體,仰面躺在了一邊,深呼吸。

只是覺得自己最近換了葯,似乎身體好了許多,對著林澈,竟然沒有發作。

側過頭,身邊的女人短暫的老實了一會兒。

林澈的皮膚確實比其他的女生還要白上許多,但是平時她的保養也沒有很勤快,天生的白嫩,為她更增添了幾分姿色。

她也並不是長的讓人討厭的樣子。

甚至,今天酒氣在她的原本清新的臉上,更平添了些許魅惑,整個人就彷彿的剛剛****的花一樣,帶著勾人的顏色。

這時,就見林澈忽然又不老實起來。

「尼瑪,誰啊,不開空調嗎」她伸手扯起了自己的衣服,「熱死老娘了」

聽著她粗魯的言語,顧靖澤一度想將她自己扔在這裡自生自滅。

然而,回頭看著她扯來扯去,還是扯不開的蠢樣子,想了一下,還是走了回來。

「你別扯了,我幫你。」手還有些不知道該往哪裡放,他長這麼大,卻也沒伺候過什麼女人。

但是,最終還是拉起了她的衣服來,先將拉鏈從後面拉開。

肉色當即露了出來,春光一片的襲來。

林澈感到身上輕鬆了許多,趕緊奮力的弄開身上的衣服。

墜著蕾絲的地庫,一下子出現在眼前。

「你……林澈!」

她到底還有沒有點自愛的心了,還知道自己是個女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