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1章 你不要把氣撒在我的身上

第11章 你不要把氣撒在我的身上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6-07-10 10:15  字數:2386

莫惠苓以為,自己總有一天,能夠跟顧靖澤在一起,畢竟,顧靖澤這樣的固執,執拗,但是,卻沒想到,有一天,竟然憑空冒出來這麼個女人。

「對不起,惠苓,如果你從此有了別的幸福,我也不會怪你。」

「我怎麼可能離開你……靖澤,我跟你在一起這麼多年,離開了你,我都不知道自己要怎麼活下去,我從很小的時候,心裡的理想就是有一天能夠嫁給你啊。」

顧靖澤心裡一軟,看著她,「好吧,惠苓,我只是不希望你受委屈。」

莫惠玲這才笑了笑,「我相信你總會跟她離婚的,我等你!」

*

傭人見林澈在那裡坐著,臉色不好,以為她是在生氣,走過來小心翼翼的說,「太太,先生跟莫小姐從小青梅竹馬,所以才感情很好,但是,兩個人清清白白,沒有什麼的。」

「哦?」林澈知道傭人誤會了,忙擺手說,「我沒這個意思,他們感情好是應當的……但是,他們是認識很久了嗎?」

傭人說,「是啊,兩個人從出生就認識了。」

那麼久了,林澈想。

「那他們的感情一定很好。」林澈說。

傭人道,「是的,莫小姐有很多小脾氣,但是,先生都會縱容,從小就是這樣的,但是,我覺得,這跟兄妹情沒什麼不同,太太您不要生氣才好。畢竟,你知道先生他……」

生了怪病,碰不了任何女人。

林澈自然知道。

心裡卻更覺得顧靖澤也怪可憐的。

心愛的女人就在旁邊,卻碰不了,這麼多年,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忍過來的。

林澈並沒有生氣,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她對傭人說,「好了,我沒有生氣,我只是想問問,我能理解顧靖澤,不會生氣的。」

傭人見林澈這樣,心裡對她更增添了幾分好感,笑著道,「太太您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人了,性格又這麼好,您跟先生這麼合拍,以後一定會很幸福的。」

林澈真的不生氣,本來一開始就說好的,這是契約婚姻,他一開始就很坦白,所以也就沒什麼好生氣的了。

林澈說,「但是,你們先生跟莫小姐這麼好,為什麼兩個人得不到家裡的同意呢?」

傭人道,「莫小姐是莫氏三千金,但是,因為莫家的做派跟老爺子不合,老爺子本來也不太喜歡莫小姐,但是也沒有很反對,只是,先生忽然生病,家裡一直希望,先生能找一個可以生孩子的女人,生下一兒半女,可惜先生太固執,只對莫小姐不離不棄,而莫小姐也一直鬧著,不希望先生有別的女人,所以才鬧僵了。」

見林澈仔細聽著,傭人笑著道,「現在好了,先生跟太太真的很般配,太太人真漂亮,先生也這麼英俊,你們未來生出來的小少爺,也一定是最漂亮的。」

林承真是差點噴了。

她才不想跟顧靖澤生孩子呢,何況,也沒的生啊,上一次只是她給他下了葯,才會碰她,她可不是他的解藥,可以治療他的病。

林澈奇怪,為什麼他們不給他多找幾個女人試試。

不過想想也就明白了,也許是因為顧靖澤深愛著莫惠苓,所以不想碰任何別的女人吧,只是現在因為她……

林澈邊吃著東西邊在想著,這時,顧靖澤走了進來。

看著林澈在這裡的吃東西,大口大口的吃著,腿也跟著一起翹在了沙發上,樣子極其不雅。

顧靖澤皺眉道,「你吃東西能不能幹凈點。」

林澈抬起頭來,「我洗過手了,怎麼不幹凈了。」

顧靖澤看著她直接用手抓著東西啃著,上面渣滓一堆,眉頭更深重的擰了起來。

林澈抬起頭來說,「是啊,不是每個人都是莫小姐那樣的大家閨秀,沒錯,我是沒禮貌,吃東西也,我媽在我十幾歲的時候去世,我父親從沒當我是他的女兒,大媽只想賣了我換錢,所以,沒有人教我什麼禮貌,什麼教養,但是,不是每個人都好像你們一樣,有時間去管禮貌和教養,在我看來,活著已經是對得起自己,所以我不懂這些,我也永遠都成不了莫小姐。」

看著顧靖澤,她說,「好吧,如果你覺得看著不舒服,我會少在你面前吃東西,不過你應該也不常回家吧。」

既然有莫小姐,他要經常陪莫小姐,應該不喜歡天天跟她待在家裡才對。

顧靖澤哼了聲,「沒錯,惠苓確實是大家閨秀,她至少吃東西不會像你一樣,直接用手抓。」

說著,目光掃到了她油汪汪的手上。

林澈低頭一看,確實也覺得不太好意思,但是自己確實是習慣了,自己也不會嫌棄自己。

林澈趕緊用舌頭舔了舔自己的手指,一根一根的舔下去,舌尖柔軟的很。

跟這種男人生活在一起,也真是折磨人,難怪人都說門當戶對很重要,她跟顧靖澤這就是例子啊。

她抬起頭來,看向了顧靖澤,卻發現,他的目光更加炙熱了起來,盯著她的臉,一副要將她拆骨入腹的樣子,眼睛都是紅的。

她又哪裡惹到他了?

林澈趕緊說,「你不要生氣了嗎,下次我不在你面前吃東西了就是了。」

她也沒辦法嗎,習慣也不是一時半會能改回來的。

他的莫小姐,一定是優雅大方的,但是她做不到啊。

不好意思的笑笑,卻見顧靖澤陰沉著臉,二話不說向里走去。

「哎,我……」她奇怪的看著他。

「舌頭不要隨便伸出來舔。」他忽然回過頭來,眼睛盯著林澈的手指,「尤其是在異性面前。」

「什麼?」林澈忙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擺弄了幾下,迷糊的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顧靖澤無語的搖搖頭,覺得這個女人…真是笨到家了。

很快,林澈洗漱好了,才跑進了卧室里。

顧靖澤靠在單人的沙發上,一隻腿翹著,疊加在另一條腿上,看起來優雅自若的模樣,被燈照的分明的稜角,帶著點梳理的味道,姿態很隨意,但是,怎麼坐著,都好看。

她停在那裡看了看,才悄然的向里走去,卻聽他忽然叫住了她去,「林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