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0章 他喜歡的類型原來是這樣

第10章 他喜歡的類型原來是這樣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6-07-10 10:15  字數:2444

林澈道,「但是你有錢跟我也沒什麼關係,反正我們早晚還是會離婚的。」

顧靖澤笑著,「算你識相。」

林澈坐上了他的車,一邊看著他那完美的側臉,下顎的弧度那麼的好看,側臉好似個完美的雕像一樣,看的她微微發愣。

顧靖澤卻一眼看到她岔開了點的雙腿。

裡面白色的安全褲露出了一點,形狀明顯。

他皺著眉,「女人能不能坐有坐相一點。」

林澈一愣,低頭看著自己的裙子,忙收攏了雙腿。

真是的,一時忘了自己穿了裙子。

抬起頭來,又對上顧靖澤那嫌棄的目光,她無語的說,「又不是沒看過。」

「……」顧靖澤俊顏一黑,「你能不能有點女人的樣子。」

「我有點女人的樣子你就不跟我離婚了嗎?」她理直氣壯的反問,讓顧靖澤一愣。

還是第一次有女人敢這麼跟他嗆聲,倒是讓他一時有些適應不過來。

「林小姐,我只是希望我們兩個的婚姻能讓我們對方都舒服一些,你是不是也應該在裡面盡點責任,畢竟這件事是因你而起。」

「哈,說的好像那天晚上是我逼著你拔了我的衣服一樣,我只是讓你硬起來了,沒讓你扒光我啊。」

「……」顧靖澤臉頰更顯幽深,「但是我記得你也是享受的很,最後抱著我不放的那個,也是你,我還記得,你動情的時候,最喜歡咬著自己的手指,臉紅的好像能滴血一樣。」

林澈臉上當即爆紅,在他的目光注視下,臉熱的要燒著了似的。

「我我我我怎麼不記得了,是你的錯覺吧,我明明記得很疼,因為你第一次,什麼也不懂,一點也不溫柔。」

「呵。」他的臉驟然拉近,一下子貼在她的面前,看著她紅透的臉,覺得她這樣軟綿綿的,女人味隱隱發散著,眼眸深重,他漆黑的眼神里,帶著些許戲謔,

林澈忙向後靠去,看著他壓下來的目光,深不見底。

拉近的距離,忽然讓整個車裡的空氣炙熱起來,似是有什麼可疑的東西在發酵著,他的體溫隱隱傳來,讓她真切的感受到,那是一個真真切切的男人……

「看,就是這個樣子。」他笑著看著她的臉色,「要不要拍下來給你看看?」

林澈一個巴掌打開了他的手,嗖的坐好了,才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各自看向了窗外。

只是,車廂里的熱度,仍舊能感受到的,在慢慢的攀升著。

林澈的臉真的是燙到了不行,甚至不敢轉過頭看身邊的男人。

她是怎麼可能會忘,那是她的第一次,就這麼烏龍的送了出去,自己被折騰的半死。

捂著臉頰,她心裡鬱悶的想,真的那麼紅嗎?

這時,司機打破了兩個人之間的尷尬。

「先生,太太,到了。」

林澈趕緊打開了車門。

手臂卻陡然的被身後的男人拉住。

她回過頭去,「你幹嘛啊你。」

顧靖澤眯著咽痛,「你跑什麼,不會是害羞了吧?」

「你管我!」林澈推開了他的手,趕緊往裡走去。

「……」顧靖澤看著她的背影,搖了搖頭。

顧靖澤慢悠悠的下了車,看著林澈落荒而逃的樣子,心情略顯愉悅。

剛走了幾步,就看到門裡面站著一個陌生的女人,氣質型的美女,一看就讓人想到了大家閨秀四個字。

林澈愣了愣。

而顧靖澤在一邊腳步一定,看著裡面的女人,聲音有些沙啞的叫道,「惠苓……」

莫惠苓,他的女朋友。

一看著那女人,林澈心裡似乎已經明白了,顧靖澤真正喜歡的女人的類型,該是什麼樣子的。

長發飄飄,臉上明艷美麗,遠遠看過去,就是個大家閨秀的模樣,白色的小西裝,裡面是灰色連衣裙,人看起來聰慧明鏡,優雅大方,一看就是個貨真價實的白富美。

林澈站那裡,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的好,只能看著那裡,定定的發獃,樣子一定傻的可以

顧靖澤跟她在站在一起,樣子很般配。

她看著就是個時髦又時尚的女人,想必不會像是她一樣,什麼也不懂。

顧靖澤跟她站在一起,一定是大家眼中的金童玉女,讓人羨慕。

只見她人已經轉了過來,對上林澈的時候,精巧的下巴微微揚起,眼神驕傲的看著她,盯著她看了一會兒,才高傲的將目光轉回到了顧靖澤的身上。

林澈見狀忙,只能淡淡的看了顧靖澤一眼,識趣的說,「哦,我衣服還沒洗,我去洗衣服。」

然後趕緊先跑了進去。

顧靖澤看著她慌亂的跑走,皺眉瞧了瞧,才回頭看向了眼前的莫惠苓。

莫惠苓冷笑著,指著她,「看看你到底帶了個什麼女人回來!」

顧靖澤說,「我發給你的郵件,你已經看了吧?現在,事情已經成了這個樣子,我也沒辦法,我知道你會生氣,會傷心,但是,但是,現在一切已經成為事實,我沒辦法,這是我必須接受的婚姻。。」

「因為家裡人覺得,她對我的病有好處,所以希望我跟她結婚,我只能同意,我知道,這件事我剛剛告訴你,可能很難接受,但是,事實就是如此,如果你就此離開我,恨我,打我,罵我,要求我補償你,我都可以接受,我背叛了我們的承諾,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會接受。」

莫惠苓肩膀都在抖動著,「我不想打你,我怎麼捨得打你呢,但是我只想問你,我怎麼辦,我……」

「我們其實不過是認識幾天的陌生人而已,在結婚之前,我甚至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只是,家裡逼迫,我也沒有辦法,等到以後有機會,我會跟她離婚。」

莫惠苓這才抬起頭來,淚眼婆娑的看著他,「真的嗎?」

顧靖澤點頭,「我跟她本來也是這麼想的。」

莫惠苓跟他從小青梅竹馬,只是因為,顧靖澤忽然生病,再也不能碰女人一下,所以,他們才不能正大光明的在一起,因為顧家覺得他要找一個能給他生孩子的女人,但是他卻每次對著莫惠苓的時候,都會生疹子,病情也會變得更加嚴重,莫惠苓為此放棄用化妝品,試過自己吃湯藥,試過各種辦法,但是,他的疹子還是會嚇人的長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