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7章 顧太太不需要節省

第7章 顧太太不需要節省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6-07-10 10:15  字數:2451

第二天一張開眼睛,林澈看到這個陌生的地方,用了幾分鐘,才想起來,她已經結婚了。

但是,她丈夫哪裡去了?

她一下跳下了床,沙發上,東西早已疊放整齊,人卻早就沒了蹤影。

林澈出來往餐廳走去,傭人在一邊對她行禮,「太太,我帶您去餐廳。」

剛過去,就見顧靖澤在一片晨光的沐浴下,翩然走了過去。

整個餐廳的溫度,也一下子因為他緊繃著的臉,驟降了幾度。

壁壘分明的身體,在西裝的包裹下,顯得更加筆直,典型的脫衣有肉,穿衣顯瘦的身材,配上那足以讓任何女人嘆息面容,以及那滿眼神秘高貴的眼神,讓林澈看了一眼,眉心不由的微揚起來。

「嗨,早安。」她過去打招呼。

然而,顧靖澤只是靜靜的抬了抬眉毛,掃了一眼她身上的家居服,是傭人為她準備好的,修身的樣子,將她的曲線勾勒的十分分明,掃了一眼,他才默然的低下頭,骨節分明的手指,抓過了桌子上瓷白的咖啡杯,不再抬頭。

這麼冷漠……

林澈撇撇嘴,也只好坐下了。

一頓飯,沒有任何的交流,等出去的時候,傭人見林澈嘟嘟囔囔,忙在一邊道,「太太,先生人不壞的,只是會有些起床氣,尤其是晚上睡不好的時候。」

林澈說,「怎麼,他晚上睡不好?」

傭人道,「是啊,先生半夜起來去了書房休息,所以才沒睡好。」

林澈驚訝的半張著嘴,說不出話來。

想一想,也就理解了。

本來因為那個意外,莫名的娶了她回來,心裡想必也不會太舒服,而且,他還有自己心愛的女人,跟她在一個房間里睡覺,怎麼可能很開心。

嘆息了聲,她覺得,顧靖澤也是可憐的,好好的天之驕子,竟然會有那種奇怪的病。

這麼說來,其實竟然是因為她的一個不小心,弄錯了人讓他也失去了自己心愛的女人,反而娶了自己,她忽然有種自己確實是棒打鴛鴦了的感覺,心裡也跟著深深的自責了起來。

林澈今天還想要去公司,收拾了一下,她出去的時候,正看到一隊人呼啦啦的往外走著,定睛一看,正是顧靖澤,在一眾人的跟隨下,高高瘦瘦的身形,讓人想到了鶴立雞群這四個字,修剪整齊的西裝褲,包裹著他的兩條長腿,邁開的步伐顯得格外的優雅自如,從容的掩藏掉了眼中的一點冷漠,他的清冷的身形帶著些許的淡然,不怒而威的感覺,自然而然的撲面而來,他從容的邁出了雙開的大門,看樣子是要離開。

林澈趕忙追了出去。

「等等我,等等我。」

顧靖澤淡漠的神情,在聽到她嘰嘰喳喳的聲音時,眉頭微斂。

回過頭,看到穿著修身掐腰連衣裙的林澈,瘋子一樣往這邊跑來,眉心更不由的一擰。

只是,濃黑的發散亂著,將她玉白的肌膚更襯托的勝雪一般,人也看著乾淨清澈起來,他深吸了口氣,轉回了目光,繼續向外邁去。

「帶我一起啊,顧靖澤,我要去公司。」

「我讓人送你。」他寡淡的說著,目光伸向前方。

「哦……好吧,其實捎帶我到公車站就行了,不用浪費一輛車那麼麻煩。」

顧靖澤皺眉,「顧家還沒窮到需要自己家的太太去坐公交車來省錢的地步。」

目光凝在她的小臉上看了看,他似是考慮了一下,「上車吧。」

林澈一聽,可以省下兩塊錢,趕緊屁顛屁顛的跟上了顧靖澤的腳步。

顧靖澤的車很大,不是他昨天自己開的那輛,裡面上好的皮子座椅,散發著清香,顧靖澤看著她踩在下面腳墊上的鞋印,皺眉看著她,「你鞋子怎麼這麼臟。」

林澈一看,鞋印是有點難看,不好意思的笑笑,她裂開嘴,「我沒鞋。」

見顧靖澤那雙好看的眉眼再次擰了起來,她撇撇嘴說,「嫌棄什麼,我也不想,這雙鞋是我唯一的鞋子了。」

顧靖澤看著她,衣裙散亂,纖細長腿若隱若現。

看了看她的衣服,還是昨天那身,邋遢的不像樣子。

他說,「先帶你去買件衣服。」

林澈一聽,趕緊道,「我衣服好好的,只是沒帶過來而已,有機會我會回去把我的行李都帶來。」

顧靖澤卻已經對司機道,「找個地方,給太太買衣服。」

司機隨後便直接將車轉了個彎。

林澈不好意思,「真的不用了啦,那多不好意思。」

顧靖澤掃著她的衣服,不知是在哪裡買的,洗的發舊了,大概穿過不止一次兩次了。

「衣服太臟,我看著不舒服。」

「……」好吧,既然是為了他自己舒服,那買就買吧

她還以為他心地有多好呢。

「我這叫節儉,你懂什麼。」

「你習慣把邋遢當節儉,但是我不習慣。」他淡淡的看著前方,眼睛裡是慣常的冷漠。

林澈道,「是啊,有錢人就是好,可以每天換衣服,我的衣服確實不多,買一件可以穿好久,現在你覺得我這個穿過幾次了,這件衣服好幾百塊買的,我不穿到完全不能穿,是不會扔的。」

顧靖澤深眸看向林澈,「林家還沒窮苦至此吧。」

林澈笑著看著他,「你倒是把我調查的挺透徹的嗎。」

「自然,你以為我會不經過調查隨便娶一個女人嘛?」

林澈擺弄著自己的衣袖,「但是你難道沒調查到,我只是林家的私生女嗎?我爸從來沒把我當林家的子女對待,我小的時候是跟保姆一起住,到了16歲,他看到我長大了,覺得我有利用價值了,才給了我一個房間,小的時候,我的衣服永遠是林莉林予剩下的,別說是洗的舊了的,就是破了窟窿的,我看到那麼好看的衣服,也會讓保姆給我補一補繼續穿下去的。」

顧靖澤眉頭微微的擰了擰,看著她,眼神慢慢的沉澱了下去。

很快,兩個人到了一家名貴的服裝店。

進門,顧靖澤直接掃了一圈的衣服,對跟上來的店員說,「這幾件,找一下適合她的尺寸。」

店員看著顧靖澤那乾淨利落的樣子,眼睛都跟著放光,趕緊迎著林澈進了裡面。

林撤有些目瞪口呆,富人的逛街方式,她也是第一次見識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