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6章 婚後日常

第6章 婚後日常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6-07-10 10:15  字數:2459

「不必。」他一手扔下了被子,「我睡沙發,你睡床。」

他自詡是個紳士,應該謙讓。

林澈習慣了哪裡都能睡著,但是他住著這麼大的房子,怎麼會是個會受委屈的人。

「沒關係的,我來睡沙發就行了,真的,我在家裡也習慣了,你這麼高的個子,沙發會不習慣。」她說著,已經來到他的身側,準備拉過他的胳膊。

然而,還沒碰到的時候,人卻被他的手肘一頂

林澈直接摔在了地上,看著高高的站在那裡的顧靖澤,好心當成驢肝肺,她是想要好好相處,才會這麼謙讓,但是他一個大男人,碰他一下而已,竟然這麼嫌棄。

火氣蹭蹭的竄了上來,林澈站起來就叫道,「顧靖澤,你瘋了嗎,我好心來睡沙發,你不領情就算了,你這樣是什麼意思。」

顧靖澤好看的眉毛豎了起來,低頭拍了拍胳膊上被她碰過的地方,冷然看向一邊毛都豎起來的女人,聲音依舊冷淡,「你搞清楚,到底是誰造成了這一切,現在才說你好心,似乎有點晚了吧。」

「我……我就算是給你下了葯,但是我也沒讓你撲倒了我啊,你……你不能自己擼出來嗎,非要撲倒我,我還委屈呢我。」說起這個,她更心虛了起來,但是,嘴上還是不願意落後。

誰叫他這麼混蛋。

「你……」一時雖然沒有懂得「擼」的意思,但是,只一想,也明白了過來,顧靖澤完全接受不了,一個女人可以污穢成這樣,冷麵更如冰霜一般凍了起來,他修長的手指指向門邊,「滾出去!」

林澈一愣,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想的,一時衝動,便跟他對上了。

他越是嫌棄她,她越是覺得氣不過,看著他,她直接跳上了他的後背,「哎呀,有老鼠,好可怕,我最怕老鼠了。」

他不是嫌棄她嗎,她就是要貼上來,氣死他。

顧靖澤俊顏一定,柔軟馨香的身體貼上來的時候,整個人一震,身體本能的去甩起了樹懶一樣賴在身上的女人。

「放開!」長臂向後抓去,然而,後背上兩團的柔軟,讓他覺得身體里好似有一團火焰那麼一炸,人陡然定在了那裡。

林澈雖然足有168厘米的身高,但是,在顧靖澤足有190的高大身材面前,還是顯得嬌小了許多,不同於男人的手感,女人身體的柔軟帶著絲綢般的嫩滑,婉轉的流水一樣,纏繞著他的身體,纖細的蛇一樣,他發現雖然她很高,但是,真的很瘦,蔥白的手指握著他的手臂,觸感微涼,卻讓人舒服。

然而這時,後背,肉團的感觸越來越明顯,身體一下子不受控制的火熱起來。

該死的,藥效應該早就已經過去了才對……

但是為什麼身體還是明顯的起了變化。

「不放就不放,有老鼠,我怕老鼠……」她死死的賴著他,就是不放手。

然而,忽然感到他手臂一橫,她的腰肢被那麼一抓,人整個被他大力的甩了下來,她順勢勾住了他的身體,兩個人猛然一起向下倒去。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顧靖澤眼前出現的,是她透著粉嫩的唇唇瓣輕翹,貝齒淡淡的露出一截,好像是盛情的邀請,讓他喉嚨竟然一陣乾澀……

顧靖澤一驚,下意識的向上一推,推開了倒在自己身上的柔軟身體。

林澈一痛,只覺得他手臂直接戳在了她胸口最嫩的地方,眼淚一下子疼的都掉了下來……

顧靖澤剛鬆了一下,卻一眼看到,捂著前胸坐在地上的女人,淚水輕盈的划過了瓷白的臉頰,傷心的抖動著肩膀的樣子,讓他心裡莫名的一個抽動。

不由的有些懊惱,恢復了理智的心,自責的想,他是太過分了點,她不過是個二十來歲的女孩,卻被迫接受了這場沒有愛情的婚姻。

這確實是兩個人的錯,不應該怪她一個。

女人的眼淚讓他有些不知所措,他並不會安慰人,只能站在那裡,「對不起,我向你道歉,這次不是你的錯,是我太激動,其實,跟你一樣,我也沒有適應生活多了一個女人在身邊的感覺,我並不是嫌棄你,所以才推你,其實……我從一開始,就有一種病,我不能跟女人碰觸。」

沒想到他會解釋,她訝異的抬起淚眼,婆娑中帶著不解。

他想,是要生活在一起的人,他應該告訴她這件事才好。

輕輕吐出一口氣,他說,「男人無所謂,只要是女人,都會讓我覺得很難接受,不僅是不能碰觸,甚至會長疹子,會嘔吐不止,會血液倒流,所以,我才會下意識的避開你。」

林澈不能理解,「還有這種病嗎?是心理疾病?」

顧靖澤坐在那裡,任何時候都筆直的身形,看起來卻是十分健康的。

他眼中如古井無波,早已對此習慣了,畢竟三十年來,這個病已經看過太多醫生,只是對外必須保密而已。

「都有。」他手指淡漠的揉了揉眉心,指尖微微彎曲,樣子略顯疲憊,「這件事對外必須保密,我告訴你,是因為我們將一起生活,我希望你能知道,因為這件事,家裡人覺得,我碰過你,可能說明你可以剋制我的病,所以才希望我們結婚。」

原來是這樣,可惜,他們的算盤打錯了,林澈其實也沒辦法幫他治病,她知道,他們會發生那樣的事,是因為她做了一些事……

林澈忙心虛的點頭,「當然當然,有病是不能怪誰,對不起,剛剛我不知道,才會碰你,我保證,以後不會碰你了。」

似信非信的看了看林澈她,她像模像樣的豎起三根手指,指頭看起來瑩潤可愛,目光堅定不移的,對著他堅決的笑著。

顧靖澤從她身上移開目光,淡淡道,「好了,那休息吧。」

林澈忙點了點頭,揉了揉還疼的胸口,老實的起身,「那我睡沙發吧。」

「不必。」顧靖澤直接躺了下去。

林澈撇賠罪,沒敢再碰他,自己也找了個被子掀開躺了下去。

燈關上之後,房間陷入一片的漆黑。

呼吸伴隨著空氣,在緩緩的流動。

沙發不太舒服,他動了動自己的身體,能清晰的聽到,床上的人明顯的翻身,眉頭更不悅的皺了皺眉,看的出來,她睡的很香甜,但是睡姿實在不雅。

實在不習慣有一個女人,還是跟自己剛剛發生過關係的女人睡在這裡,他直接起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