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5章 我們結婚吧

第5章 我們結婚吧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6-07-10 10:15  字數:2389

「我怎麼了,我說的是事實,而且是你先說我。」林澈月牙般的眼睛也跟著瞪了起來。

「好,我道歉,這件事是我不對,我不該那麼說。」顧靖澤扯了扯衣服說。

林澈點點頭,「我接受你的道歉,反正以後也不會再碰你,你技術怎樣我也不會再提了。」

顧靖澤臉上更黑了起來。

好不容易,才沒有再次發火,他說,「住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可能會像是正常的夫妻一樣,共用卧室,以免家裡人多嘴雜,傳到顧家,我們都不好辦,我尊重你的其他自由,你可以交朋友,可以有自己的私生活,我不會過問,只要不會危害到我的名譽。」

「放心,我這個人很有職業道德的,既然跟你結婚了,我不會隨便傳出什麼跟男人交往的消息,反正我們沒幾年也會離婚,這幾年我還忍得住。」

「好的,那麼成交了。」

「成交。」

當然,雖然他們是結婚了,但是本質來說,他們跟拿著結婚證的兩個陌生人沒什麼兩樣。

顧靖澤好像是完成了什麼任務一樣,不再看新婚妻子一眼,回頭對外面後面跟著的人揮了揮手。

林澈跟著顧靖澤一起穿過鬧事,到了一處院落。

三層的別墅在院落里靜靜的安置著,裡面的人對著下車的林澈笑了笑,垂手低頭,樣子恭敬有加,「太太,您可以叫我胡管家。」

「哦。」林澈茫茫然的看著裡面,大院子寬闊,大路筆直,草坪綠油油的伸向遠處,這裡大的看不到盡頭。

顧靖澤看著林澈,「以後你跟我會一起住在這裡。」

「哦,你也住這裡嗎?」

「是,不然你準備剛結婚就跟我分居?」顧靖澤看著她說。

「不是的,我只是想確認一下。」林澈抬起頭說。

顧靖澤看著她,「我父母一般不會過來,家裡傭人隨你用,裝修不喜歡可以跟胡管家說,除了我的卧室和書房,其餘的地方你可以隨便動。」

那多不好意思,林澈趕緊說,「不會的,我對這裡沒有不滿意,裝修太麻煩了點。」

顧靖澤停下來,目光疏離的看向她,隨手扶在一邊桌角的動作,優雅極了。

是不是樣子好看的人,做什麼動作都可以這麼的帥。

顧靖澤的手正放在一邊,修長的手指,夾著錢夾,骨節分明,十分漂亮,那絕對是一雙適合用在鋼琴上的手。

「胡管家會帶你熟悉一下環境。」他說,「希望你快點適應。」

胡管家很快帶著她參觀了一下小樓。

房間多的驚人,外面是傭人房,後面是廚房,前面是會客廳,樓上是卧室,她覺得她如果自己在這裡溜達,一定會迷路。

雖然林家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家,但是明顯跟這裡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她回頭看著胡管家,「這是顧靖澤家?」

「是的,太太,以後這裡也是您家了。」

林澈看著這裡,「顧靖澤看起來挺有錢的嗎。」

「是的太太。」胡管家有些狐疑的看著她。

胡管家微笑著道,「雖然先生看著不太好相處,但是,先生是個好人,您慢慢的就會適應了,您請休息吧。」

林澈推開了雙開的桃木色卧室門。

迎面,便撞見了顧靖澤半身****的站在浴室門邊。

剛剛沐浴過的蜜色身形,讓他頎長的身體,更性感了幾分,肌肉勻稱的貼在前胸和胳膊上,看起來形態完整,完美的倒三角形,下面人魚線明顯又突出。

林澈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他特么沒穿衣服!

下面松垮垮的白色浴巾,搖搖欲墜,林澈下意識的驚叫出聲,退出去的同時嘭的一下關上了門。

裡面,顧靖澤不悅的皺眉,一時有些後悔不該輕易的答應家人,他所喜歡的女人,是優雅自若,落落大方的淑女,有規矩,有禮儀,就好像莫惠苓,但是,現在他因為一個莫名其妙的理由,娶了個跟自己的生活環境太過不同的人。

但是,她現在確實已經是他合法妻子。

林澈貼著門站著,捂著自己的胸口,感到那裡仍舊在劇烈的跳動著。

剛剛的一幕再次出現在腦海中。

這個男人真的太性感了,身材完美的讓人想要流鼻血。

但是林澈也清楚的明白,這個男人只是一個意外,他雖然是她的丈夫,但是,畢竟是契約的。

門被人拉開,顧靖澤已經穿好衣服,一身淡雅的休閑衣,斂去了他身上些許的凌厲,只是人看起來仍舊冷的讓人發寒。

掃了一眼林澈,他說,「你還要進來嗎?」

林澈愣了一下,忙說,「對不起對不起,我進去。」

他之前已經說過,他們婚後會住在一起,只的她還不適應而已。

三下兩下蹦到了卧室里,在顧靖澤一成不變的冷眼下,關上了門。

她知道自己剛剛的反應太劇烈了點,一時有些無奈的對他道,「對不起了,剛我不是故意嚇你的,只是……我畢竟還不太適應我已經結婚了,現在跟你生活在一起的事情,所以才會這樣。」

顧靖澤的目光在她那白皙透亮的小臉上停留了一下,比起一般的女人,她的皮膚白的像是透著光一樣,嬰兒般的嫩滑,他頓了頓,才移過了目光。

看向了一邊,他說,「我不管你之前有什麼壞習慣,但是,我希望你在這裡首先要適應的是,進門要學會敲門。」

林澈無語的道,「你這是在怪我不敲門進來嗎?我也不知道你竟然沒穿衣服啊,我覺得你應該先適應一下,現在這裡還住著一個人,不是你自己了,你不應該再隨便光著身子到處走了。」

「你……」顧靖澤漆黑的目光,射向了這個強詞奪理的女人。

林澈只是忍不住,本來想的好好的,要和平相處,但是,這個男人就是有一種能力,說任何話都好像帶著刺一樣,無形中讓兩個人之間又再次劍拔弩張了起來。

她是有點不太適應跟他相處而已。

顧靖澤決定不跟這種女人再繼續交流下去,抓起了被子走向沙發。

林澈一看,忙道,「我睡沙發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