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重生之大紈絝 >第451章 教科書般的「坐莊」—

第451章 教科書般的「坐莊」— (1/2)

小說名稱《重生之大紈絝》 作者:雲鶴齋主  更新時間:2017-03-11 00:25  字數:3284

火車拖著長長的車身,繼續不知疲倦地向京城的方向跑去,雖然車窗外不時閃過這樣那樣的景色,但是此時何博權根本沒心思關心這些玩意。

是的,何博權已經徹底懵逼了,滿腦子都是蘇辰雨的話,沒辦法,實在蘇大少的那些「靡靡之音」實在是太具有誘惑力了。現在的何博權,就像是一個忽然被餡餅砸中的幸運兒,只不過,似乎這個餡餅有些大了,把他都有些砸暈了。

「一個讓今日集團一飛衝天的機會!」

「一飛衝天的機會!」

……

這句話就像是復讀機一般不斷地在何博權的腦海里回蕩,就像是來自「撒旦」的呼喚,引誘著人沖向墮落的深淵。

就在何博權在火車遭受著「煎熬」的時候,整件事的始作俑者蘇辰雨已經踏上了這片中國經濟發展的標杆區域——上滬。

在大陸的改革開放史上,粵東的鵬城如果說是沖在做前沿的「排頭兵」的話,那麼上滬就是坐鎮中軍的老帥,一舉一動都牽動著整個大陸經濟發展的這盤大旗。

上滬股市,大陸資本市場的試驗田,華夏金融改革發展的關鍵棋子,但是,誰能又想到這裡最終會變成一台無所不容、無奇不有的大戲台——各方紛紛粉墨登場,你方唱罷我來也。不過,這個時候的上滬股市還是很平靜的,平靜的就像是一潭死水一般,波瀾不顯、風波不顯。自從3年前成立以來,作為華夏金融「探路者」的上滬股市居然毫無作為,甚至連後來的「小弟」深市比不了——那裡可是火熱的要死啊。

在這個投資火熱的年代,上滬股市這種近乎「裝死」的行為是不可饒恕的,所以啊,證交所總裁尉炆淵心中大急,險些都急白了頭。

可是沒辦法啊,股票本身對於大陸的老百姓來說就是個新鮮玩意,再加上去年那波金融整頓直接讓上證指數來了一波十米高台大跳水——從1500多點直接干破了1000點。你說,這種情況下,誰還敢衝進去再玩股票?大家的錢又不是大風刮來的,再說了,就算是割韭菜也得先讓韭菜看到希望先長起來啊。

就在尉總裁心急如焚、抓耳撓腮的時候,他沒想到在上滬股市這潭表面平靜的死水下面,已經游弋來了兩條大魚——只不過一條是「鲶魚」,而另一條很可能是「鯊魚」。

厲煒,深市第一家上市公司寶安集團的證券部主任,當然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著名經濟學家「厲股份」的兒子,他就是那條要搞活上滬股市的「鲶魚」。

在厲煒拜訪尉文淵的時候,他重點指出了這大半年來上滬股市不溫不火成了一潭死水的原因——缺少一隻鲶魚。而且,厲煒還舉了一個例子,就是日本漁民遠海捕撈沙丁魚的時候,為了讓沙丁魚不停地遊動提高存活率,所以通常都會在裡面放入一條鲶魚來增加「體系活性」。

聽了厲煒的話,尉文淵簡直就是秒懂,於是笑了笑說道:「你們願意來上滬當鲶魚么?」

於是,郎有情妾有意,雙方一拍即合,厲煒和寶安集團就這麼成為了1993年搞活上滬股市的「鲶魚」,成功完成了大陸證券市場上的第一起上市公司收購案。

可是,沒有人想到,就在厲煒和寶安集團這隻「鲶魚」厲兵秣馬地準備殺進上滬股市的時候,有一個人已經提前行動了——只不過他是躲在水下隨時準備出擊的「鯊魚」罷了。

蘇辰雨來到上滬之後,哪裡也沒去,直奔遠東貿易公司的總部,在這裡他將為大陸的第一代股民們上演一出教科書般的坐莊「操縱股市」。

作為自己在灰色交易領域的「代言人」,這些年來遠東貿易已經發展成為了整個亞洲地下地上最大的貿易公司,幾乎涵蓋了所有能交易的、不能交易的東西。除了「洗衣粉」這一「邪惡」的東西不涉及之外,就連軍火都是他們的主營業務,從槍支彈藥到飛機大炮,甚至於連核彈都給能分分鐘搞定。

不過,這些灰色貿易全部都是在地下,雖然同樣隸屬於遠東貿易集團,但是已經在明面上與遠東貿易集團割裂開來了。現在遠東貿易集團可是上滬的明星企業之一,這一次蘇辰雨要借用的「馬甲」就是遠東貿易集團旗下的——遠東財務管理公司。

遠東財務管理公司前身就是蘇辰雨帶著魏清平倒賣國庫券、挖國家牆腳的那家遠東貿易,現在他就來一回「借屍還魂」再次在新生的資本市場上掀起一番血雨腥風。

偷偷地進村,打槍的不要——這就是蘇辰雨一上來的操作策略,進場之後,遠東財務管理公司一點聲響都沒鬧出來,只是在不斷靜悄悄地收集籌碼。

蘇辰雨選擇操作的這家上市公司是他精挑細選過的,一個標準的「三無公司」——無國家股、無法人股、無外資股。最關鍵的是,也是讓蘇辰雨最看中的是,這家公司是一家股份幾乎全流通的上市公司,其全部3000萬股的總股本,其中91%居然是分散的個人股,完全沒有優勢大股東,更沒有沒有後台。

是的,它就是「寶延風波」中的苦主——延中實業,一個被「資本獵手」盯上的倒霉蛋。

沒辦法,就憑延中實業那獨一無二「三無股」條件,簡直就是個活靶子啊,無論是蘇辰雨這隻「鯊魚」,還是接下來的那隻「鲶魚」,都對它有這樣那樣的「非分之想」。

因為,上滬股市的持續性萎靡,所以遠東財務管理公司的吸籌行動進行的相當順利,很快其手中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