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重生之大紈絝 >第二百七十三章 田明理更進一步

第二百七十三章 田明理更進一步 (1/2)

小說名稱《重生之大紈絝》 作者:雲鶴齋主  更新時間:2016-08-26 06:40  字數:3533

?ps:第二更,感覺洪荒之力已經用完,各位訂閱支持一下唄?!

沒想到啊,沒想到,這一世的最高首長南巡不僅多了蘇辰雨這頭蒜,還多了——田明理這棵蔥。

可能,各種看官們有些懵逼了,這田大書記不是在中央黨校學習的嘛?說實話,蘇大少爺也懵逼了,怎麼學習學到老家來了,而且還搭上了最高首長的「南巡專列」?

「乾爸,你不是在中央黨校學習的嘛?怎麼跟著最高首長視察來了?」看著火車外不斷閃過的樹木,蘇辰雨向對面的田明理問道:「你又回澎城任職了?」

田明理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然後說道:「沒有,還在黨校學習期間。前段時間,最高首長辦公室的工作人員來黨校通知我,讓我準備一下,要我陪老人家一起去南方視察。可能是我那幾篇文章的緣故吧?」

聽了田明理的解釋,蘇辰雨點了點頭,跟自己的猜測差不多。很可能是田明理的那幾篇文章被最高首長看在眼裡了,從而記住了他,特別是最後那篇——《堅定不移的走改革開放道路》。

而且,這幾年田明理在澎城一直堅持改革的施政策略,得到的效果也異常顯著——澎城的經濟發展在全國絕對是首屈一指的存在。甚至於,有人將澎城和鵬城兩個同音城市,稱為中國經濟發展的兩個標杆和驅動中心。

毫無疑問,田明理這次是真的獲得了最高首長的青眼相加,如果不出意外,田大書記在這次十四大上會再進一步。

「南巡專列」離開澎城之後,一路向南,很快就到達了下面一站——江城。在江城停留幾日,專列繼續南下,終於來到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始發地——特區鵬城深圳。

當年最高首長在這裡畫了一個圈,勾勒出了改革開放的藍圖,從而崛起了這座國際大都市,今天中國的改革將在這裡再次啟航。

雖然,澎城和鵬城同音,而且也有好多人將兩者相提並論,可是這次田明理在看了鵬城深圳的發展之後,他不得不承認,單論城市建設——澎城確實無法與鵬城相比。

在跟著最高首長市場視察的這段時間,田明理的感觸更深,感覺自己身上的擔子也更重——澎城在地理位置的劣勢要求他必須在其他方面迅速追趕上來。

不過,現在沒人管田明理這個小市委書記的心思,因為在這裡最高首長再一次發表了講話——直接奠定了堅持改革開發的大基調,給中國經濟打上了一支強心劑。

離開鵬城深圳之後,最高首長繼續南下過伶仃洋,到達珠海,在這裡視察了一周的時間。然後,老人家的行程開始北返,最後一站則是目前中國真正的經濟中心——上滬。

在上滬,最高首長視察完之後,告誡了上滬市領導——「這是你們上滬最後一次機遇,這個機遇你們不要放過」。並且,老人家著重點了浦東地區的開發開放問題,指出這是上滬騰飛、走向世界的關鍵點。

而在上滬,蘇辰雨也見到自己仰慕已久的偶像「鐵血總·理」朱先生。令他沒想到的是,朱先生居然還知道他,這顯然讓他一臉的懵逼,自己似乎沒和偶像見過面吧?後來,還是朱先生解開了這傢伙的疑惑,朱先生笑稱——浦東的發展可離不開你們父子倆。

懵了一下子之後,蘇辰雨瞬間明白過來,要知道蘇振邦現在真算得上是上滬真正的「地王」了,蘇寧地產和華人投資開發公司幾乎快將浦東位置好的地給圈完了。

也就是說,浦東的開發開放和上滬的騰飛,還真少不了蘇寧地產和華人投資開發公司這條鲶魚——為整個上滬經濟帶來動力。

離開上滬,最高首長的這次南巡視察也算是就此告一段落了,但是他給中國經濟帶來的影響卻是劃時代的——從此開始,中國經濟開始真正意義上的騰飛。

在回程的專列上,最高首長跟田明理談了一次……

「小田同志,這次的視察你有什麼感觸?」抽出煙遞給田明理一根,最高首長自己點燃了一根,然後說道:「有什麼想法?」

田明理小心翼翼地接過煙,然後放在手裡,說道:「首長,這次去鵬城深圳和珠海,確實給我的觸動很大。原來我一直以為澎城改革和開發的步子已經夠大了,可是與深圳和珠海一比,我們的步伐還是太慢了。而且,看到這兩座城市的發展策略,我覺得澎城以前的發展戰略格局太少,城市的定位也不足,更沒有形成自己的特色支柱產業。」

「哦?具體說說。」聽到田明理的話,最高首長來了興趣,抽了口煙,然後問道。

在心裡組織了一下語言,田明理說道:「以前,我們將澎城定位為中等規模城市,並且向小區域中心輻射。至於經濟上的發展,雖然吸引了不少資金進來,可是因為體制上的改革不夠深入,所以大大地限制了資金的利用效率和發展的動力。」

「這趟視察回來,我覺得以目前澎城發展的狀況,我們的定位可以是整個華東的中心城市,絕對的一線核心城市。現在,澎城的發展已經不單單一個城市的事情了,隨著澎城的繼續發展,我希望他可以帶動華東大部、華北南部、泛長三角大部等地區的發展。」

聽了田明理的話,最高首長心裡滿意地點了點頭,很顯然,田明理的戰略格局和眼光都很廣大,已經不限於一城一地了。抽了口煙,最高首長讓田明理喝點水,然後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田明理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