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重生之大紈絝 >第二百二十五章 生的希望

第二百二十五章 生的希望 (1/1)

小說名稱《重生之大紈絝》 作者:雲鶴齋主  更新時間:2016-07-21 15:29  字數:2386

?ps:希望大家加群一起交流!

「放……開我……吧,親愛……的。ranwenw?ww?.如果我不在了,你要……」

一個大浪峰向呢喃著的田筱璐打了過去,生生地將她從蘇辰雨的手中拉走,甚至殘忍到連一句話都沒讓她說完。

在被浪峰蓋下的最後一瞬,田筱璐的眼前似乎閃過自己將來與蘇辰雨成婚、生子的畫面,而現在這一切……

「姐姐,姐姐……」

小花的哭喊在奔流的洪水聲中,顯得那樣凄涼,那樣的無助。

看著消失在洪水中的田筱璐,蘇辰雨的心彷彿一下子被活生生地撕成了無數瓣,每一瓣似乎還在涌著鮮血。整個人的靈魂似乎在一瞬間被活生生地抽干,只剩下一個空殼伸著那隻似乎還殘留著愛人溫度的手,獃獃地看著滾滾的洪水。

曾經,他讓自己的至愛悲傷地在醫院的搶救室里不甘地合上了雙眼,只留下無盡的悔恨和無奈;曾經,他發誓如果重來一次,他絕不再讓自己的愛人受到一點點傷害;曾經,他立志讓自己變強要呵護好身邊每一個愛人;曾經,他……

上天給了他重來一次的機會……

可是,今天,此刻,就在這裡,他親眼看著愛人在自己的眼前被洪水吞沒而無能為力,只能重嘗曾經的無盡苦楚。

原來,重生也不是萬能。

「轟隆……」

一聲巨雷在澎城的上空炸開,而那條貫穿了澎城夜空的閃電,還若隱若現地拖著自己的尾巴在雨夜一閃一閃。

沂水大堤的抗洪前線指揮部里,伏案休息的田明理一下子驚醒,然後感覺自己的心在揪著疼,似乎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樣東西丟了一般。

澎城市委一號院,看著窗外雨勢漸大的于越秀被這聲莫名的巨雷嚇了一跳,然後心裡惶惶地彷彿丟了魂一般。突地,于越秀的心狠狠疼了一下,彷彿被割掉了一塊似的,慌得她趕緊坐到身後的沙發上。

「啊……」

伴隨著雷聲,蘇辰雨心疼地痛苦哭喊起來,那凄厲的哭喊聲似乎要將自己的心臟挖出來一般。

就在這一聲哭喊吼出的瞬間,原先一直躁動的內功在這時衝破了,蘇辰雨的內功從此登堂入室——然而這一切似乎都太晚了。

隨著內功的突破,枯竭的體力在內功循環幾個周天之後漸漸地恢復了一些,蘇辰雨看著一臉淚痕的小花,囑咐她道:「小花,哥哥要去找人去救姐姐。你在屋頂趴好,千萬不要亂動,等哥哥找人來接你去見爸爸媽媽。」

「恩,哥哥,你一定……要找回來小璐……姐姐。」小花乖巧地點了點頭,抹著眼淚說道。

蘇辰雨將自己濕透了的外套脫下給小花披上,希望能擋住一點夜風,再次囑咐道:「一定不要亂動,否則就見不到爸爸媽媽了。好好在屋頂趴著別動,哥哥很快就回來。」

小花狠狠地點了點頭,然後目送著蘇辰雨轉身躍入洪水中,向閃著燈光的方向奮力游去——那裡有著田筱璐生的希望。

盯著遠處一閃一閃的燈光,在混濁的湍急洪水中,蘇辰雨拼盡全身的力氣,一邊對抗著不時打來的浪峰和漂來的雜物,一邊試圖用最快的速度游到目的地。

現在,時間就是生命,早一刻開展救援搜尋,田筱璐生還的幾率就多一分。

就在蘇辰雨奮力地向著「生」的希望前行的時候,在澎城市委一號院的于越秀看著外面的大雨,心裡不安到了極點——小璐和小雨這兩個孩子來電話說今天回家,到現在還沒回來。

拿起電話,于越秀猶豫了一會之後,還是撥通了沂水大堤前線的電話:「喂,我找一下田明理啊,我是他夫人。」

「奧,小王是你啊,你叫一下老田接一下電話。」

「老田,小雨和小璐這兩孩子怎麼還沒回來啊?是不是還沒走啊?是不是今天又不回來了?」

「什麼?你說這兩個孩子中午的時候就走了?」

「那……那……怎麼現在……還沒到……家啊?」

「是不……是出什麼……事了啊?」

到最後,于越秀身子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顫慄的雙手甚至連電話都拿不住了——一股不祥的感覺不由自主地在心底升了起來。

沂水大堤那邊的田明理也沒想到蘇辰雨和田筱璐兩人這麼晚了還沒到家,而且外面一直下著大雨,路途又不好走,他擔心——是不是半路出事了。

一念至此,田明理不由地想到了剛剛那聲響雷時莫名產生的不祥之感,而且現在這種不好的感覺似乎越來越強——他也不由地慌了。

不過,田明理畢竟是歷經世事沉浮,於是很快就冷靜下來,然後在電話里不斷地安撫于越秀,讓她耐心等一等,他會儘快安排人去尋找的。

蘇辰雨向著燈光的方向遊了將近一個小時,可是這一個小時對於蘇辰雨來說卻仿若一年一般長久。

這時候的夜已經深了,蘇辰雨終於到達了燈光的源頭——一個支流堤堰上的災民安置點。

奮力地撲棱了幾下,蘇辰雨連滾帶爬地衝到堤堰上,直奔著最大的帳篷跑去。

一衝進帳篷,蘇辰雨就大喊道:「我要用電話,電話在哪兒?快,快。」

帳篷里正在開會研究抗災策略的眾人,著實嚇了一跳——這個冒冒失失闖進帳篷的年輕人渾身濕透了,一臉的焦急,嘴裡還不斷地喊著要打電話。

眾人愣了幾秒之後,坐在主位的中年人才站起來指著角落裡的電話,對蘇辰雨說道:「電話在那裡,你有什麼事?」

「趕緊安排人去救人,一個小女孩現在就呆在新縣大彭鎮附近的一個屋頂上。你們趕緊去,再晚我怕小女孩會出什麼變故。」蘇辰雨一邊撥電話,一邊焦急地說道:「那房屋應該是瓜農看瓜的屋子,趕緊去救那小女孩。」

一聽蘇辰雨的話,帳篷里的眾人也是一驚,大黑天,就一個小女孩呆在四周都是洪水的屋頂——這太危險了。不過,這時候眾人也都有些埋怨蘇辰雨這個年輕人,怎麼把小女孩獨自扔下,自己逃了出來——真是個懦夫。

蘇辰雨可沒時間理會這些人是怎麼想的,他現在正焦急地盼著電話趕緊接通,終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