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小說 >位面電梯 >第800章:修真境界的劃分(第4

第800章:修真境界的劃分(第4 (1/2)

小說名稱《位面電梯》 作者:千翠百戀  更新時間:2017-02-19 06:43  字數:3260

東方玉跟著白眉他們一起從血穴當中逃出來了,然而逃出來了之後,白眉的臉色卻很難看。

幽泉血魔侵犯峨眉山,沒想到傾盡全山之力也沒能將他消滅,反倒被他佔據了血穴,甚至連昊天鏡都遺失在裡面了,對於峨眉來說,這一戰可謂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看著白眉的臉色,就算是守在外面弟子們也不敢多言打擾,白眉雖然心下很不爽,但事已至此,自然是不可能自艾自怨的,倒是很有一派之主的風範,一個個命令接連不斷的從白眉的嘴裡說出來。

首先,讓玄天宗代表峨眉山去通知正道包括五台山在內的各大山門,讓他們前來峨眉山商討對敵之法,然而讓丹辰子鎮守在這血穴的入口處,監視這裡的一切,至於其他的弟子則一起回峨眉山去潛心修鍊,以應付血魔出關之日。

玄天宗身上那一襲如同袍子的衣服,似乎是一件飛行類的法寶,讓他的飛行速度非常的快,而且玄天宗本身也是昆崙山最後的倖存者,讓玄天宗去通知其他宗門是最合適的了。

而丹辰子是峨眉山的大弟子,修為最高,而且幽泉血魔也是借了他的飛刀遁走,給他指派一個任務,也算是讓他將功折罪了。

白眉的這些命令,所有的弟子自然是欣然響應,玄天宗走了,通知其他山門去了,丹辰子則留了下來鎮守血穴,身為峨眉山的大弟子,又進去過血穴有些了解,他在這鎮守也是最合適的了。

「這場神魔交戰,關係天下蒼生,這位先生雖說是普通軍人出身,可到底也是一位難得的高手,不如來峨眉金頂一聚,共同商討對付幽泉血魔之法如何?」,最後,白眉的目光又落在東方玉的身上,開口相邀道,東方玉所展現出來的力量,顯然是得到了白眉的重視的。

「觸發任務,要求打敗出關後的幽泉血魔,任務成功獎勵15晶點,任務失敗無懲罰」。

隨著白眉之言出口後,東方玉的心下升起一股明悟,繼剛剛保護那些普通的士兵之後,又出現了一個任務了,而且這個任務的獎勵足足是15個晶點。

這讓東方玉心下一動,對於這所謂的任務系統,似乎有了些猜想了。

看了看,這個任務對自己沒有絲毫的壞處,就算是失敗了也沒有懲罰,而且和自己的利益也沒什麼衝突,東方玉也就把這個任務接了下來了。

心念電轉之間不過剎那,東方玉接下了任務之後,對白眉點點頭,道:「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既然道長你誠心相邀,我自然是義不容辭了」。

「哈哈哈,好,浩然天地,正氣長存,有你這樣的正義之士相助,我相信邪不勝正」,聽東方玉的回答,很果斷的就答應了下來,白眉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意,點頭說道,說話間身形一動,升空而起。

旋即,天雷雙劍,雲中七子,以及其他的峨眉山弟子一起御劍飛仙,跟著白眉回峨眉山去了。

東方玉施展著舞空術,跟在白眉的身後飛行,仔細打量,白眉的力量比自己要強一大截,就連飛行速度也比自己快,要說起來,不愧是蜀山傳位面頂尖的強者,從原著中看他似乎隨時都能夠飛升,能有這樣的力量,也不奇怪了。

很快的,東方玉就能夠看得到峨眉金頂了,不同於現實世界的峨眉山,這個位面的峨眉山非常的龐大,而所謂的峨眉金頂也不是單純的山頂而已,竟然是一座座懸浮在空中的山峰……

要說起來,懸浮山當年東方玉在阿凡達的位面就看過了,可即便如此,今日再看這些懸浮於高空中的大山,亭台樓閣,瓊樓玉宇的模樣,依舊是感到一種由衷的震撼,這樣的景色,當真是非常的好看……

隨著白眉一同落到了其中最大的一座懸浮山上面,這懸浮山上有一片延綿的建築群落,這便是峨眉山的山門所在了,所有的人按下了劍光落下之後,天色也已經很晚了,白眉揮了揮手,讓所有的弟子們全都去休息了,有事明天再說,不過,卻單獨邀請東方玉進了他的修鍊大殿。

「白眉真人」,進了大殿之後,在白眉的招呼下,東方玉倒是謙遜有禮的行了一禮,這才坐下,展現出非常良好的涵養和氣度。

「不知閣下如何稱呼?天地之間還有你這麼一位高手,倒是讓人驚訝呢,果然是神州大地多卧虎藏龍之輩」,看著東方玉坐下了之後,白眉的眼神倒是絲毫不掩飾自己對東方玉的欣賞,點頭說道。

「哪有什麼所謂的高手,和白眉道長一比,我這點實力倒是貽笑大方了,我名為東方玉,道長可直呼我名」,對於白眉的稱讚,東方玉謙虛的笑了笑說道,這倒是實話,白眉的實力,當真是比自己要強一大截。

「我修鍊兩千年有餘,隨時可以飛升到另外一個宇宙去,你才修鍊多少年?能有今日這般修為,已經是曠古絕今了」,對於東方玉的謙虛,白眉卻是搖搖頭說道,對於東方玉的資質和力量,倒是毫不吝嗇自己的讚美了。

「呃……」,白眉的話,讓東方玉怔了一怔,他可以隨時飛升?這個東方玉不奇怪,畢竟原著中的白眉似乎隨時就能飛升了,可是從白眉的嘴裡,東方玉聽得出他似乎知道自己修鍊的年限?

「東方玉是吧?這個名字不錯,石中以玉為貴」,看著東方玉愕然的樣子,白眉顯然是能夠明白他心中的想法的,微微頷首,開口說道:「修鍊了兩千年,我走過的橋你比走過的路還多了,這閱歷和眼力可不是你能比的,雖不知你修鍊的是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