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小說 >位面電梯 >第388章:帝釋天反水

第388章:帝釋天反水 (1/2)

小說名稱《位面電梯》 作者:千翠百戀  更新時間:2016-09-10 11:41  字數:3301

「咦?那是什麼?」,東方玉的眼神極好,察覺到了雄霸這三分歸元氣當中那一縷邪意的黑色,心下微微一怔,覺得詫異。

那一縷黑色的光芒,看起來倒是和寫輪眼的力量有點類似呢,都是同樣的邪惡,黑暗,不詳

看著那一縷黑色邪意的光芒,東方玉體內的龍脈之力,似乎也受到了一絲的刺激,有了些異樣的反應。

「咦?」,不只是東方玉,就連旁邊坐山觀虎鬥的帝釋天,看著雄霸這一顆三分歸元氣巨大的氣團,嘴裡也是輕咦了一聲,身子不由得靠上前一些,顯然,這三分歸元氣當中邪意的黑色光芒,同樣沒有瞞過帝釋天的眼睛。

這一縷黑色的光芒,似乎只有東方玉和帝釋天現了,其他的人,都沒有察覺到這點細節方面的問題,全都是瞪大了眼睛,看著雄霸巨大的三分歸元氣,以及斷浪所施展出來的雷麒麟,都帶著毀天滅地之威,向對方狠狠的轟了過去。

三分歸元氣的巨大氣團,與雷麒麟相撞了,恐怖的爆炸,讓氣勁與雷電四處飛濺,強悍的衝擊波,遠遠的划過去,讓周圍觀戰的不少高手,暴退數十丈,漫天風雪飛舞,彷彿化做一朵巨大的白色蘑菇雲。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那爆炸的最中心,這麼恐怖的威能,應該是兩人最強的招數了吧?看那爆炸的中心,足足留下一個數十丈的巨大坑洞,看著都讓人心驚肉跳的,這麼恐怖的威能,不知雄霸和斷浪兩人,究竟誰勝誰負?

在所有的矚目下,良久之後,那爆炸的風雪終於落下,這些人,望了過去,臉色不由得一變。

只見那雄霸,看起來狼狽不堪,一頭如同銀絲的長,此刻彷彿瘋子般的披灑下來,一身紫金色的華貴長袍,也似乎成了乞丐裝了,不少地方應該是承受了雷擊,一片焦黑,看起來,那不可一世的雄霸,彷彿就像是難民營逃出來的一樣。

不過,雄霸雖然看起來狼狽,但是斷浪看起來就更加凄慘了,單膝跪在地上,嘴角,一滴滴的鮮血滴落下來,染紅了潔白的風雪,這一招對拼,顯然斷浪的傷勢,比雄霸看起來更加嚴重。

「哈哈哈,仙術?不過如此,今天就讓老夫,結果了你」,看著斷浪重傷吐血的模樣,雄霸眼神中帶著霸絕之色,朗聲笑道。

隨著他的大笑,單手高舉,又是一團如同水流般的氣團,在他的手中匯聚起來,氣勁無比渾厚。

「雄霸這老小子,實力比以前強了很多啊」,在旁邊觀戰的帝釋天,看著雄霸的實力,居然凌駕於斷浪之上,微微一驚,更主要的是對雄霸所表現出來的實力感到吃驚,特別是剛剛雄霸那三分歸元氣之中夾雜的一絲邪意的黑色,讓帝釋天都感覺一種濃濃的不安感。

眼看著斷浪重創,再打下去很有可能會被雄霸所殺,帝釋天再也站不住了,腳下一動,朝著雄霸沖了過去。

在帝釋天看來,雄霸對自己的威脅,大過於斷浪,所以今天的雄霸必須死,剛剛那一縷黑色,讓帝釋天都覺得不安,所以,自然不能讓雄霸將他殺了,至少現在出手,斷浪還能成為自己的助力不是?

「雄幫主,我來助你」,嘴裡嘿嘿怪笑著,帝釋天出手了,本來自己還以為斷浪能和雄霸斗個兩敗俱傷,自己出手收拾殘局呢,沒想到雄霸的武功,居然比自己預料的還要高一截,無奈之際,帝釋天只有提前出手了。

「帝釋天」,看著帝釋天沖了過來,雄霸心下微微一凝。

他在旁邊,不是為自己掠陣嗎?這個時候自己都佔據上風了,隨時能夠殺了斷浪這小子,為何他這個時候出手了?現在可不需要他出手呢,不對勁,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勁呢。

「驚目劫!」,帝釋天,出手了,一出手就是聖心四劫的招數,驚目劫動,帝釋天強悍無比的精神力量壓了過去,顯然是想要先用驚目劫的迷幻之力,先分散雄霸的注意力。

粹不及防之下,帝釋天的驚目劫,的確收到奇效,雄霸腦海微微一頓,思緒在這一刻呈現出一片空白。

「不對!」,雖然這只是一瞬間的事情,雄霸很快就反應過來了,雙目之中漆黑的光芒一閃,很快就恢復了神識。

可帝釋天,終究還是抓住了這一瞬間的機會,一掌印在雄霸的胸口,將他擊飛出去,一口老血噴出,隨著雄霸被擊飛的身子,在空中划過一道殷紅色的弧度。

怎麼回事!?

這一刻,長白山之巔觀戰的高手,臉色都是一變,帝釋天出手也就罷了,為何?他居然對雄霸下手了?這是怎麼回事?雄霸不是與帝釋天結盟了嗎?

「帝釋天,你居然敢背叛老夫!」,口吐鮮血,收了重創的雄霸,怒急叫道。

他也沒想到,兩人結盟共同對抗仙宮,可帝釋天居然會對自己下手,難道?他不明白自己死了的話,仙宮下一個目標,絕對是他天門嗎?帝釋天不可能連這麼簡單的問題都想不到吧?

「嘿嘿嘿雄霸你當年竟敢吸我百年功力,此仇不報,我帝釋天吃飯都不香,睡覺都不安穩,本座這些日子幫你,不過是想要取得你的信任罷了,為的就是現在這個時候,取你狗命」,帶著冰雕面具的帝釋天,嘴裡怪異的笑著。

「為什麼!?就為了這點事情,你連天門都不要了?老夫今日死了,他日仙宮必會滅了你天門!」,雄霸,難以接受帝釋天的解釋,就為了私人恩怨,連天門都置之不顧?

「嘿嘿嘿,本座該做什麼事,還輪不到你來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