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小說 >位面電梯 >第24章:回歸

第24章:回歸 (1/2)

小說名稱《位面電梯》 作者:千翠百戀  更新時間:2016-05-11 11:41  字數:3598

玉面如冠,長須如絛,神色恬淡,這個突然出現的人影,居然無人看到他是如何出現的,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彷如大海般深邃,看模樣,似乎有七八十歲了,但寶相莊嚴,肌膚卻如嬰兒般紅潤。

「你無需如此,執著太久,便是魔念,何需如此苦苦放不下?」,男子的聲音,富有磁性,聽起來非常的舒服,此刻,正站在李秋水的面前,低頭看她,絕世風采,讓人自慚形穢。

李秋水,聽得這個聲音,豁然抬起頭來,美眸瞪得大大的,驚訝,歡喜,震驚,一片複雜:「你…你……」。。

「無崖子!?」,童姥,神情也很激動,上前幾步呼喚道,難以置信,不是說他已經油盡燈枯,命不久矣嗎?看這幅模樣,哪裡看得到一絲老態?

「師父?」,東方玉,也是愕然的看著面前這個形象大變的無崖子,都有些不敢確定。

這真的是自己的師父?那個雙腿殘疾?只能將自己吊在半空中,老態龍鍾,行將朽木的師父?這簡直就像是兩個人。

「你這是何苦?」,無崖子伸手,在李秋水的面龐上輕輕撫摸,旋即,好幾道疤痕浮現出來,彷彿幾條猙獰的蜈蚣一般,卻是童姥曾經在她臉上留下的疤痕。

「不!你別看我!不要!」,自己的易容術被無崖子解了,李秋水不由得尖叫出聲,手捂著自己的臉頰,不斷後退,不敢讓無崖子看自己的模樣。

「無崖子,你沒事了?」,童姥,神色激動的上前幾步,本來從東方玉嘴裡得知他只剩下一年左右的壽命,童姥一直都很擔憂的。

「巫師姐」,無崖子,對著童姥行了一禮,風度翩翩:「劣徒在天山叨擾你幾日,剛剛他動手的時候我已經看到了,武功的確比以前長進了不少,多謝巫師姐教導有方,師姐教徒弟,卻是比師弟要強得多了」。

「都是本門弟子,何須言謝,況且,你這弟子,我也看得順眼」,童姥,很是爽快的擺了擺手。

「師父,你的傷勢,已經痊癒了嗎?」,東方玉,仔細的盯著無崖子問道。

自己離開擂鼓山並沒有多久,師父本來都已經差不多交代好了後事,無端端,怎會突然如此精神?更何況殘疾了數十年的腿,為何突然能走能跑?這令東方玉心中,湧起一股子不安的感覺。

「秋水,我來見你,是想要告訴你,當年是我負你,你的苦,我也明白,對不起,我沒有給你任何幸福,白白耗費你一生的時間」,對於東方玉的話,無崖子沒有回答,反倒是對李秋水開口道歉,說話間,深深的對李秋水鞠躬。

「你,你這是做什麼……」,無崖子突然這般鄭重其事的道歉,李秋水也感覺到有些不對勁,有些手足無措的說道。

「巫師姐,你對我的恩情,我此生是無以報答,一直以來,你都像一個大姐姐般照顧我,來生若有機會,我定百倍還你」,轉過身來,無崖子對童姥說道,同樣是深深的鞠了一個躬。

「無崖子,你無端端的說這些幹什麼?你怎麼樣了?身體是不是已經痊癒了?」,童姥也不是傻瓜,無崖子這般交代遺言似的話語,讓她也覺得深深的不安,結合之前東方玉的話,童姥也覺得很不對勁了。

「玉兒」,最後,無崖子將目光放在東方玉的身上,道:「我也不是個合格的師父,你武功修鍊一途,我身為師父,所做的卻不多,幸好你還算聰慧,想來以後,這江湖便是你的天下了」。

「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師父你對我的幫助已經足夠了,只是你的身體……」,東方玉開口說道。

不過,東方玉還沒說完,無崖子便抬手止住了他的話,道:「為師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讓我把話說完」。

旋即,無崖子面對天山懸崖,重重的跪下,開口朗聲道:「我身為逍遙派掌門人,一生任性妄為,毫無建樹,實在是愧對整個逍遙派,更是愧對師父的期望,今日我臨終在即,特此罪己,還望逍遙派後輩子孫,莫要學我」。

咚咚咚……

話音方落,無崖子重重的對著天邊叩了九個響頭,旋即,俯身不動。

「師父?」,東方玉心下一緊,上前幾步低聲呼道,可無崖子的身形,彷如磐石,沒有絲毫回應。

「無崖子!」,童姥和李秋水,臉色都是一變,急奔過來。

此刻的李秋水,武功自然比童姥要高得多,更何況她那登峰造極的凌波微步?一掌直接按在童姥身上,李秋水直接把童姥打飛了出去。

「別碰他,他是我的!」,李秋水,一把抱住了無崖子的屍身,尖聲叫道。

「無崖子,你個負心人,怎麼能就這樣走了!?我還有好多好多話和你說呢」,一把推開圍上來的婢女,童姥口吐鮮血,大聲厲叫道。

「無崖子,你為何如此狠心,拋下我一個人就走了?你都不在這個世上了,我李秋水還留在這個世界上幹什麼?」,對於童姥的厲叫,李秋水沒有理會,只是緊緊的抱著無崖子的屍身,低頭深情的說道。

不要!

東方玉大叫道,可他的動作,如何能快得過李秋水?她竟是抱著無崖子的屍首,直接從天山巨峭壁頂上跳了下去……

李秋水死了,陪著無崖子殉情了,雖說生前她幹了許許多多的荒唐事,可她對無崖子的感情,卻是刻骨銘心的,伴隨著李秋水的死,天山上的廝殺自然也落下了帷幕。

童姥沒死,可親眼見著李秋水和無崖子死在自己面前,當年幾個師門同輩就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