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小說 >位面電梯 >第19章:萬仙大會

第19章:萬仙大會 (1/1)

小說名稱《位面電梯》 作者:千翠百戀  更新時間:2016-05-11 11:41  字數:2757

天龍八部原著中的故事,東方玉娓娓道來,直說到那蕭峰和阿朱來到小鏡湖,失手打死了阿朱,然後找到馬夫人康敏,得知真相,再後來蕭峰在大遼當上了南院大王,爆發少林寺之戰,而少林寺的小和尚虛竹,也得到天山童姥和李秋水兩人的功力,直到最後,慕容復瘋了。

慕容復,隨著東方玉的講述,神色一片複雜,東方玉這講的到底是什麼?真真假假是怎麼回事?而且,還有未來會發生的事情?這個故事的結局,自己居然瘋了?

「公…公子爺……」,就算是成天放嘴炮的包不同,也感覺到聲音有些沙啞,說不出話來,這個故事,乍然聽起來,真假不辨,可是仔細思量,卻讓人感到恐懼。

「東方先生……」,慕容復,良久之後,深吸一口氣,強壓下自己心中的驚恐,問道:「剛剛你所言的事情,囊括過去,現在和未來,不知是何……」。

慕容復的話還未說完,東方玉卻是擺擺手,制止了他,將杯中一口涼茶飲盡,起身而去:「話不可說盡,我也該走了,過幾日,還要和蕭大俠去一趟萬仙大會才是」。

東方玉走了,慕容復卻是獃獃的坐著,心亂如麻,按照東方玉所言,那麼他去縹緲峰幹嘛,不言而喻了,只是,那東方玉的測算之能,真的能有這般恐怖?對未來要發生的事情,也如數家珍不成?如果真是如此,那自己光復大燕的雄心壯志,又算什麼?

「公子爺,莫要聽他胡說,他的話並非全都是對的,就像他說的,鳩摩智大師壓著段公子去我們燕子塢,可事實呢?鳩摩智大師和段公子根本就沒去」,包不同,也不敢想下去,看著慕容復的模樣,便開口寬慰道。

「不一樣」,雖說慕容復此刻是心亂如麻,可表面上卻還算鎮定:「我與段公子閑聊,曾經聽他說起過,當日鳩摩智大師貪圖六脈神劍劍經,本是壓著他去燕子塢的,後來卻是偶然間遇上了東方先生,才令鳩摩智大師頓悟」。

「公子爺,難道如果沒有東方兄出現,段公子和鳩摩智大師去了燕子塢,就會和東方兄說的一樣,發生那些事情?」,風波惡,是心直口快的,開口問道。

慕容復的臉色變了變,雖說自己心裡也有這樣的猜測,可直接說出口來,慕容復還是覺得有些惶恐,世上的事情,難道真的有上天註定一說?莫非?自己終生忙碌,真的如他所言,竹籃打水一場空?

東方玉所言,對慕容復來說,觸動之大,不言而喻,東方玉和慕容復說了這麼多,其實也就是想改變他悲劇的人生,雖說自己和慕容復沒什麼交情,可能幫上忙的話,當然還是儘力的幫一下,畢竟東方玉本質上,還算是個積極向上的好青年。

一路所行,沒有什麼太大意外,偶爾提煉一下自己的內力,將雲中鶴的內力煉化,行走了些日子,東方玉便回到了擂鼓山,北冥神功與易筋經並修,在內力方面,東方玉估摸著應該直追慕容復這個層次了,只是攻擊的手段,目前卻是弱點。

時間,一晃而過,眨眼間半個月的時間就過去了,最近這些日子,武林中發生的大事,卻是一件接一件的。

首先,便是那四大惡人,老大段延慶居然入了大理天龍寺,成了僧人,每日陪伴青燈古佛去了。

老二葉二娘,居然去了少林寺,只是見了個名為虛竹的不知名小和尚,卻是歡喜大叫,說那是她尋了二十多年的兒子,最後葉二娘居然是心滿意足,想要自盡嘗罪,卻被那玄慈方丈阻攔。

至於老三南海鱷神,卻是隱居南海去了,似乎再也不想踏足中原的樣子,老四雲中鶴卻是被人所殺,武林之中令人聞風喪膽的四大惡人,居然就這麼瓦解了。

另外還有大理段氏,那風流不羈的段正淳,一生不知玩弄了多少女子,到了中年,似乎幡然醒悟了,居然也遁入了天龍寺,當和尚去了,而段正淳的夫人刀白鳳,居然懸樑自盡了,大理國皇位,正式傳位於段譽。

另外,前些日子在武林中鬧得沸沸揚揚的北喬峰,帶著美眷,隱居關外,牧馬放羊去了,而南慕容,卻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似乎當日少林寺一戰之後,便不知去向了。

……

宋遼邊境,一對夫婦,養了百八十隻羊,藍天為被,大地為床,游牧放羊,倒是好不快活,男子,約莫三十左右,一張剛正不阿,滿是滄桑感的面容,女子卻不過雙十年華,青春貌美,這對夫婦,正是來到關外,以游牧為生的蕭峰夫婦。

「啾……」,突然,天上一隻雄鷹鳴叫,隨即撲了下來,男子伸出胳膊,雄鷹乖乖的落在他手臂上,如鋼鐵般的鷹爪上,綁著一封信。

「蕭大哥,阿彩回來了,是東方先生的來信嗎?」,阿朱歡喜的撫摸著雄鷹,開口問道。

這隻名為阿彩的雄鷹,還是機緣巧合之下,蕭峰降服的,把它放在東方玉身邊,一旦有事情通知自己,阿彩便會翱翔千里,帶信來到大遼。

「不錯,東方先生來信,說是時間到了」,掃了一眼來信,蕭峰點頭說道,當日曾答應過東方玉出手一次救人,蕭峰夫妻就等著東方玉的來信呢。

「恩,那蕭大哥你快去快回」,阿朱點點頭,溫柔如水的模樣。

「公子爺,果然,那三十六洞,七十二島的牛鬼蛇神,真的聚集在一起了,似乎在密謀大事」,另外一邊,包不同和風波惡兩人,也打探好了消息,彙報於慕容復。

「恩,走,我們也去看看這所謂的萬仙大會,是否真的如那東方玉所言,分毫不差,畢竟在他的說法中,這萬仙大會,我慕容復也應該去湊湊熱鬧才對呢……」,慕容復點頭說道,旋即動身。

包不同和風波惡兩人面面相覷,都猜不透自家公子爺到底是什麼想法,自從那日從東方玉嘴裡知道了一些故事之後,公子爺便將自己鎖在房中,足足七天七夜沒有出來過,直到前些日子走出房門,卻是讓自己兩個去打探那七十二島和三十六洞的牛鬼蛇神動向。

「三哥,你說公子爺到底想幹什麼?為什麼想要去摻和這件事情?」,風波噁心直口快,想不明白,便開口發問。

「公子爺的想法,也豈是我們能夠揣度的?跟著便是了」,包不同搖頭晃腦,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樣。

「去,說到底,你自己也不知道」,風波惡撇撇嘴,跟了上去。

夜月當空,荒山野嶺,鬼哭神嚎,慕容復帶著兩個家臣,藝高人膽大,怡然不懼,不過片刻,道路盡頭,儘是燃燒起幾朵鬼火,如鬼似魅,讓人心寒。

「諸位,我慕容復不過是路過罷了,沒必要裝神弄鬼,嚇唬我們兄弟幾個吧?」,看著幽幽鬼火,慕容復是開口,高聲說道。

「慕容復?你就是那與北喬峰齊名的慕容復?都說那喬峰蓋世英雄,降龍十八掌世間難覓敵手,你與他齊名,想來也不差,讓我等試試你的斤兩再說……」。

荒野之中,如惡鬼般嘶啞的聲音響起,忽左忽右,忽前忽後,讓人確定不了聲音的出處。

「是嗎?我也想試試你們三十六洞,七十二島的斤兩呢」,慕容復笑了笑,隨即長劍出鞘,划過一道森冷的劍芒,手腕一抖,一道凌厲的劍氣便飛了出去,草叢中,一聲慘叫聲響起,鮮血四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