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小說 >位面電梯 >第18章:給你講個《天龍八部》的

第18章:給你講個《天龍八部》的 (1/1)

小說名稱《位面電梯》 作者:千翠百戀  更新時間:2016-05-11 11:41  字數:3060

東方玉回過頭來,開口之人,正是阮星竹,此刻有四大家臣照料段正淳,阮星竹是走到了東方玉的跟前。

「東方先生,你能測算過去未來,能否知曉我的兩個女兒,現在下落何處?」,阮星竹,眼神充滿了希冀的看著東方玉,道:「當年,我將兩個女兒寄養在農婦家裡,可回過頭,那出農婦家已經沒有了,我兩個女兒也丟失了多年了,不知東方先生,能否測算出來?我必感激不盡,為先生立長生牌」。

「慕容公子,你知不知道,阿朱的身上有塊金鎖片?」,東方玉,轉過頭來對慕容復問道。

「金鎖片!?」,這個話,讓阮星竹眼睛一亮,希冀的目光望向了慕容復。

「阿朱!?」,這番話,讓慕容復思及阿朱的身份,心中一動,點頭說道:「阿朱當年來到燕子塢的時候,便是孤兒,我記得她的確有一塊金鎖片,上面還刻著字呢,好像是:天上星,亮晶晶,永燦爛,長安寧」。

「不錯,是我女兒,是我女兒」,聽到那金鎖片上面刻的字,阮星竹忍不住哭出聲來,又悲又喜的叫道,同時緊緊的盯著慕容復,道:「慕容公子,不知我女兒,現在何處?」。

「阿朱啊,她已經下嫁於和我齊名的北喬峰,去了關外,過著牧馬放羊,與世無爭的日子了」,慕容復,開口答道,雖然對於蕭峰的武力感到可惜,但阿朱能有這樣圓滿的結局,慕容復心中也為她高興。

「那就好,聽聞那喬峰大俠是蓋世英雄,那就好」,聽得阿朱的下落,阮星竹欣喜安慰,旋即又對東方玉問道:「那我另外一個女兒呢?在哪裡?東方先生能否測出一二?」。

「星宿海,丁春秋座下,有一個名為阿紫的弟子」,東方玉開口答道。

「啊!?」,與阿朱相比,這阿紫的處境彷彿刀山火海之中,聽得阮星竹驚呼出聲,臉色一片煞白。

東方玉可沒有時間在這耗費,道出了阿朱和阿紫的下落之後,便離開了小鏡湖,慕容復一行人,也陪著他一同離開。

「東方先生,接下來要去哪裡?」,慕容復開口問道,一路所見,對東方玉的測算之能,已經可以說是非常敬佩了。

「我自是回擂鼓山了,慕容公子,難道要一直陪著我?不去做你那光復大燕的大事嗎?」,東方玉,偏過頭來,看了看慕容復,笑而問道。

「東方先生不是說我一生忙忙碌碌半輩子,竹籃打水一場空嗎?我又何必去做無用之功?」,慕容復,笑而答道。

「哦?」,東方玉腳下一頓,詫異的看著慕容復,他難道真的能放下光復大燕的執念不成?

「東方先生,我父母給我取名一個復字,便是希望我能夠光復大燕,他們更從小就告訴我,我是鮮卑慕容氏,一輩子都得為光復大燕而努力,莫非,我這一生真的無論如何,都不能成功嗎?」,慕容復,神色倒是前所未有的認真。

「唉……」,看著慕容復的模樣,東方玉心下微微一嘆,從小到大接受的教育,讓慕容復終生為了光復大燕而努力,一時間,讓他放棄,真的能做到嗎?

「慕容公子,可願聽我講個故事?」,沉吟了許久,東方玉突然開口問道。

「哦?東方先生但請直言」,慕容復認真的點點頭。

他也知道,東方玉要說起故事,就是要說自己測算的事情了,就如同之前在小鏡湖中,講述那段延慶的事情。

「包先生和風兄若是有興趣,也可以聽一聽,前面有個茶棚,我們去坐坐吧」,指了指不遠處路邊的一個茶棚,東方玉開口,一行四人,坐了下來。

「我要給你們將的故事,恩,叫做天龍八部……」,清了清嗓子,東方玉開口說道。

「天龍八部?難道還真的是講故事?連題目都有?」,這番話,讓慕容復三人一愣,面面相覷,不過倒也沒有打斷東方玉,悉心靜聽。

喝了口茶棚夥計端上來的茶水,東方玉開口而道:「話說那大理無量山上,有一處劍湖宮,上面有一個武林門派,叫做無量劍派」。

「無量劍派?這不是個小門小派而已嗎?怎麼好端端的說道哪裡去了?」,東方玉這番話,可以說完全牛頭不對馬嘴了,包不同張了張嘴,就要發問,卻是被慕容復一個眼神制止了。

一路講過,直接講到段譽小子,跌落崖底,進了琅嬛福地,得了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的武功。

「琅嬛福地?和我舅媽家的琅嬛玉洞是什麼關係?逍遙派?北冥神功?凌波微步?段公子的確會凌波微步,莫非就是這番機緣?還有那北冥神功,能汲取天下高手的內力為己用?難怪段公子年紀輕輕,竟然有一身渾厚的內力,這北冥神功,比那江湖上人人聞之喪膽的化功大法更勝一籌啊」。

一段故事,很快吸引了慕容復幾人的注意,結合東方玉的故事,慕容復心念電轉,再結合現實中的東西,倒是一時間感覺懂得了許多東西。

「話說人體的筋脈承受力是有限的,韌性也只能慢慢的適應,那段譽汲取了太多的內力,難以掌控,終日癲狂,沒有辦法,只能去那天龍寺,尋找高僧化解……」。

天龍八部,一開始說出來,主角幾乎都圍繞在段譽身上,聽得那段譽,機緣巧合之下,竟然習得六脈神劍,即便是慕容復也羨慕得緊了,自己這一身功夫,可是從小到大,苦練而來,其中艱辛可只有自己知道,這段譽,短短數個月,居然從一個不會武功的書生,成了一流好手。

「再後來,那鳩摩智便壓著段譽,到了姑蘇燕子塢……」。

「咦?鳩摩智大師和段公子,到過燕子塢嗎?」,說到這裡,包不同忍不住了,低聲對風波惡問道。

風波惡也一副茫然的模樣,搖頭,便是從來沒在燕子塢遇到過鳩摩智和段譽,這講的和現實,又有些出入了吧?這故事裡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

慕容復也是茫然,之前還以為東方玉只是在給自己說段譽的事情,可到了這裡,卻又發現是根本沒有發生過的事情,覺得莫名其妙,思緒很混亂。

「諸位,暫且放開其他,這只是個故事而已」,看得出慕容復幾人心中的想法,東方玉笑了笑說道。

「東方先生請繼續」,儘管心緒雜亂,但慕容復還是點點頭,沒有做聲打斷。

然後,就聽到了阿朱扮了個所謂的慕容老太太,風波惡幾人不禁莞爾,這番任性玩鬧的個性,倒真的是阿朱的性子,再到後面,被鳩摩智追殺,逃到了曼陀山莊,見到了王語嫣,段譽便狗皮膏藥般糾纏。

然後,又說到段譽離開了燕子塢,卻遇上喬峰,用六脈神劍斗酒,兩人喝得不分上下。

「堂堂六脈神劍,被段公子使得時靈時不靈,而且只能用來斗酒,當真是暴殄天物啊」,雖然知道現實中的段譽武力值和自己公子幾乎不相上下,可聽得故事中這般膿包窩囊,包不同還是不禁低聲鄙夷道。

「包三哥,莫要說話,若真如東方先生所言,那段公子體內的內力難以控制,即便習了六脈神劍,難以控制,也不奇怪」,慕容復,低聲對包不同搖搖頭說道。

再然後,是杏子林的事情,和東方玉所言差不多,只是現實中杏子林事件沒有段譽跟隨罷了,再然後,聽到段譽帶著中了悲酥清風的王語嫣逃跑,躲在水房,卻遇到個叫李延宗的傢伙……

「這…這事情根本沒有發生過,可為何,從東方先生嘴裡說出來,卻彷彿順理成章,就該發生這些事情呢?」。

「若是我,真的如故事中一般,在水房中發現表妹和一個陌生男子這般,又會如何做?」,慕容復,聽到自己出場,設身處地的想想,發現自己,所做的事情估計會和故事中的自己一樣,這不禁讓慕容復心下驚駭,渾身冷汗涔涔,這難道就是命運?還是說,東方先生連自己的個性居然能把握得如此通透?

故事說到這裡,慕容復等人屏住了呼吸,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茶座更安靜得可怕,就只有東方玉的聲音和他喝茶的聲音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