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小說 >位面電梯 >第16章:戴綠帽者人恆戴之

第16章:戴綠帽者人恆戴之 (1/2)

小說名稱《位面電梯》 作者:千翠百戀  更新時間:2016-05-11 11:41  字數:3389

大理境內,有一處湖泊,非常清澈,無風的日子,沒有絲毫波紋的湖面,就像是一面鏡子似的,能倒映出天空的景色,美輪美奐,故此,這處湖泊被稱之為小鏡湖。

尋常,小鏡湖的日子都是非常寧靜的,就彷彿那沒有絲毫波紋的湖面一般,小鏡湖旁邊,有一棟竹子搭建起來的小屋,屋中住著一美人,當真如詩如畫,只是這些日子,靜謐的小鏡湖,倒是多了些歡聲笑語,因為小鏡湖,來了個男人,大理鎮南王,段正淳。

段正淳的四大家臣,尋常日子只是在附近幹些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也算是拉起警戒線,防止有宵小之輩前來打擾自家王爺的雅興,而段正淳,則和阮星竹,成天顛鸞倒鳳,日子過得好不快哉。

只是,相距小鏡湖不遠處,一行六人,五男一女,正朝著小鏡湖這邊走過來,正是東方玉一行人。

「東方先生,你這測算之能,儘管早就心裡有數,可每次還是覺得震驚,你從來沒來過小鏡湖,更不知道它的方位,可你居然知道我父王就在這裡」,開口的是段譽,陪著東方玉一路打聽小鏡湖的所在,很是費了一番工夫。

對於段譽的話,東方玉笑而不語,只是旁邊的木婉清,卻是耐不住性子的模樣,手裡把玩著一塊,恩,智能手機,只是,屏幕一片漆黑。

「喂,姓東方的,聽段譽說你這個東西賣給他七百兩銀子,可才用了一兩天就壞了啊,不行,你得幫我修好,不然就賠錢」,顯然,木婉清也是嘗過智能手機的趣味,開口對東方玉說道。

「對不起,這個我現在真的無能無力」,木婉清的話,讓東方玉一嘆,沒有辦法,手機沒電了,自己還能怎麼著?在這天龍八部的世界裡,可沒有充電的地方。

幾人走走說說,很快便有個人跳了出來,攔在眾人面前,可還不等他說話,段譽反倒是高興的叫了起來:「朱叔叔」。

原來這出現的人,正是段正淳四大家臣之一的朱丹臣。

「公子,小姐」,看到段譽和木婉清,朱丹臣開口叫了一聲,神色有些尷尬。

沒辦法,說得難聽一點,這個時候他們王爺正在外面偷情,遇上兒子和女兒跑過來,這要見到了,王爺的臉往哪擱?

「朱叔叔,我父王在不在這裡?」,段譽歡喜的叫道,找了這麼久,終於找到了。

「那個,公子,王爺本來在這邊盤桓了幾日的,可他清晨說有急事,早早的就離開了,你們找王爺有什麼事?告訴我就行了,等王爺什麼時候回來了,我幫你轉達」,想了想,朱丹臣還是覺得別讓王爺和公子見面的好,便編了個借口。

「啊?父王他走了?」,段譽倒是沒想到朱丹臣會騙自己,一臉失望的神色,旋即把目光放在東方玉神色,其他人也一樣,顯然,他們等著東方玉再測算一下段正淳的行蹤。

「走了?難道段正淳在小鏡湖,中間還會離開些日子嗎?」,東方玉,也是微微一怔,心下正奇怪的時候,突然感覺到遠處傳來呼喝之聲,還有戰鬥的聲響傳來。

「糟了」,聽得身後的動靜,朱丹臣的臉色一變,轉身疾跑,段譽,慕容復和東方玉等人,也跟了上去。

只見場內,足有七八個人混戰,一個年約五旬左右的老者,雙腳殘疾,拄著一對鐵拐,正壓得一個同樣四旬左右,玉面金冠的男子幾乎抬不起頭來,不是段延慶和段正淳又是誰?

段延慶的實力,不是段正淳能比的,而另外一邊,四大惡人的其他幾位,有葉二娘,岳老三,雲中鶴,也壓得段正淳另外三位家臣抬不起頭來,等到東方玉幾人趕過來,自段正淳而下,四人全都負了傷。

「爹,惡賊,休傷我爹」,情況緊急之下,段譽連稱呼都不一樣了,急切之下,手指曲彈,瞬息間幾道凌厲的劍氣便射了出去,給人以斷玉分金的感覺。

四大惡人,慕容復自然是不陌生,畢竟他扮演的李延宗,便是西夏一品堂里的軍官,和四大惡人可算是朝夕相處了,此刻,看到這樣的情況,慕容復也拔劍出鞘,再加上風波惡和包不同,戰局片刻間便扭轉了過來。

「這些功力,可別浪費了」,四大惡人,沒一個好東西,都是死了千百次都不足惜的,所以,東方玉趁亂出手了,擒住淫賊雲中鶴,北冥神功運轉,不過片刻間,便將他的內力吸得一乾二淨。

「化…化功大法……」,雲中鶴,驚駭的看著東方玉,嘴裡吐出這麼一句,便被東方玉一掌拍死了。

化功大法!?

不得不說,這個功夫的名字當真是令人聞之色變,餘下三大惡人,抽身後退,身上多多少少都帶著些傷勢,段延慶的臉色更是難看的盯著東方玉和慕容復等人:「這是我們大理段家的家事,你們是誰?為何要插手?」。

「在下慕容復,與段兄乃知己,豈能袖手旁觀?」,慕容復手持利劍,平靜的說道,一身功力,輕易將葉二娘和岳老三壓制住。

「北喬峰,南慕容的慕容復?」,人的名樹的影,當日可輸在蕭峰手中,聽得眼前的人是與那蕭峰齊名的慕容復,段延慶心下吃驚,再加上那會使六脈神劍的小子,今天看來討不得好了。

「閣下又是何人?莫非是星宿老怪的門下?」,段延慶的目光,又落在東方玉的身上,開口問道。

「要說起來,那丁春秋叛徒曾經也算是我師兄,我的名字,叫做東方玉,今天前來,正是為了段先生你來的」,東方玉開口說道,汲取了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