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小說 >位面電梯 >第15章:同行

第15章:同行 (1/2)

小說名稱《位面電梯》 作者:千翠百戀  更新時間:2016-05-11 11:41  字數:3150

「玉兒,這些日子有易筋經為你築基,你的內功已經初窺門徑了,你可有什麼想學的招數?」,這一日,擂鼓山石室之中,東方玉方才收功完畢,無崖子卻是開口問道。

「師父,說了多少次,別叫我玉兒」,東方玉,黑著臉說道,雖然知道這樣的稱呼是體現出親密的關係,就像蕭遠山稱蕭峰為峰兒一般,可這「玉兒」叫出來,給人一種叫女孩子的感覺。

「哈哈哈」,對於東方玉這般模樣,無崖子只是笑了笑,沒有答應,似乎很樂意看到自己徒弟這幅模樣。

這些日子,無崖子的情緒倒是比以前要好,再也不像以前那般半死不活的樣子,可是,東方玉想問一問,師父,你這般捉弄自己的弟子,節操何在?你可是大名鼎鼎的無崖子啊,你絕頂高手,武學大宗師的風範在哪裡呢?

當然,這些話東方玉只敢在心裡說說,是不敢說出口的,想了想,還是認真回答道:「我們逍遙派的功夫,我比較中意的其實還是天山折梅手,這門功夫,號稱永遠都學不完,能將天下任何掌法,指法,拳腳,劍法,槍法,鞭法,刀法等等全都融入進去,也號稱能破天下所有的招數」。

「折梅手啊,要說招數的話,只學這一門,的確是夠了」,說起折梅手,無崖子語氣有些唏噓,不過對於東方玉的選擇,倒是沒有異議,想了想,道:「折梅手,還要數巫師姐最拿手了,你若是想學,便帶著我的五寶扳指去縹緲峰,找你巫師伯吧」。

「五寶扳指?」,這個話,讓東方玉一驚,他自然知曉,這五寶扳指代表的意義,可就是逍遙派的掌門人身份。

「怎麼?這五寶扳指你不要,還想讓我帶到墳墓里去嗎?」,看東方玉的神色,無崖子淡淡的問道。

「這……」,東方玉想了想,似乎就目前的情況看來,這逍遙派掌門人的身份,也只能傳給自己了?東方玉也就不再矯情了,點頭答應了下來,當然,更主要的是當這個掌門人,沒什麼太大的責任和義務。

「那再過些日子,等到巫師伯返老還童的時候,我再去找她吧,不然的話,就怕兩位師伯又得掐起來」,想了想,東方玉覺得離童姥返老還童的日子不遠了,索性也就那個時候過去。

現在已經偏離了原著很多,擂鼓山珍瓏棋局不會擺,虛竹也不會出少林,那童姥沒有虛竹在旁,能否應付得了此次危機?看起來很懸啊。

「她們兩位……」,無崖子聽得這個話,張了張嘴,可一句話還沒說完,卻是長長的嘆了一句。

「師弟,慕華已經回來了,還帶了南慕容的慕容復公子,以及大理世子段譽一同過來」,就在這時,蘇星河師兄進了石室,開口對東方玉說道。

「師父,那我先出去看看了」,也知道上一輩的恩怨,這個死結在師父心裡沒那麼容易解開,東方玉也沒有在這個話題上多糾纏的意思,道了一句,便跟著蘇星河一同離開。

「若是有機會的話,你帶兩位師姐過來聚一聚吧,也沒幾年活的了,這些恩怨也沒必要帶進棺材裡去了」,就在東方玉轉身離開的時候,卻突然聽到身後師父低聲話語,若不是這些日子東方玉內力長進了許多,還真不一定聽得清楚。

出得石室,山谷中,薛慕華看到蘇星河,神色激動的跪了下去,伏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唉,起來吧,從今日起,你還是我逍遙派門下」,有東方玉說情,再加上薛慕華幫忙,謀划了易筋經回來,也不用再怕那丁春秋叛徒前來報復了,蘇星河心中愧疚,開口將薛慕華重新收入門牆。

「見過聰辯先生」,慕容復和段譽,也都各自上前見禮。

「喂,你就是東方玉?是你和段譽說我們兩個能相愛的?那你說段譽他什麼時候能娶我?」,這邊還未禮畢,一道很乾脆直爽的女聲便響了起來,正是對東方玉説的。

蘇星河也知道慕容復和段譽,都是來找東方玉的,所以也是寒暄了幾句,便帶著薛慕華離開了。

東方玉把視線放在說話的少女身上,一襲黑色衣裙,模樣倒是非常精緻,跟著段譽一起來,又是這般說話的口氣,性格直爽而又單純,自然是那木婉清無疑了。

「木姑娘別急」,東方玉笑著安慰了木婉清一句,轉過頭來,正想和段譽說幾句,卻又被木婉清打斷了:「不是你的婚事,你當然不急了,不行,你今天一定要給我說個確定的日子下來」。

好吧,雖然從原著中,東方玉就知道木婉清的性格,可親眼所見,還是有些,怎麼說呢,感覺到有趣,這姑娘,當真有趣,讓人沒辦法生她的氣,當然,只要她別動不動就那鏢射人就行了。

「幾位還是先坐下再說吧」,招呼著幾人,在不遠處幾個石凳上坐下,東方玉這才對段譽問道:「段公子,你父王可在王府之中?」。

「我父王前幾日,說是有事情要辦,就離開了,至今未歸」,段譽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東方玉問起自己父親的事情,可還是據實相告。

「嗯,算算時間,也該到了小鏡湖劇情開始的時候了」,聽到這個話,東方玉心中暗道,便開口說:「關於你和木姑娘之間的事情,我們稍後便起身,去小鏡湖一趟,找你父親,到時候自有分曉」。

「好的」,既然是東方玉親自帶自己去,段譽也就沒什麼再說的了,只是那木婉清不問個子丑寅卯,就是不甘心的樣子,還是段譽在旁邊拉住了,可要一直纏著東方玉不放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