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小說 >位面電梯 >第14章:北喬峰 南慕容

第14章:北喬峰 南慕容 (1/1)

小說名稱《位面電梯》 作者:千翠百戀  更新時間:2016-05-11 11:41  字數:2910

慕容復,呆在聚賢庄,就是為了等薛神醫帶他去見見東方玉,能測過去未來的奇人,其作用比得上數十個武功高手,雖然喬峰也在,讓他覺得有些不自在,可為了光復大燕,這點不自在算得了什麼?與他井水不犯河水便是了。

慕容復能忍,蕭峰則是心胸寬廣,不放在心上,雖說前些日子在少林寺,雙方可以說是生死大戰一番,但隨著父親放下仇恨,蕭峰自然也不會延續上一輩的仇恨,只是阿朱夾在兩人中間,覺得度日如年,一方是自己傾心的人,一方又是自己服侍了十幾年的公子爺。

「慕容公子,過來喝幾杯如何?」,這一日,慕容復獨自在院子里練練劍法,突然一道渾厚的男聲響起,循聲望去,只見房頂上,身材魁梧的蕭峰,手上提著兩罈子美酒。

「好!」,蕭峰的邀請,雖說讓慕容復心下詫異,但也點點頭,提氣縱身一躍,也上了屋頂,接過蕭峰丟過來的酒罈子。

「好酒」,飲下一口,慕容復贊了一句,旋即把目光放在蕭峰身上,道:「蕭兄,阿朱的傷勢好了之後,你真的要隱居塞外?終生不再踏足中原?」。

「不錯」,蕭峰眼中,閃過一抹柔情,沒有絲毫遲疑,點頭答道。

「可惜了,你的武功比我更強,縱觀整個天下,也沒幾個人是你的對手,就這麼隱居塞外,白白埋沒了這一身功夫」,慕容復,長嘆一聲,一臉惋惜的神色。

「慕容公子,莫不是想讓我蕭峰為你打天下?光復大燕?你就不怕我壞了你的好事?」,慕容復的神色,蕭峰也能猜出一二,撇過頭來笑問道。

「蕭兄的為人,我慕容復還是很敬佩的,你要對付我,降龍十八掌打過來便是,何需用這般詭計,壞我好事?」,慕容復想也不想,開口答道。

「你倒是個人物,連仇人也敢用,若我真有心開創一番事業,或許還真就答應你了,可惜,我志不在此」,蕭峰對慕容復的器量,倒也真有些欽佩。

說起來,蕭峰有的是胸懷,不拘小節的氣概,但是卻沒有慕容復這般器量,為了成就大事,能忍受一切的決心。

「那就真可惜了」,這下,慕容復倒是真的惋惜,語氣中的失望沒有絲毫摻假。

「人生如戲,前些日子我蕭家與你慕容家還是不共戴天之仇,過幾日,蕭某就要迎娶阿朱妹子,你們慕容家,倒也算我蕭某的親家了,我敬你,上一輩的恩怨已經煙消雲散,我們這一輩,自然不該再續曾經的仇恨」,這些日子的經歷,倒是讓蕭峰心中諸多感慨,提起酒罈子,慢慢的灌了一大口。

「好,蕭兄的胸懷,慕容復也是很敬佩的」,蕭峰開口,便化解了上一輩的生死大仇,這般拿得起放得下,慕容復也是打心眼裡佩服,一時間,這北喬峰南慕容,倒是惺惺相惜。

原著中,慕容復的表妹,被段譽狗皮膏藥般黏著,居然勾走了,偏偏那段譽有著大理世子的身份,卻沒有胸懷干一番大事業,偏偏機緣巧合之下,連武功都比自己高,這是讓慕容復羨慕又嫉妒的。

憑什麼自己費盡心機想要謀劃一番,那段譽生就大理世子的身份,卻終日知道勾搭女人?最後還有大理皇位等著他,自己埋頭苦練武功二十多年,那愣子遊山玩水般,武功就比自己還高?這要換別人,誰能服氣?

好吧,一個段譽也就是了,偏偏還有個虛竹,自己本來想借三十六洞,七十二道的妖魔鬼怪之力,以後幫助自己光復大燕,可最後卻為虛竹那小子做了嫁衣裳,成了那天山縹緲峰靈鷲宮的主人,武功又是輕而易舉,沒幾天就從一個資質平平的小和尚超越了自己。

連番打擊,讓慕容復心中的自傲受不了,再加上命運的作弄,以至於心存大志的佳公子,最後性格扭曲。

好在此番,慕容復沒遇到過段譽,也沒機會碰到那虛竹,沒有那麼多打擊,今日這番心性,倒也算是有志青年了。

阿朱,依在窗邊,看著屋頂上蕭峰和慕容復喝酒,俏臉上帶著幸福的笑容,她也知道,蕭峰去找慕容復喝酒,化解雙方的尷尬,是為了不讓自己夾在中間難受,得夫如此,還有何所求?

啊!!!

這聚賢莊裡面,倒是其樂融融,而門口,突然響起幾聲痛呼,房頂上的蕭峰和慕容復都是一怔。

慕容復身形如電,身法展開,眨眼間來到聚賢庄門口,只見風波惡和包不同兩人,身上都有劍傷,鮮血橫流,而門口,則站著一對年輕男女。

「公子爺」,看到慕容復,包不同兩人叫了一聲。

「閣下何人?我這兩位兄弟如何得罪你了」,看著兩人受傷的模樣,慕容復臉色一沉。

「哼,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的傢伙,死了也活該,段譽,給我殺了他們」,身穿黑色衣裙的少女,開口便是要殺人。

這對年輕男女,自然就是段譽和木婉清兩口子了。

門口處,兩人恰好與包不同兩人相遇,包不同的嘴,自然容易得罪人,而木婉清的性子,又是動輒放飛鏢殺人的,一言不合,就動起手來。

段譽免不了只能出手,偏偏六脈神劍劍氣,出手就是要殺人的武功,包不同和風波惡,如何的段譽的對手?輕易就被劍氣所傷,若不是段譽已經留手,或許地上就只有兩具屍體了。

「哼,好個心性惡毒的丫頭,我倒你們有何本事能殺我」,慕容復,心中傲氣自是不需多言,年輕一輩除了蕭峰,還真沒什麼人放在他眼裡,聽得木婉清之言,慕容復冷哼一聲,手中長劍一抖,如靈蛇般向段譽刺過去。

「這位公子住手,不過些許小事,不如化干戈為玉帛吧」,段譽,急忙擺手,腳下凌波微步連踩,躲過了慕容復的劍。

「咦?這小子倒有幾分能耐」,能躲過自己的劍,慕容復心下微微一驚,也有些好奇,江湖上什麼時候又出了個這麼年輕的高手了?

唰唰唰……

凌波微步雖然精妙,可說到底,段譽的對戰經驗卻不足,再加上並沒有戰鬥的心思,被慕容復連搶幾招,就左支右絀了,沒辦法,只能屈指射出六脈神劍劍氣對敵。

嘶。

六脈神劍一出手,慕容復是倒吸了一口冷氣,或凌厲,或詭秘,或霸道,或曲折的劍氣,當真令人防不勝防,一時間,自己竟是拿不下,心驚之餘,慕容復也起了些爭強好勝之心。

「段譽,快把他們都殺了」,木婉清,看著段譽居然留手,連連大叫。

可惜段譽卻連連後退,沒有打下去的心思,只有被逼得躲不開的時候,才用劍氣來抵擋一下劍招。

「好精妙的劍法,居然能以指尖射出劍氣,莫非,是大理段氏的六脈神劍?」,蕭峰,也好奇的過來了,看到段譽的劍氣,開口贊道。

「慕容公子,這位公子既然沒有心思對戰,就不必再動手了吧,些許恩怨,說開了也就是了」。

蕭峰開口調解,慕容復也就停下手來,幾人一番交談,慕容復也知道是包不同嘴裡交惡了對方,當然,木婉清也不是什麼好角色,只能說雙方都有錯吧。

話說開了,也就沒事,得知段譽乃大理世子,而且身負六脈神劍的絕學,慕容復也是很願意結交一下的,而得知眼前兩位,居然就是江湖名聲赫赫的北喬峰,南慕容,段譽也是很激動。

一個有心,一個有意,慕容復和段譽,很快便熟絡了,雖然知道慕容復打得什麼主意,蕭峰也沒有多說什麼。

就這樣,過了些日子,阿朱的傷勢終於痊癒了,蕭峰帶著阿朱便離開了聚賢庄,而段譽和慕容復,則結伴而行,跟著薛慕華去擂鼓山,找東方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