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小說 >位面電梯 >第12章:蕭峰父子上少林

第12章:蕭峰父子上少林 (1/2)

小說名稱《位面電梯》 作者:千翠百戀  更新時間:2016-05-11 11:41  字數:3276

喬峰,目光如電,緊盯著眼前的黑衣人,他的直覺告訴他,眼前的黑衣人很強,並不弱於自己,江湖中這樣的高手,屈指可數,他是誰?為何會躲在這裡?有何目的?

「好了,蕭大俠,不用緊張,老先生既然出來了,就安心聽在下說一說當年往事如何?」,東方玉開口,緩和了喬峰兩父子間的氣氛,後面的話,卻是對黑衣蒙面的蕭遠山說的。

「小子,你若真的能測算當年之事,老夫重重有賞,若是胡說八道,我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蕭遠山的聲音,自然是蒼老,可其中的殺意,卻讓人不寒而慄,彷彿九幽之下的惡鬼一般,早年的境遇,已經是扭曲了他的心性了。

俗言說的好,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同樣的,這句話反過來說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可恨之人必有其可憐之處。

對於蕭遠山的威脅,東方玉笑了笑,沒有作答,開口,將當年的往事,巨細無遺的說了出來。

「要說起當年之事,就不得不說說姑蘇慕容氏了」,東方玉開口的第一句,就讓聚賢莊裡的群雄心神一震,這件事情,和姑蘇慕容氏也有關聯?阿朱的臉色更是一變,說到底,她也是慕容家的婢女,對於慕容家的事情,自然也知道一些。

「曾經燕國覆滅,其中慕容氏有殘存血脈逃出,便定居於燕子塢,每一代都以光復大燕國為目的,直到慕容博這一代,依舊看不到絲毫希望,不過,慕容博也是梟雄,他看得出這些年,大宋和大遼之間的摩擦,日益頻繁,便覺得是個機會」。

「當年大遼,有一皇后為蕭氏,可見蕭家在大遼也是名門望族了,慕容博探查了一番之後,便找到自己至交好友,也是今日少林寺的方丈,玄慈大師,告訴他大遼有一批高手想要到少林寺搶奪武功秘籍,少林寺乃武林泰山北斗,武功秘籍多如繁星,自然不能被異族人奪了去」。

接下來的事情,當日在杏子林中,就已經披露了,可隨著東方玉說出來,大家才知道那帶頭大哥,竟然是少林寺今日方丈,那通風報信之人,赫然是姑蘇慕容家的上代家主?這消息,當真勁爆。

「慕容博!?玄慈!?」,蕭遠山,眼睛通紅一片,殺機彷如實質,老子查了這麼多年,也只知道那帶頭大哥在少林寺,卻沒想到,竟然就是玄慈那老禿驢,那通風報信之人,竟然就是那姑蘇慕容家?

「玄慈方丈!?」,喬峰也瞪大了眼睛,愣住了,他的功夫,大多出自少林寺,沒想到帶頭大哥,竟然就是那玄慈方丈,這自是讓他難以接受。

少林高僧,今天也來了玄字輩的高手,對於東方玉的話,沒有插嘴,更沒有反駁,當年之事,他們身為玄慈方丈的師兄弟,自然也是知曉的,卻沒想到,今日居然被人公諸於眾,心下雖說怒恨,卻也只能低聲宣了幾聲佛號,閉口不言。

少林的人在場,卻沒出口反駁,便說明了一切了,聚賢庄眾人驚嘆不已,果真是神算如鬼。

「竟然是玄慈方丈?」,到底是喬峰,雖然說這個真相讓他驚駭,可很快收拾心神,臉上也帶著殺意:「當年玄慈方丈,受人唆使,尚且情有可原,可為了保住自己的名聲,卻殺人滅口,連續殺害譚公譚婆,我養父養母,甚至,連授業恩師……」。

說到這裡,喬峰說不下去了,一直以來,他都以為殺人的是當年帶頭大哥,可玄苦是他師兄弟,他也能下得去手?

「住口,狗賊,我少林方丈,豈容你污衊!」,東方玉說的話,少林高僧反駁不了,可要說譚公譚婆這些人都是玄慈方丈殺的,少林高僧如何能忍?高聲怒斥道。

「蕭大俠,其實殺害譚公譚婆的兇手,此刻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東方玉開口,旋即目光落在黑衣蒙面的蕭遠山身上。

東方玉的話,再加上他的眼神,喬峰也會意了眼前的黑衣人,赫然就是自己苦苦追尋的大惡人,正要出手,心中殺機一涌,降龍十八掌便要打出,可接下來東方玉的話,卻讓他心頭一顫:「蕭老先生,也該是時候露出廬山真面目了吧?」。

「哈哈哈,中原果然是地大物博,藏龍卧虎,你小子居然連我的身份也測得出」,事已至此,蕭遠山自然也就沒有了隱瞞身份的必要了,大笑聲中,一把扯掉自己的蒙面巾,露出一張蒼老,可面容卻和喬峰有**成相似的臉來。

聚賢庄群雄,看看喬峰,再看看蕭遠山,兩人容貌幾乎一樣,都不用東方玉解釋,就能猜得出兩人的身份關係了。

「你……」,看著蕭遠山的臉,喬峰也愣住了,如霹靂一般。

「哈哈哈,只要看到我的臉,誰都知道我是你老子」,蕭遠山,大笑說道。

「是…是你殺了譚公譚婆,我授業恩師,還有,還有我養父養母?」,喬峰,看著蕭遠山,眼中的殺意,如同實質一般,恩師的培育,父母的養育,這番恩情,喬峰一直都記在心裡,此番兇手在眼前,喬峰的殺意,毋庸置疑。

說實話,看到喬峰通紅的雙眸,恐怖的殺意,就算是蕭遠山心下也是一寒,旋即半解釋,半發泄般的說道:「那譚公譚婆趙錢孫幾人,明知道帶頭大哥是誰,卻不告訴你,該殺,你養父養母,明知你不是他們親生的,卻不告訴你,也該殺,還有那玄苦禿驢,也是被老夫一掌震死的」。

說得話來,蕭遠山一臉暴戾之色,喬峰,卻心若死灰,自己苦苦追尋的大惡人,竟然是自己生身父親,這個仇怎麼報?也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