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小說 >位面電梯 >第10章:神算如鬼

第10章:神算如鬼 (1/2)

小說名稱《位面電梯》 作者:千翠百戀  更新時間:2016-05-11 11:41  字數:3246

「要說馬大元的死因,這可就說來話長了」,東方玉清了清嗓子,開口將這件事情的前龍後脈,娓娓道來。

「馬夫人,名為康敏,姿色自是不用我多說了,可是嫁給了馬大元之後,日子過得並不快樂,為何?人家馬夫人年輕貌美的,卻嫁了個老頭子,如何高興得起來?更何況人家還是個有野心的女人,怎肯陪著個老頭子,耗費青春?」。

「你胡說,未亡人與先夫,感情甚好,你莫要血口噴人」,東方玉話才開口,馬夫人臉色一變,開口怒斥道。

「嫂夫人,我剛剛說過了,這是我與東方先生的事情,你不想聽可以迴避」,喬峰,臉色一沉。

「你……」,馬夫人,臉色又氣又惱。

「嘖嘖嘖,蕭大俠,你這可就不解風情了」。

東方玉笑了笑,對喬峰說道:「你在丐幫,身為幫主,英武不凡,年紀又比馬大元年輕,所以,你就成了馬夫人的目標,一個區區副幫主夫人,她瞧不上,她瞧上的是正幫主夫人,可是偏偏你喬峰,不解風情,這就讓人家馬夫人受不了,想人家貌美如花,多少男人看得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你卻不假顏色」。

「喬某雖然和馬大哥私交不深,可一向是敬重他的為人的,對於嫂夫人,自然也是敬重」,喬峰開口說道,坦坦蕩蕩。

「馬夫人,心中自然心生怨憤,憑什麼別人對我垂涎不已,多次偷看我,偏偏你連多瞧一眼都沒有?」,這番話,說得聚賢庄不少人心下尷尬,。

「這女人生起氣來,是很可怕的,否則如何有最毒婦人心之說?可你是丐幫幫主,闖下了北喬峰的名頭,她一個小女子,要如何對付你呢?機緣巧合之下,馬夫人看到了一封書信,一封丐幫前任幫主汪劍通,留下來的親筆書信」。

「哦?是當日杏子林中,嫂夫人拿出來的那一封?」,喬峰心下一動。

「不錯,那的確是汪幫主留下來的親筆書信,上面的記載也沒錯,你的確是契丹人,本來汪幫主,留下來書信也是為了防範於未然,怕你喬峰做出有害中原武林的事情,這些年,你所作所為,得到整個江湖的敬重,按照汪幫主的遺志,這封書信應該永無見天之日,可偏偏,它被馬夫人看到了嗎」。

「一個區區副幫主夫人,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子,想要扳倒你這個大名鼎鼎的喬幫主,即便是有一封書信也是不夠的,那麼自然就要找幫手,馬夫人要找幫手,自然就要拿出些好東西來收攬人,馬夫人能拿出什麼來呢?年輕貌美的,當然是自己的身體了」。

「第一個上鉤的,就是你們丐幫長老」,說話間,東方玉掃了一眼丐幫諸人,道:「白長老,出來說幾句吧?」。

「白兄弟,是你!?」,莫說丐幫其他人,就連喬峰也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模樣,要說起來,在丐幫里,喬峰和白世鏡的私交是很不錯的。

白世鏡,此刻的臉色如他的姓氏一般,一片煞白。

死不承認?心中那點道義,讓他做不出這等死不要臉的事情,更何況這些日子,他自個也每日在煎熬中度過,可是承認?一開口可就身敗名裂了,白世鏡喏喏張不了嘴。

好吧,雖說白世鏡沒有開口,可就因為他不開口,在場眾人已經能夠看得出一些東西了。

東方玉繼續開口,吐出一個有一個驚人的真相:「馬大元,恰好發現了白長老與自己老婆之間的事情,之後便是馬大元被這一對野鴛鴦給殺了,恰好那段日子,不少人都死於自己的成名絕技之下,馬夫人靈機一動,也就把這件事情栽到了姑蘇慕容復的身上」。

「再然後,馬夫人又用同樣的辦法,把十方秀才全冠清,拉到了自己的陣營里,全冠清和白世鏡,一文一武輔佐,馬夫人手下也終於有人可用了,在接下來,杏子林發生的事情,就不需我多說了吧?」。

「白世鏡,你乃我們丐幫的執法長老,知法犯法,你可還有什麼話說……」,這一段秘辛說出來,丐幫諸人當真羞憤得恨不得鑽到桌子下去,幾個長老,恨恨的叫道。

「我白世鏡,對不起喬幫主,也對不起馬副幫主,我色迷心竅」,又羞又憤,白世鏡臉色漲得一片通紅,說話間,一掌狠狠的拍在自己腦袋上,頭骨碎裂而死。

「白兄弟」,看著白世鏡羞憤自殺,喬峰神色複雜,最終化為沉沉的一嘆,要說起來,白世鏡的為人品行還是很不錯的,原著中也是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在聚賢庄中幫喬峰求情,讓薛慕華救阿朱,偏偏最後難過色字這一關,一失足成千古恨。

「全冠清,康敏,白長老已經畏罪自盡了,你們二人跟著他一起去吧,今日我們丐幫就要清理門戶」,丐幫幾位長老,看著白世鏡自盡,心情也是複雜,目光旋即放在全冠清和馬夫人身上,狠狠開口,今日若是不清理門戶,以後丐幫在江湖上哪裡還有立足之地?

「哈哈哈,我們丐幫乃武林第一幫派,你們居然聽信妖人一面之詞,就要殺了幫內的弟兄,這話要說出去,才真的是讓天下人恥笑呢」,全冠清,故作鎮定,大聲笑道。

「不錯,這個人來歷不明,你們怎能聽信他一面之詞?白長老自盡,我可不知道為什麼」,馬夫人,自然也是一口咬定了東方玉一面之詞,死不承認。

「你們要我死,我便下去陪先夫就是了,可你們卻怎能壞我名節?」,說話間,馬夫人又是哭哭啼啼,這幅模樣,惹人憐惜,倒是讓不少人又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