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小說 >位面電梯 >第5章:拜師無崖子

第5章:拜師無崖子 (1/1)

小說名稱《位面電梯》 作者:千翠百戀  更新時間:2016-05-11 11:41  字數:2832

得了段譽給的七百兩銀票,東方玉暫時不用為錢而發愁了,花了十兩銀子,買了匹小毛驢,騎驢而行,優哉游哉,就這麼過了五六日,東方玉來到一座山谷前,山腳下立著一塊石碑,擂鼓山。

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雖然到手了,可差不多半個月過去了,自己的功夫依舊只能算是不入流的層次,一方面是自己只有內功心法,沒有戰鬥用的招數,另外一方面,也是自己缺少名師指導。

無論是電影,還是小說中,主角通常撿到了武功秘籍,都是閉門造車般努力一年半載,出山就成了絕頂高手,可是到了東方玉這裡,才發現根本沒這麼簡單,就對著一本秘籍,獨自一人想要練成幾乎是不可能的,你丟幾本初中的教科書,試問小學畢業的人有幾個能自學成才的?

像鳩摩智這般,能夠對著秘籍就練會的,那是因為人家武道境界已經達到了一定的層次,學會,也不過是觸類旁通罷了。

練了半個月,對進境並不算滿意,東方玉便思考著給自己找一個名師,思來想去,想到了一個最合適的人選,擂鼓山,無崖子!

無崖子不是擺出了珍瓏棋局,就想挑一個滿意的青年才俊作為傳承嗎?自己送上門去,在東方玉看來,希望應該也有六七成吧?值得一試。

進了擂鼓山,找了一圈,東方玉並沒有看到半個人影,這讓他有些抓瞎了,雖然知道無崖子在這擂鼓山,可是躲在山腹裡面,自己不得其門而入,一年半載找不到人都不奇怪。

「無崖子前輩,請賜一面」。

最後,實在想不到什麼辦法,東方玉只有一邊走一邊喊了,就這麼過了約莫兩個時辰,整個擂鼓山幾乎都走了一遍,喊得嗓子都沙啞了,終於,眼前一花,一個年約七旬左右的老者,出現在東方玉的面前。

「小子,你是何人,如何知道我師尊在這裡的?」,老者,眼神雖說平淡,可隱隱中卻露著一絲森寒之色。

「前輩莫非就是聰辯先生蘇星河老先生?在下名喚東方玉,是想來找無崖子前輩拜師的」,東方玉很是謙遜的行了一禮。

「拜師?」,上下打量一番東方玉,蘇星河微微沉吟片刻,轉身道:「那你跟我過來吧,收不收你,讓師尊自己決斷」。

話音一落,蘇星河速度很快,轉身離去,東方玉腳下連點,凌波微步施展開來,跟了上去,這些日子,凌波微步已經練得純熟了許多,東方玉的速度還算很不錯的。

「凌波微步!?」,雖然說蘇星河不會,但眼力還是有的,看到身後東方玉的步法,眼神微微一縮,腳下不由得加緊了一些,只是速度再快,東方玉就跟不上了。

「奇怪,這小子的內功修為差得一塌糊塗,彷彿才練了一兩年的莊稼把式而已,可是,他從哪裡學來的凌波微步?」,很快,就試探出了東方玉的極限,蘇星河心中暗自詫異。

山谷偏僻的角落,有個暗門,跟著蘇星河走進去,光線昏暗,拐了幾個彎,來到一間石室當中,一盞豆大的油燈,並不足以驅散石室中的黑暗,一道人影,凌空懸在空中,正是無崖子,用一根繩索將自己掛在半空。

「晚輩東方玉,見過無崖子前輩」,自己是過來拜師的,東方玉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

「恩,雖沒有潘安之貌,但也算耐看了」,無崖子的聲音,富有磁性,儘管已經將近一百歲了,可聲音還是很好聽的,只是這話,說得東方玉臉色一黑。

雖然知道逍遙派收弟子,都要帥哥美女,可也沒有一開口,就說自己長得不夠帥的吧?也幸虧自己長得還算對得起觀眾,不像虛竹,直接被無崖子嫌棄:只是個相貌平平的小和尚。

「小夥子,你如何知道我在這擂鼓山的?又是從哪裡聽說過我的名頭?而且,你身上的北冥神功是從哪裡得到的?」,一大堆的問題,終於算是進入主題了,偏偏關注東方玉的相貌還在首位,可見逍遙派對容貌真的有很高的要求了。

「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是我從前輩的故居中得到的,至於如何知道前輩的行蹤,不瞞前輩,在下略通占卜指數」,東方玉是打定了主意,扯著神棍的名頭了。

「故居?」,無崖子微微一怔,顯然沒領會到所謂的故居是指哪裡。

「無量山,琅嬛福地」。

「你,居然能去得了琅嬛福地,看來,是秋水讓你來的嗎?」,無崖子的話語,帶著複雜的情緒,有感慨,有憤怒,有悔恨……

「前輩,琅嬛福地已經是渺無人煙,只有一尊玉像了,李秋水前輩,在下無緣得見」,東方玉開口澄清道,想了想,李秋水已經跑去西夏當王妃的事情,還是不說出來打擊他了。

「哦?連她也走了嗎?也對,她的性子急躁,不可能一個人呆在那裡的」,微微一嘆,無崖子有了些興趣的看向東方玉,道:「占卜指數?我逍遙派所學甚雜,琴棋書畫,星相占卜,醫學,農學,花草等等無數,可占卜之法,也不能算盡天下事,你小小年紀,莫非已經能夠得窺天機不成?」。

「回稟前輩,在下占卜之術,不敢說能盡知天下之事,但至少,武林秘辛我知道很多,常人難及」,東方玉知道自己的容貌,不能打動無崖子,那就只能儘可能從別的地方展現自己的才能和價值了。

「哦?武林秘辛你都知道有哪些?那我們逍遙派,你知道多少?說出來聽聽看」,無崖子,好奇問道,蘇星河也為之側目。

「據我所知,前輩除了李秋水之外,還有一位師姐,名喚巫行雲,此刻坐守天山縹緲峰,為靈鷲宮主人,前輩師尊號稱逍遙子,行蹤成謎,李秋水前輩主修乃小無相功,可催動模擬天下大部分武學,巫行雲前輩主修的是八荒**唯我獨尊功,威力甚大,只是每三十年要返老還童一次,前輩所學,乃是北冥神功,這也是晚輩想來拜師的緣由」。

無崖子心下驚詫,武林之中,聽說過逍遙派的人都少,這個年輕人,對逍遙派的事情居然如數家珍?莫非,世上真有如此驚天地泣鬼神的卜算之法?

想了想,無崖子臉色微沉,繼續問道:「既然如此,那你可知道我為何會被吊在這裡?」。

「前輩吊在這裡,是因為……」,緣由?東方玉自然是知道,只是說到這裡,卻是一頓,李秋水和丁春秋偷情被發現,這些事情可不能當眾說出來,東方玉遲疑了一下,改口搖頭說道:「晚輩不知道」。

「哼,江湖術士,還自誇自己知道武林許多秘辛,連丁春秋那叛徒打傷師尊,拋落崖底的事情也不知道,還敢大誇海口?」,蘇星河冷哼一聲,覺得東方玉是來招搖撞騙的。

蘇星河只知道這些,卻不知丁春秋為何打傷無崖子,拋落崖底。

無崖子伸手擺了擺,示意蘇星河住口,上下打量東方玉一番,旋即縱聲一笑:「哈哈哈,好好好,如此美玉,難得的是少了份年輕人的焦躁,知進退,鋒芒能露能收,今日,我便應了你,收你為我無崖子關門弟子」。

「師尊!?」,蘇星河一愣,不明白東方玉答不出來,為何反倒要收他為徒。

「拜見師尊,弟子一定學好武功,殺了丁春秋這個叛徒為師父報仇」,東方玉大喜,重重的跪了下去,鄭重其事的給無崖子磕了九個響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