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小說 >位面電梯 >第3章:論道鳩摩智

第3章:論道鳩摩智 (1/1)

小說名稱《位面電梯》 作者:千翠百戀  更新時間:2016-05-11 11:41  字數:3088

啪!

一板子拍在桌上,東方玉一手執著摺扇,搖頭晃腦的說道:「話說那石破天,身掛數十塊銅牌,就上了那人人談之色變的俠客島,不知這令整個武林聞風喪膽的俠客島,又是何模樣?預知後事,且聽下回分解」。

「搞什麼啊,這才剛聽到有趣的地方就停了」,台下的食客,一個個不滿的叫了起來。

話說前些日子,東方玉找不到地方吃飯,卻偶然看到有一個酒館,說書先生因為年老要回鄉,靈機一動,毛遂自薦的來酒館當個說書先生,至於說的是什麼?那就多了去,開口說的正是《俠客行》,這武俠名著,自然是聽得這些人如痴如醉。

對於台下這些食客的叫囔,東方玉沒有理會,彈了彈長衫上並不存在的灰塵,走下了台。

「東方先生真乃大才,這些日子,我們酒館的生意比以前好得多了,說實話,莫說這些客官,就連我都恨不得先生一直說下去,這真是心癢難耐啊」,酒館的掌柜,滿臉堆笑。

這俠客行一回一回的說下去,自然是聽得那些上癮的人不肯缺場,這些日子酒館的生意堪稱火爆,甚至不少沒有位置坐的人,擠在酒館的角落和門口,就是為了聽書。

「掌柜客氣了,我也是拿錢辦事而已」,東方玉笑了笑,往酒館後院走去。

東方玉的工作倒是很簡單,每天說上一回俠客行,約莫小半個時辰,剩下的時間,自己呆在後院練練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就行了。

差不多十來天了,東方玉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雙管齊下,終於是感知到了內力的存在,每日打坐調息,便能感到自己的內力增強一分,這也讓東方玉對練功充滿了動力,北冥神功的行功路線是越發得心應手,凌波微步也已經非常熟練了。

這一日,酒館依舊火爆,儘管離東方玉開講還有一盞茶的功夫,可酒館中卻已經是人滿為患了,爭搶座位,就是等東方玉出來。

大街上,一行兩人走過,其中一人,身穿僧袍,約莫四五十歲的樣子,寶相莊嚴,端得是一副得道高僧的樣子,另外一個則是二十左右的年輕公子,作書生打扮,看起來很是瘦弱。

「大和尚,前面有家酒館,人多得很呢,你要壓我去慕容先生的墳前,也該讓我吃飽了上路吧?」,年輕的公子哥,受人所制,赫然正是那段譽。

「好,本座就依段公子」,僧人的身份自然是不用說,正是那吐蕃國師鳩摩智,雖說他的目的只是為了六脈神劍,可到底還是精修佛法的高僧,尋常的時候還是很好說話的。

「幾位,小僧初來乍到,只求兩碗素麵,還請幾位能讓個座」,帶著段譽擠進了酒館,來到幾個武林人士的桌前,鳩摩智雖然嘴裡說得謙虛,可卻將手放在桌子上微微一按,留下一個半寸左右的掌印。

看到這個掌印,也知道遇到高手了,桌上幾個武林人士,自然是更乖乖讓出座位。

兩人坐下,段譽看著酒館中空前爆滿的樣子,倒是很好奇:「我走過這麼多家酒館,還從來沒看過誰家的生意有這麼好的呢」。

「的確,本座也很好奇」,鳩摩智,看著酒館連門口都圍得水泄不通的樣子,心中也是詫異與好奇,看這些人的模樣,俱都翹首以盼,也不像是為了吃飯來的。

「來了來了,東方先生來了……」,很快,酒樓的人都興奮了。

鳩摩智與段譽循聲望去,只見一身穿白色儒衫的年輕公子,一手執扇,一手執著茶壺,踱著步子走出來。

「東方兄?」,看著走出來的年輕公子,段譽微微一驚。

「哦?段公子認識台上的公子嗎?」,鳩摩智眼神微閃。

「有過一面之緣」,也知道東方玉不會是鳩摩智的對手,段譽也就不想把他拉下水。

坐在台上,東方玉環視一圈,自然也看到段譽和鳩摩智,眼神微頓,旋即移開,清了清嗓子,繼續說起俠客行的段子,從石破天上了俠客島說起。

劇毒無比的臘八粥,石破天連喝八碗,再到揭開武林真相,石破天在俠客島的石洞中,因為不認識字反倒學會了《太玄經》上面的神功,然後眾人被迫離島,阿秀和奶奶,卻遵循約定,跳崖尋死……

「話說,那史奶奶可真是剛烈,當初白自在上俠客島的時候,她就說過,若到了約定的時候沒回來,就和阿秀一起尋死殉情,果然是說得出做得到,石破天百丈開外,能否救下這祖孫倆?且聽下回分解……」。

「搞什麼啊,又完了?」,好吧,每一日這些食客都覺得停得不是時候。

「東方公子,可否前來一敘?」,東方玉方才站起來,鳩摩智卻是突然高聲開口相邀。

「好」,東方玉不卑不亢,腳下一轉,就來到鳩摩智桌前坐下,店小二識趣的過來添了一副碗筷。

「段兄,一別數日,沒想到今日竟是成了階下囚,哈哈」,坐下之後,東方玉舉起酒杯,對段譽打趣笑道。

「東方兄,你就別挖苦我了」,段譽面露尷尬之色,有些不好意思。

「來,我敬明王一杯」,東方玉舉起酒杯,卻是先敬鳩摩智。

鳩摩智也不說什麼出家人不能飲酒的話,反倒是有興趣的看著東方玉,道:「不知東方公子為何敬我?」。

「我敬你,乃是佩服你的為人,要說整個武林,讓我佩服的人可不多,明王可算一個」,東方玉一飲而盡,開口說道。

「東方兄,你可說錯了,這大和尚去我大理想要強搶六脈神劍,哪裡算什麼好人,你還敬佩他?」,東方玉這番話,段譽就不能接受了,開口說道。

「段公子,本座說過多次,求六脈神劍只為與慕容先生之約,小僧定然不會偷看一眼」,鳩摩智寶相莊嚴的澄清道。

「我剛剛一杯酒,是敬明王的義氣,即便明王是真的貪圖六脈神劍,可對慕容先生的義氣,還是讓人欽佩的」,東方玉搖頭笑道。

這是實話,鳩摩智雖說貪圖六脈神劍,可是一直以來,多次打敗慕容復,都沒有下殺手,可見他還是顧念著當年慕容博對他的照顧,更何況,少林寺一戰,面對喬峰三兄弟,以及蕭遠山這四位高手,鳩摩智為了義氣,敢站出來與慕容博並肩作戰,這番義氣,在武林中可不多見。

「東方兄,你可莫要被這番僧騙了,他嘴上說得好聽,實際上不過是把慕容先生作幌子來騙我大理的六脈神劍罷了」,在段譽看來,鳩摩智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六脈神劍,自然也不相信他真的對慕容博能有多大義氣。

「段公子,本座一路上禮待有加,可莫要逼我下辣手」,這番話,鳩摩智自然是不喜歡,臉色一沉,手掌抬起,炙熱無比的霸道氣息湧現,彷彿一團火焰,正是鳩摩智自創絕技火焰刀。

「明王息怒,段公子也不過些許埋怨之言罷了」,東方玉開口道,頓了頓,轉移話題似的問道:「剛剛我所說之書,名喚俠客行,不知明王覺得我講得如何?」。

「雖說我只是聽公子說了一段,但還是覺得精彩,特別是那太玄經,世上真有如此神奇的神功嗎?就算是練錯了,竟然也能成為頂尖高手?且最後偏偏卻被一個不識字的小夥子學了,當真是造物弄人啊」,想到剛剛那一段俠客行的說書,鳩摩智對那俠客島石洞中的《太玄經》是真的很感興趣。

「明王著相了」,東方玉卻是笑著搖搖頭。

「哦?公子何解?」,鳩摩智詫異問道。

「俠客島上諸多高手,對那太玄經的理解全都不一樣,但是卻每個人練起來非常強,豈是單純一句練錯了能概論?世上安有一門功夫,會有千百種練法,而且還能練得那麼厲害?」。

「嗯,有理」,莫說是鳩摩智,就算是旁邊的段譽,聽得也不由自主的點頭,酒館中許多其他的食客,也都圍過來,豎起耳朵等東方玉解答。

旋即,鳩摩智又問道:「那公子可有什麼高論?」。/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