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鐵娘 >第六百三十章:休妻之事必成

第六百三十章:休妻之事必成 (1/1)

小說名稱《鐵娘》 作者:禾景  更新時間:2017-06-11 12:16  字數:2243

孟林兩夫妻,見到華裳如此瘋狂的舉動,以及面上的扭曲,連忙便從座位上起身。

孟喬氏離得近,她先一步看到,所看的那一張,正是自己因為嫉恨,而昧下心腸做下的一個錯事。

孟林卻是看了一眼,便放下了手中的紙張,說道:「你這是為何?」

他心中如何會不緊張,只是再慌亂又能如何,他無需看完就能知曉,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屬實,可是哪又如何,他金啟全如今與孟府綁在了一塊,想要擺脫他們困難至極。

孟林又一次的佩服爹的眼光,要知道當年除了金啟全以外,還有幾人也是被爹極為的看重,可唯獨卻將華裳嫁給了金啟全。

他們哪裡會想到,十年河東十年河西,如今,金啟全已經超越了他們所有的人。

而就在這個時候,孟氏猛然睜大雙眼,緊緊的盯著手中的紙張,不過就在下一息,將手中的紙張胡亂的撕成了碎沫,她不斷的重複道:「不是這般,不是這樣,將軍你要相信我,這絕對不是我所為。」

將碎沫拋在地面,孟氏猛然奔了過去,想要拉著將軍說話,卻不想直接被將軍給閃了過去,差點摔倒在地。

「金啟全,你怎敢!你知不知道你如今所做的一切代表著什麼。」孟林呵斥,一臉的怒然。

孟喬氏更是連忙撫著閨女,乾脆撕破了臉面,吼道:「你不過就是農家出生,如果不是我們老爺子賞識於你,你真以為你能當上將軍,如今高高在上,便不把我們放在眼底了是吧?你簡直忘恩負義,妥妥的一個白眼狼。」

金啟全聽的好笑,也確實大笑的出聲,他道:「忘恩負義?白眼狼?我這麼多年來,所付出的一切,你們都當做理所當然,是不是因為有孟將軍的賞識,我就得搭上一輩子來還恩?」

看著兩人臉上露出的肯定之色,金啟全突然覺得很是噁心,他直接吐出三字,道:「不可能。」

金啟全走上前,將裡面的紙張甩了出來,說道:「這裡面有差不多五分之一的事情,是你們打著我的旗子才能掩蓋下來,有十分之一是我親自出面,才求來的寬恕,可是呢?你們做了什麼?」

說道這裡,金啟全顯得有些瘋狂,之前將所有的一切給忍了下來,如今通通爆發,他吼道:「整個孟府一百三十二個罪行,有差不多三分之一,都與我有關,如果不是我這些年來謹慎行事,如今的我指不準已經人頭落地。而我的家人,我遠在沅里鎮的家人,相隔千里,你們都不放過他們,甚至將手伸的那麼遠,我卻始終被瞞的死死。」

「不是,不是這樣。」孟氏喃喃哀求,卻不知道該如何說起,她知道如果真的坐實了這一切,她和將軍之間,便徹底的毀了。

「不是?孟華裳我真的很想問問你,你到底有沒有心,十幾年來看著我怨恨家裡人,面上卻安慰著我,心中是不是在一直嘲笑諷刺?」男兒流血不流淚,金啟全忘記了這句話到底是誰跟他說過的。

可是如今,眼底充血般,哪怕極力的忍耐,眼淚仍舊的滴落出來。

他感覺自己的十幾年不過就是一個笑話,一個天大的笑話。

「將軍,定不會有以後,我今日便與你同去給爹娘賠罪可好?」孟氏低聲下氣,原先所有倔強頓時消散的一乾二淨,只希望得到將軍的原諒。

孟喬氏還待要開口,卻被孟林給攔了住,他知道這次拿著爹對金啟全的恩情說事,想來並不會如意了,如今只希望金啟全對華裳還有感情,能先緩緩也好。

可是,結果並不如他們所想的那般,金啟全冷冷的將她的手甩開,彷彿是拍掉髒東西一般,他道:「無需如此,連爹娘的面你都未見過,就有了殺害他們的心動,如今讓你低頭認罪,我真的害怕他們會再有什麼閃失。」

孟氏啞然,雙腿一軟,瞬間就坐在了地面上,她想要起身,卻感覺到身子沒有任何的力量,想要開口,卻不知道該說什麼話。

而突然,眼前出現了信封,信封正面的兩個字,差點讓她昏厥過去。

休書!

想不到她孟華裳有生之年,居然會得到一封休書!

「你簡直欺人太甚。」孟喬氏哪裡還會忍,直接將休書給奪了過來,撕的粉碎。

孟林也道:「金啟全,你可要想清楚,當年你與孟華裳的婚事,可是老爺子請了聖上開口,哪怕你想要休妻,也是不能!」

再一次的慶幸,當年老爺子的所作所為,孟林當時還想過,老爺子此事是多此一舉,畢竟將華裳嫁過去的時候,金啟全雖然不是一介小兵,官職也高不到哪裡去。

可是老爺子卻堅持在聖上面前開了口,雖然並未下聖旨,可是這門婚事,卻是聖上親口讚賞的。

光憑這一點,金啟全就不能休妻,如果一定要休妻,也得是聖上開口才行。

如今金啟全與孟府是綁在一塊,這些罪過真的捅到了聖上面前,他們孟府自然得倒大霉,可是金啟全也別想好過。

孟林不相信,金啟全寧願不要前程,也要休妻!

「既然如此,那便請聖上再開口一次就是。」金啟全說的無比的堅定,哪怕前程毀於一旦,他也不願意和孟府的人再有牽連,那會讓他覺得噁心,而且他所做的一切,也是為了給自己十幾年的所作所為一個答案罷了。

這麼多年來,雖然沒有做虧心事,可有些事,他對於孟府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凡沒有觸碰底線的事,他是能幫就幫。

可即使沒有觸碰到他的底線,卻也不可否認,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錯的。

如今已經悔過了,也到了他該彌補的時候。

只是希望,一切不會太晚。

而孟府的這些人,更是該贖罪了。

金啟全深深的看著這三人一眼,他平靜的說道:「既然孟老爺需要,我這便上奏聖上,休妻之事必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