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鐵娘 >第五百五十一章:原釀

第五百五十一章:原釀 (1/1)

小說名稱《鐵娘》 作者:禾景  更新時間:2017-06-11 12:16  字數:2357

鄭家的人並沒有都來到鎮上。.

倒是老劉氏和馬氏帶著兩個小兒子來到宅子里。

同時,他們來的宅子後,帶來了一件更為重要的事情。

酒井裡面的原釀非同凡可,也可以說是價值連城。

不說之前用掉的那些,就是今日酒井裡面剩下的那些原釀,賣出去,可以值他們整個桃源村的人一輩子富貴有餘。

可惜,一把大火,全部都毀了。

「到底是什麼原釀,居然這般珍貴?」金蔣氏咋舌。

「據說是什麼紅雲之漿的原釀,百年之前就失了配方,唯獨留下這麼一井的原釀。」老劉氏也是驚訝不已,聽到的這些真的如同說書一般,她繼續說道:「老姐姐也知道這酒啊,是存放的越久越好,更何況在地底下埋藏了百年,如何不珍貴。」

金蔣氏無言,卻是珍貴。

恐怕連跛腳都不知道他釀酒的原釀是這般的珍貴吧,不說放火這事,就是之前的桃花酒,居然就幾十文一斤給賣了出去,簡直就是極其的低廉價格賣的啊。

想到這裡,她不由抽了抽嘴角,瞧著一邊老神在在的小女兒,雖然最後花了一百多兩買了兩千斤的桃花酒,可真要轉手賣出去,那可是得翻上幾十倍的銀錢了。

老劉氏也是想到了這點,不由佩服親家的好遠見,要說跛腳家的桃花酒雖然好,酒味卻不濃郁,適合女子淺嘗,男子卻不愛這股清淡的味道。

所以,雖然賣的多,可誰也沒有向金海小姑那般,一下手就是幾千斤。

她道:「你們買的那些酒,如果不著急,便存在。我聽著桃花酒之所以那般的清淡,都是因為跛腳釀成的時間不長,還未酵,等時間一長,酒香濃郁,就能稱之為上等好酒了。當然,與失傳的紅雲之漿還是有一些區別。」

老劉氏沒說的是,眾人都說將紅雲之漿的原釀釀成桃花酒,完全就是暴殄天物。

只是,釀都釀了,還能有什麼說的,如今原釀是一點都不剩了。

「好好,」金蔣氏連連點頭,她雖然不愛酒,可在上京待了那麼長的時間,也知曉一些極品酒就是她拿出全部身家都說不定買不到一杯。

一來是價格昂貴,再來一點,上京不缺有錢人,可好酒卻需要時間才能促成,根本就是供不應求,有錢說不準都買不到。

她道:「巧好遇到艘船,老頭子留下了一些,其他的全部都送到上京去了,等我們回去,便向人討教討教先存著。」

說道回上京,老劉氏瞧著一旁臉上落寂的金海,她頓了頓,道:「老姐姐,之前聽說你們想讓鄭寬兩口子去趟上京?」

「可不是么,她娘想他們的緊,再來河丫頭也在相人家了,她們兩姐妹平日里相處的好,河丫頭有什麼不好意思說出來的話,同她姐姐卻是願意說說的。」金蔣氏其實現在也有些為難,之前是因為鄭寬忙家中的事業,無法與他們一同上路,可現在,聽親家說不止他們家的花草就是村子裡其他人的,都損失慘重,今年的花草恐怕都沒得賣了。

如此說道,鄭寬這些日子恐怕也沒的忙,可是他家裡出了這麼大的事,讓金蔣氏現在開口讓鄭寬兩口子去上京,她也不好意思先提出來。

「村子裡現在生了這個事,他留在家裡也沒得事做,正好跟你們有個伴,不如就讓跟著去吧。」老劉氏開了口,其實按著她的意思,就算家裡忙著出售花草,寬哥兒都可以跟著一同去。

畢竟那地方是上京,多少人想去卻不敢去的地界。

而且,還有金家人的搭路,寬哥兒兩口子去了,他們也放心的很。

「是啊,親家母,家裡還有我們,弟弟弟妹只管去,等他們回來,家裡就如以前一般了。」馬氏也是開口說著,雖然有些羨慕,可她心裡明清的很,弟弟弟妹好,他們同為一家,也差不到哪裡去。

而且,她身下有兩個兒子,她孩子的爹就是愣子,以後肯定指望不上,還得指望小弟拉一把。

小弟過的越好,她的兒子們受益也更大。

鄭家的人主動開了口,金蔣氏如何會不願意,連忙就答應了下來:「如果不耽擱你們家中的事,如此也好。」

「哪裡會耽誤,雖然大火毀了不少房屋田地,損失是有,可官府派了人來說,田地雖然無法,可房屋重建,可是官府出人出錢,許諾定會給重建好。」馬氏解釋著,不然,他們家才新修了一個院子就給毀了,如果官府不管,她指不準得心疼死,哪怕那院子是給弟弟弟妹住的,可他們卻未分家,也是一體啊。

堂屋裡面,幾人接著聊著,而她們幾人不知道的事。

桃花源大火一事,不過一日的功夫,就傳得很廣。

大火不稀奇,稀奇的紅雲之漿的原釀,哪怕是原釀被大火給毀了,可是被釀成桃花酒卻還有很多被賣了出去。

這些散賣出去的桃花酒,便被一群人給盯上了。

桃花酒的定價對於鄉里人來說,還比較心疼,可對於一般的人家,卻是能買的起嘗嘗鮮。

特別是沅里鎮上的一些富貴人家,宅子里都會備上一些。

本聽到了原釀的事後,這些人如同像是佔到了便宜,將宅子里僅存的桃花酒當成了寶貝般,可不過兩三日的功夫,就有人上門來買酒,而且不賣還不行。

為何?

民不與官斗,人家穿著一身的官服,等階比官差還高上許多,他們哪怕是再不捨得,又怎麼膽敢不賣?

除了鎮上少許的幾戶,基本上之前買過桃花酒的,都被這群穿著官服之人給買了去。

而且,賣得價錢還是他們買來的價錢,雖然沒虧了他們一文,可如今桃花酒的價錢又怎麼可能是幾十文就能買到的!

就在這日,皂果路金姓宅子的大門被敲響了。

來了三名官差,身後卻站了一群的粗壯漢子,手裡拿著粗長的木棍。

不知道的,還當來是干群架,找麻煩。

知道的,便清楚這些人是來幹嘛的。

想來是知道這個宅子的人買了不少的桃花酒,幾個官差才讓這麼多的壯漢跟隨,為的就是將宅子裡面的桃花酒,一掃而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