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鐵娘 >第五百三十章:尚九村

第五百三十章:尚九村 (1/1)

小說名稱《鐵娘》 作者:禾景  更新時間:2017-04-07 04:35  字數:2300

「那薇娘硬氣的很,讓人將何明一家人揍成了那般後,當著村子裡所有的人,滴血認親,說出了她兒子並不是何明的親生的,而是與他人說生,從那之後,薇娘帶著孩子便消失了。.」

金海有些感慨,其實說起來,關於孩子的事,確實是薇娘的錯,可偏偏卻怨不起來,這怕是惡有惡報吧,何家的人就該得到這樣的後果。

金蔣氏聽著,更加覺得不安,也不知道此時上京那邊到底如何,別的不怕,她就是怕柳兒太過傷心。

她道:「你等下讓你小姑寫個信,去問問情況。」

金海點頭答應,當時何家的人要上京,他們雖然不願,可也沒權利攔著,她道:「對了,祖母,您怎麼突然就回來了?」

金蔣氏沒回應,而是道:「你趕緊著將東西收拾收拾,等下一車拖回去。」

她並沒有告訴金海,不管是分家的事,還是關於調查四郎的事。

而她這裡沒有說,在宅子里的一間堂屋內,便正在談論著。

「爹,這怎麼可能?」金啟文驚訝,臉上儘是不可置信。

金老爺子搖頭,他道:「不管是不是真的,這件事都得查清楚,不然,你四弟心中不平啊。」

「我明日就去一趟尚九村。」金芸道,她對於尚九村有一些印象,當初上山尋脈,她便經過一次。

尚九村地廣人稀,想要調查當年的事,並不難。

難得,就怕那戶人家人已不在。

「我和小妹一同去。」

「我去吧,尚九村我去過,他們那的里長我也認得。」鄭寬按捺住心中的訝異,以及些些的振奮,祖父將這件事當著他的面說出來,這個意義很是重大。

鄭寬打定主意,要將這件事辦好,他道:「尚九村比其他一些村子富裕一些,而且每到年節便會舉辦一次活動,活動用得鮮花都是從咱村子裡定的,我年前的時候就去過一次。」

「也好,我的意思,是最好別打草驚蛇,如果真按尹左將軍所說,那戶人家還去過三合村指認過我們,這裡面定是有內情,就怕他們知道我們在查這件事,引得那些人躲藏起來。」金老爺子將心中的擔憂說了出來,他希望查這件事別費時太久,就怕一直耽擱,時間已經拖的太久了。

最後商定,去得人,便是金芸與鄭寬兩口子,三人。

金海他們並不打算告知這件事,就怕她驚慌露出馬腳。

而金芸要去,金海也必定得去,不然,鄭寬光只是帶著小姑前往尚九村,恐怕會有人懷疑,而且兩人獨行,對彼此之間並不好。

金海聽到要去尚九村,也沒多少異議,鄭寬忙起來,每日要來往幾個村子送花,她已經很習慣了。

至於小姑要隨性,她也是很高興,只當小姑想去外面逛逛,畢竟早知曉她是個待不住的人。

第二日一大清早,三人便動身。

並沒有馬上去向尚九村,而是先回了趟桃源村,拉了一馬車的鮮花,再出目的地。

一路上,金海嘰嘰喳喳,完全沒有停歇過,說得儘是她自己的事。

金芸也沒覺得鬧,反而時不時的附應一聲,聽的很認真。

「可惜你回來的時候不對,不然桃樹結果,爹娘還能做桃醬給你吃。」金海有些遺憾,去年做的桃醬爹娘留了一些,其他全部都給了娘家的人,結果,還未幾個月,就給吃完了。

可想而知,小姑幾人,是多麼喜歡吃呀。

「如今也好,等沒事了,我去你村子住上幾日。」剛才趕得急,並沒有久留,可是滿村的桃花,真得很美,金芸就打定了主意,定要來住上幾日。

「好啊好啊,小姑,到時候叫上祖母一同來住。」金海拍掌,正巧年後他們的院落擴張,再多幾人也不嫌擁擠。

其實當初二叔帶上人離開沅里鎮的時候,就有跟她說過,可以幫她在鎮上置辦一間宅子。

可後來想想,金海便拒絕了,鎮上是好,但桃源村卻也不錯。

特別是桃花盛開的時候,滿村子的粉意,簡直不要太美。

而且,如今正值春色,除了粉色的桃花,還有各色的鮮花,每時每刻撲鼻的異香,真算得上是一個世外桃源。

「小姑你們能來,我爹娘肯定也極為歡迎,等回去後就同他們說聲,讓給收拾一下。」鄭寬借口說道,臉上儘是歡迎的意思。

如此,說說笑笑,過了沒多久,便來到了尚九村。

尚九村整個村子的人加起來也不過兩百餘人,可村子的大小卻比兩個三合村還要來的大。

進了村子,入眼的房子都是磚瓦房,可想而知,這裡人的生活條件都挺好。

「鄭小子,又來送花啦?」鄭寬一進村,就有人高喊著打招呼,他的馬車很好認,基本上村子裡的人都認得。

他回喊道:「大叔,拖了一車的鮮花來賣,你們來瞧瞧,有沒喜歡的。」

以往無事的時候,他就是拉著車到處叫賣,只是如今有了鎮上大戶人家的關係,他家種植的鮮花並不愁賣,而且,他還得收同村人家種的鮮花,才勉強足夠。

「那敢情好,你去里長那邊,我喊了人,便過去挑。」

這裡的人都不愁吃穿,也願意花些小錢,弄些鮮花擺放在屋裡。

鄭寬道了謝,便朝著里長院子那邊而去,光是走到里長那裡都走了不短的時間。

他們打算,等到人少的時候,尋個口舌多的婆子,委婉的問問,說不定能問道什麼東西出來。

只要問出,當初是哪家的人花上十兩銀子買下的金啟全,這事就好辦了。

里長的屋子正處於村子的中央,是唯一一座青磚紅瓦的大院落,裡面不知道如何,可外面收拾的極為乾淨。

瞧著院子有些年頭了,想來是經常修補過,還是挺完整的。

鄭寬在車內,小聲的說道:「里長的家境蠻不錯的,應該是以前的祖先留下的家產,也沒看到他們幹了什麼活計,一家老小都不愁生活,光靠家底就能過的很不錯。」